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二十四)

收集Lisa灵魂碎片的过程并不轻松:Jennie看到了很多Lisa并没有跟她分享过的一些她的阴暗过去。她的灵魂四分五裂,她被折磨、被逼迫成为杀手、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靠向导素完成一次又一次任务,有几次她差点丧命。
走过这些场景,Jennie就走过了Lisa的过去,她现在终于清楚,为什么Lisa会经常做噩梦,为什么她的内心那么封闭,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疤都是怎么来的。
她在Lisa被塔救出去的那个场景见到了哥哥:彼时他和杨刚刚完成结合,就是他和杨把Lisa带回塔接受培训,成为一名优秀的哨兵的。这无疑也强化了Jennie和Lisa的某种联系,原来她们的命运从那时就交织在一起了。

【jenlisa】白色巨塔(十八)

“我走了之后,不要惹妈妈生气哦。”哥哥揉了揉Jennie的头。 “啊啊,知道啦。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匹配到了哨兵要及时告诉我哦。” Jennie装作不耐烦地躲开了哥哥的手,“看你那样子应该也匹配不到什么帅哥美女。”她调笑哥哥道。 “谁让妈妈把好看的基因都传给你了呢。”哥哥没有生气,宠爱地接受Jennie的调侃。“我走啦。” Jennie对着哥哥的背影挥了挥手。

【jenlisa】白色巨塔(十七)

如果你想要在Y市“消失”,那么东区是一个绝佳的地点。这里有成百上千个没有身份的人,拿着假ID入住小旅馆、倒卖军火、出售赃物、躲避仇人的追杀,在这里都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没人会过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五)

“这下怎么办?塔交代了要活口。”一个年轻的亚裔向导问身后的人,他继续用枪指着Lisa,精神屏障向Lisa一点点逼近。被扯掉了右臂的中年男人也已经奄奄一息。 “先把活的带走,他应该也知道点什么。”另一个亚裔男人从问话的向导身后走出来,示意向导把枪放下。他向Lisa走了两步,蹲了下来:“想跟我们走吗?”

【jenlisa】白色巨塔(十四)

“做得好,Jennie。” 国安局局长沃特金斯女士的情绪高涨,托Jennie的福,她拿到了能起诉塔的关键性证据。她今天穿了一身十分高级的职业套装,小麦色的皮肤充满光泽,看上去像是昨天刚刚做了个护肤套装。她还难得地化了妆。 沃特金斯点燃一根烟。“这次工作完成得太出色了。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对,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而我需要两星期才能从分裂的痛苦中走出来。” “局里会给你补偿。下一次的行动你来负责,升职、加薪,你还会有独立办公室……” “我本来就有独立办公室。” “新的办公室更大。” “你知道这不是我同意卧底任务的目的。”Jennie没有听沃特金斯说官话的心情,“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和检方合作得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提起诉讼?” “我知道你为兄复仇心切,Jennie。但是诉讼需要时间。我们一直在努力。252号一直没开口。” “他体内植入了塔的定位芯片。” “那还不够。相信我,我比你更着急。” “你答应过我不起诉她。”

【jenlisa】白色巨塔(十二)

分别对Jennie来说,只不过是两星期左右的戒断反应:出现幻觉、无法正常进食,但只要有足够剂量的信息素,这两星期不算太难熬。“做卧底的绝佳人选”,她的头儿沃特金斯在任命Jennie的时候这么说她。她是部门里,或者说全国向导里为数不多的可以忍受与结合对象拆分(或者说灵魂分裂更合适)的向导。(她之前的一个是她哥哥,不过他已经在一次卧底任务中牺牲了。) 可是对于Lisa来说,那无异于堕入地狱,灵魂分裂的痛苦会让哨兵生不如死。

【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

“这就是你说的‘好戏’?” Jennie半抱怨半调侃地看着Lisa。Lisa此时已经换上了舒适的衣服,白色的礼裙被卷成一团,扔在车的后座上。 “没想到她们整晚都不行动。”Lisa打了个哈欠。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两个人都没有太注意时间。但是车里的温度提醒她们,夜已经很深了。Jennie调高了车里的恒温器。 “也许你也该把衣服换了。即使外表看着多人畜无害,大半夜的别人见到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还是会觉得很奇怪。” Lisa打量着Jennie裸露在外的光滑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