【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

“这就是你说的‘好戏’?” Jennie半抱怨半调侃地看着Lisa。Lisa此时已经换上了舒适的衣服,白色的礼裙被卷成一团,扔在车的后座上。 “没想到她们整晚都不行动。”Lisa打了个哈欠。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两个人都没有太注意时间。但是车里的温度提醒她们,夜已经很深了。Jennie调高了车里的恒温器。 “也许你也该把衣服换了。即使外表看着多人畜无害,大半夜的别人见到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还是会觉得很奇怪。” Lisa打量着Jennie裸露在外的光滑手臂。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九)

“这裙子穿着太难受了。”Lisa坐在椅子上不安地扭了几下,低声抱怨。为了更好地融入环境,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及膝礼裙,脚底下踩着三英寸的高跟鞋。“也许如果你不在腿上绑那么多武器,就会舒适点了。”Jennie低声说道。Jennie穿着一件稍微短一些的红色礼裙,还戴了一副红宝石耳坠。而Lisa则拒绝佩戴过于复杂的“不方便战斗”的珠宝,最后只戴了一枚钻石排戒,因为“万一需要打架,起码还能当手指虎用”。她把心思都用在挑选武器上了,出发前在腿上别了一把USP compact、一把军刀和四只弹夹。“因为我没忘了我们是来做任务的,而不是真的欣赏藏品。”Lisa回道。“嘘,主角出现了。”Jennie摸摸Lisa的肩膀。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八)

东区是一个“老鼠窝一样的地方”,Lisa的老师杨曾经这么评价这个地方。但事实上,Lisa很喜欢东区,因为这里有烟火气。 鳞次栉比的商店、冒着热气的路边小摊卖着热狗或者关东煮和炒年糕,如果你在街头有人脉,你还会找到黑市的入口,在那里可以买到各种你想要的东西,包括抑制剂(从上世纪开始就是管制药品)。你如果是个复古迷,还可以买到很多上世纪的物品,老照片、黑胶唱片、旧的DVD机,如果你想要,甚至能买到21世纪初的情趣用品(“那玩意谁会买二手的?”彩英曾经对着一个老旧的震动棒一脸嫌弃地问,从那以后那家店的老板就拒绝卖给她们任何东西了)。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七)

由于Lisa仍然处于疗伤阶段,领取赏金的相关事宜就由智秀和彩英代劳。晚饭的时候,彩英和智秀来到Lisa和Jennie的住处。Jennie正和Lisa在客厅看电视。 “看新闻了吗?今天他们报道了当铺枪击案。”智秀的步子轻盈,看来伤好得差不多了。彩英慢悠悠地跟在智秀后面进来。 “没有诶,我们才刚刚打开电视,应该是错过了。”Jennie又换了几个频道确认。“新闻怎么说的?” “当然没说实话,大意就是撒玛利亚人的几个小混混去下城区的当铺抢劫,老板中枪身亡。” “没说有哨兵参与?”Lisa问。 “没说。当然不能说了,现在普通民众对撒玛利亚人的认知就是一群普通人类强盗。应该是怕引起恐慌。” “没有不透风的墙啊。现在坊间已经有传闻了。再任凭撒玛利亚人发展下去,他们都能变成军阀割据一方了。” 彩英道。 “不过也好,正好塔需要我们低调。上个月因为暗杀任务被我处理得太高调,杨已经跟我念叨好久了。”Lisa想起师父的啰嗦劲儿皱了皱眉。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五)

彩英在面包车里负责监控和调度,智秀在当铺对面的楼顶负责狙击;Lisa和Jennie装作在巷子里约会的情侣,看着斜对过当铺的情况。有几个高大的男人走过去,对着Lisa和Jennie吹了一声口哨。她们并没有理会。“今天我们Lalisa脾气挺好的嘛。”智秀在耳机里调侃。彩英也“噗嗤”笑了一声。“我脾气好是因为有一百万卢比可赚。他应该庆幸自己以后还能说话。”Jennie也乐了。她觉得暴躁的Lisa特别可爱。

她 [2]

你用一小点雪做了一个巴掌那么大的小雪人,用指甲在雪人的肚子上划上了“Lili”。你把雪人递给她,她咯咯地笑了:“捏得还挺像。”她也做了一个更小一点的雪人,在雪人的肚子上写上了“Nini”。然后你们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让两个雪人安全地待着,免受打扰。

旧物

我看到了那么多的片段,四个人的彻夜排练、睡衣派对、外出vlog,但更多的是她和Jennie 的,幸福的、悲伤的、甜蜜的、互相鼓励、偶尔的吃醋和争吵。 我看到她们双手合十,在寺庙中祈祷。 那是在什么综艺上来着?泰国人说他们会和相爱的人一起拜佛,这样她们下辈子还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