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合集】Tylenol

一切都源于突发奇想的一条微博:

小狗在14岁那年在街头流浪,被比她年长一些的女人捡回家,用宗教和爱洗脑,逼小狗为她杀人。如果任务完成得不好,女人会惩罚她。有时狗被惩罚得狠了,女人会用性爱哄她,让她继续为自己卖命。

狗一直长到二十岁,都以为自己是爱那个女人的,因为她虽然很严厉,有时还会让自己很疼,但也只有那个女人正眼看过自己,吻过自己。只有那个女人让狗吃饱穿暖。

直到一次任务中,女人为了保全自己抛下了小狗,“她死了又怎样?我明天就可以再找一条比她还好的狗”,小狗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听到女人这样说。

小狗很幸运,最终还是没死,在一条小巷子晕过去,被在便利店上晚班的姐姐捡回家。姐姐因为家里没钱从医学院休学,懂得急救知识,帮小狗处理了伤口。

在和姐姐的相处期间小狗才渐渐明白,控制和伤害不是爱,拥抱和抚摸才是。

***

1

“这不是爱,”Jennie把Lisa举起的手按下去,拿走她手中用来惩罚自己的苦鞭,把它扔进了壁炉里。

她抱住Lisa,一下下抚摸着她背上的伤疤,吻着她的下颌,她的锁骨,“爱你的人会这样,”她含住Lisa的乳头,Lisa轻轻呻吟了一下,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抬起,环抱住Jennie 的腰。

Jennie 抬起头,轻轻亲吻Lisa的嘴唇。“还有这样。”她直视Lisa的眼睛,女孩深棕色的瞳孔里的某些欲望被点燃了。“再一次。”Lisa低下头说。Jennie笑了,又给了Lisa一个吻。

“我爱你,Lisa。”Jennie用无比温柔的眼神注视着Lisa,她想试试用爱治好Lisa,让她再次变得完整。

Lisa没有回应,而是抱紧了Jennie。“我不知道,Jen,”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告诉我那是什么感觉。我只感到温暖。那是……那是爱吗?”

“不完全是,但很接近。慢慢来,宝贝,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2

“把鞭子拿来。”
Lisa从书房的武器架上拿下一条特制的鞭子,握柄是皮质的,另一端是六七条打了很多结的粗麻绳。
她用双手把鞭子递给女人。
“你知道该怎么做。”
Lisa点点头,脱下宽松的连帽衫。她没有穿内衣,瘦得皮包骨头,背上布满鞭打留下的淡粉色伤疤。她转过身,背对女人跪了下去。

女人挥了第一鞭,鞭子重重打在Lisa的背上。“这就是你违背我,擅闯办公室的惩罚。”Lisa忍受着剧痛,苦鞭的绳结将她背上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破开,她低着头,尽量不哭出声,因为眼泪会导致更重的惩罚。“我给你地方住,给你饭吃,不是为了让你给我搞破坏的。”

“求你了,Lenore ,我只想帮你。”
Lenore 停止了鞭打。“你想帮我?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爱你。”Lisa迟疑着回答,她希望女人能够回应她,这样她就会有一个爱人,可以不被抛下——

“哦,”女人由于过于用力而气喘吁吁,“那我要你记住,我也爱你,Lisa。而这是我爱你的方式。”

女人开始更用力地鞭打Lisa。错愕让Lisa僵住了,有那么几分钟,她几乎感受不到疼痛。但她想,如果这就是爱,她愿意承受。

3

“你还好吧?”Jennie爬上来,擦了擦嘴,她的下巴上沾满了Lisa的爱液。Lisa的呼吸还没有平稳下来,她闭着眼睛,眼角有一滴眼泪滑到了耳朵附近。Jennie把眼泪吻去,又轻轻舔了下Lisa的耳垂。
Lisa终于睁开眼睛,侧过头看着Jennie。“哇哦,”她的表情混合着疲惫、惊讶和满足。“这就是……”

“性高潮。”Jennie笑着捧起Lisa的脸,拇指来回摩挲着她的颧骨,“我才应该’哇哦’。Lalisa Manoban 的第一个性高潮,我很荣幸。”

Lisa把脸埋进Jennie的颈窝。“Jen,谢谢你。我知道我可能永远也给不了你爱,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但你能不能……”Lisa好像流了更多的眼泪,打湿了Jennie的睡衣领口。“我想永远陪着你。保护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还有刚才的……我只想跟你一个人做。”

Lisa的表达能力很有限。她决定把剩下的话用行动向Jennie表明。她吻着Jennie,将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我可以这样吗,Jen? ”

Jennie点点头。她的入口因为Lisa已经变得很湿润,Lisa将两个指节没入她的阴道。“永远只跟你一个人做。”她小鹿一般的湿漉漉的眼睛恳切地看着Jennie,观察着Jennie的表情。她的手指没有动,她在等待着Jennie的回应。

“这个,Lili”,Jennie尽量在快感将她淹没之前把这句话说完,“我想也许你懂了。我想你爱我。”

Lisa的表情明亮起来。“你这么觉得?”

“是的是的,可爱鬼。不过现在我真的,真的很需要你动一动手指。”

4

Lisa在Jennie之前没有过愉快的性体验。Lenore是一个自私的虐待狂,她调教Lisa,教她怎么让女人爽,却用冰冷的器械折磨Lisa。

Jennie第一次想要“回馈”Lisa的时候,Lisa害怕地躲开了。她以为只要双腿被分开,等待她的就是疼痛。

Lisa看到Jennie脸上的失望,决定即使很疼也要让Jennie进行下去。因为她讨厌看到Jennie失望。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对不起,Jen。你可以……继续。”她把脸别过去,绷紧了肌肉。

Jennie从Lisa的两腿之间上来,躺到她身边,温柔地亲吻Lisa的脸颊。“没关系,Lili。如果你没准备好,我们可以不做。”

Lisa在那次之后才知道,她也有拒绝的权力,爱是相互尊重。

5

她又猛地想起一些细节:没有暖气的破旧公寓,只有她来的时候才会被点燃的壁炉,女人胸前的奇怪文身,刀片,铁链,鞭打,疼痛,哭喊,和随之而来的更加剧烈的疼痛。

Lisa再一次耳鸣,身体僵成一块木板。“我需要躺下,”她念叨着,没有理会Jennie的询问,钻到床底,远离灯光,好像这样她才可以躲开向她压迫过来的墙壁和天花板。她急促地呼吸着,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Jennie坐在地上,靠着床,静静地等Lisa恢复过来。

第二天,Jennie仔细地清理了床底,并在那里铺了一块柔软的地毯。

6

“你哄骗我去做一些错事,”Lisa深吸一口气,握紧了Jennie的手,“你曾经说你爱我,但我现在明白了,那不是爱。那是错误的,我当时只有十六岁。”

傍晚的墓地有些冷,墓碑上贴着女人的照片,她很漂亮,曾经很漂亮。Jennie上下抚摸着Lisa的背,鼓励她把话都说出来。

“这是Jennie。”Lisa搂着Jennie的肩膀,“她对我很好,包容我,她从不伤害我。她经常给我做薄煎饼。”
很高兴认识你,你这个婊子。看看现在谁在站着,谁躺在地下?Jennie看着女人的照片心里想。

Lisa无法说出太复杂的句子。她攥紧了拳头,“我想说,去你的,Lenore。我很高兴你死了。我的心理医生说我需要面对你,但你死了,我觉得我有必要来你的墓碑前跟你说这些。”
Lisa垂下头。“我们走吧,Jen。”

她们回到车里,Lisa坐在副驾驶上哭起来。

“嘿,宝贝,没关系,”Jennie侧过身,抱紧Lisa,“没关系,有我在呢。”

“Jen,”过了一会,Lisa停止了哭泣,“如果我说我很想她,你会生气吗?”

Jennie的胃好像被谁打了一拳。但这没关系的,她想,Lisa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件事。而她有很多时间。
所以Jennie尽可能温柔地注视着Lisa。“我明白,宝贝。这需要时间。你需要时间。多久都可以。”

7

Lisa的个子比Jennie高一些,但现在的她在楼梯口蜷成一团,看上去那么小。她好像睡着了,她的嘴角还有之前留下的淤青,一边的耳朵还肿着,但她的表情那么平静,好像一个小婴儿,睡在柔软安全的摇篮里,被母亲守护着。

Jennie的伤心和愤怒一下都消失了,她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她快步走向Lisa,蹲下来抱住她。

“Jen?”Lisa醒了过来,发现Jennie在哭。“我回来了,我应该早点的,我知道的,但她把我关起来,逃出来花了点时间……你还生我的气吗?”

“你真的是个笨蛋!”Jennie攥着Lisa的衬衫下摆。“Lisa是最蠢的笨蛋!留下一张写了’对不起’的字条就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我怕你会吃醋,你之前跟我讲过的,当你太在乎一个人,你不会希望她跟前任再联系,但太复杂的字我还不会拼……”

Jennie被Lisa逗得笑出来,“傻瓜Lisa。”

她们在事后抱在一起看老电影,屏幕上正在播放《巴黎假期》。
“Jen?”
“嗯?”
“’Sehrhundipuhtee’ 怎么拼?”
“S-E-R-E-N-D-I-P-I-T-Y. ”Jennie让Lisa手掌朝上,用手指在她的掌心慢慢地写下这个字。

“Jennie is my serendipity. 我要把这句话写在圣诞贺卡上。”

Jennie的心轻盈起来。

8

“喜欢吗,Lili? ”Jennie的手撑在桌子上,看着Lisa拆礼物。
是最新款的游戏主机,还有很多游戏光盘。
“Jen,这……”Lisa不知道说什么。她的词汇量很有限,无法准确形容此时心中的感觉。
“我不太了解游戏之类的,所以就按照销量买了前几个。”
Lisa低着头,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

——

喜欢吗?”女人侧躺在床上,撑着头,温柔地看着Lisa。
Lisa的手中拿着女人送她的生日礼物,那是一把漂亮的匕首。这其实不是Lisa真正想要的礼物,她想要一部游戏主机,一次她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了那部主机的广告。

但Lenore 在她提出想要一部游戏机之后十分生气,尽管她前一秒还在温柔地问Lisa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那种东西对你有什么用?我不理解,Lisa,你认为在虚拟游戏中打枪会让你在现实生活中提高命中率吗?”

所以Lisa点点头。“喜欢。”不管Lisa喜不喜欢,这起码代表Lenore 在乎她,Lisa这样想。

“一个很好的近战武器,”Lenore摸了摸着Lisa的脸,然后起身穿上衣服。“明天你去普雅的店里,我把你安排给安东尼,等他兴奋起来,就用这把匕首杀了他。”Lenore 绕过床尾,过来亲了一下Lisa的额头,“把握好时机,别出乱子。”

那次过后,Lisa洗了几个小时的澡,才把男人留在身上的恶心触感洗掉。

——

“怎么了?”Jennie走过去,低头看Lisa,发现她的眼睛湿漉漉的。
Lisa抱紧了Jennie。“谢谢你,Jen。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哦,那太好啦。圣诞快乐,Lisa。”

9

Jennie从Lisa的阴道口开始,用适中的力道由下至上舔着,又用舌头在她充血的阴蒂上左右拨弄。

Lisa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Again, please, ”她小心翼翼地请求,低头越过身体看着Jennie的眼睛。Jennie照做了,Lisa的呼吸急促起来。

Lenore 曾经禁止Lisa自慰,Lisa从来没有违抗过她的指令;在少有的Lenore“服务”Lisa的那几次性爱中,Lisa也一直被控制和玩弄,她会让Lisa接近高潮,但又用疼痛消除她先前积累的快感。

性爱很像是坐过山车:你需要让对方带你到达那个顶点,翻越它,放下你的控制,才能获得足够的动力,感受更加汹涌的快感。Lisa从来都没有到过顶点。因为Lenore 说那意味着失控、脆弱、被别人瞧见自己的弱点。(可笑的是以前的Lisa从来没质疑过,为什么Lenore 可以失控和脆弱,而自己不可以。)

Jennie感觉到Lisa快要来了,因为她的阴道在收紧,让她的手指几乎动弹不得。她摸索着抓住Lisa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Lili,”Jennie暂时停下舌头的动作,“你是安全的,宝贝。你需要完全放松,好吗?”

Lisa点点头,就在那个瞬间,快感席卷而来。她激烈地颤抖着,嘴里喊着Jennie的名字。她腹部的肌肉绷紧后又放松下来,如此反复。

Jennie继续吻着Lisa,等她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她抽出手指,轻轻抚摸Lisa大腿内侧的一些伤疤:有一些看上去像是烫伤,还有细长的伤口。左侧大腿的根部用扭曲的字体文着“mine”。Jennie忍住眼泪,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象那个女人是怎么把文字文在Lisa身上的。

Lisa清醒过来,拽了拽Jennie的手,示意她躺回自己身边。“对不起,Jen,那里不好看。”她闭着眼睛,把头枕在Jennie胸前。
“那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我也爱。我觉得很美。”Jennie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解释给她听。“我吻过那些伤疤,以后它们就只跟我们两个有关了。明白吗,宝贝?”

Lisa点点头。“Jen觉得Lisa很美。”她小声重复。

10

Lisa对很多事情都感到新鲜。比如性,她在第一次高潮之后的好几天都缠着Jennie要;还有之前在营地里的时候被禁止看的一些电视节目,现在她自由了,每天要花大半宿的时间看电视。

她还希望Jennie能教她认字。
Lisa很聪明,很快就学会如何去认那些日常的单词。Jennie每天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教Lisa拼读;现在Lisa已经能够读懂一些青少年读物了。Jennie还会在睡前给Lisa读复杂一些的书。

“也许今天Lisa会读给我听。”Jennie躺在Lisa的肚子上,手指在她的大腿内侧划着圈。Lisa拿着一本《偷书贼》,看到了第37页。这本书没有太难的字眼,还可以通过它了解历史。

“哦……”Lisa紧张地整理了一下睡衣,“我试试。”

“斯丹纳先生是个木——”
“木讷的人。”Jennie用大拇指抚摸着Lisa腹部漂亮的线条,鼓励她继续。
“他的声音干巴巴的;人长得又高又壮,像棵香——树……”
“橡树。”Jennie坐起来,看了眼书,纠正完Lisa又躺了回去。

Lisa叹了口气,把书放下。“太难了。”她挫败地噘起了嘴。

11

女人在30岁生日那天让Lisa留宿在她的住所。她教Lisa如何用手和舌头取悦她。Lisa跪在地上,女人的髋部上下摆动,把液体蹭在Lisa的脸上;Lisa突然感到两腿之间有种异样的痛感,急需释放。女人来了高潮之后,把手伸到Lisa的腿间,陌生的快感让Lisa闭上眼睛。

“你是个坏女孩,Lisa。”Lenore把手抽出来,手指在睡袍上蹭了几下。“你这个年纪那里不应该湿。”女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兴奋。“把鞭子拿来。”

她让Lisa跪下来抽打自己,又在那之后让她躺下,用电击枪和其他器具惩罚Lisa;她说着“有了这个标记,以后你就是我的”,在Lisa的左腿根部用刀片和墨水文上了“mine”。

一直到遇见Jennie之前,Lisa都对性唤起有耻感,她会在有欲望的时候拿出苦鞭抽打自己,直到欲望彻底消失。

12

Lisa从没来过夜店。舞池里挤满了人,音乐声很大,但她不确定她应不应该捂耳朵,因为其他人都看上去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过了几分钟,Lisa终于适应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坐在卡座里放松下来。“来,Lili。”Jennie跟其他朋友打了招呼,把Lisa从卡座里拽起来,“我们去跳舞。”

Jennie让Lisa学着像其他人一样随着音乐摇摆,但Lisa最后还是没动,她从没跳过舞,很怕出丑。DJ换了一首更动感的歌,Jennie笑着吻她,牵起Lisa的手上下蹦着。“看!不难吧!”

灯光更暗了,这给了Lisa一些勇气,她跟着Jennie一起,随着节拍跳起来。

13

“包扎得很漂亮。谁给你弄的?”女人看着Lisa腹部的绷带问。

“一个朋友。”Lisa面无表情地说。

“女朋友?”她走上前,轻轻在绷带上按了一下,Lisa轻轻吸了口气,躲开了女人的触碰。

“不关你的事。我想跟你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了,Lenore。放弃吧,趁现在还能全身而退。”

“你最近学了很多新的词汇。这不好,Lisa。告诉我,那之后呢?跟你远走高飞?”女人将Lisa的脸别过来,对着自己,凑近Lisa的嘴唇。

Lisa躲开了女人的吻。“你去哪里不关我的事。我已经……我不是……我开始新生活了。”她紧紧握拳,“我已经不在乎你了,也不会再来找你了。我要当一个正常人。”

女人上前紧紧抱住Lisa。她好像在哭。Lisa掰开她禁锢着自己的双手,走出了房间。

一切都结束了。Lisa的心很痛,但那跟失去Lenore 无关;她更恨自己总是改不掉一次次为Lenore 冒险的习惯。尽管她在营地教堂的地下室被Lenore 以爱和神的名义一次次折磨,那些仪式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无法去除的丑陋伤疤。

她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忘记这一切,这样她就可以全心全意地回应Jennie的爱。Jennie,总是温柔地帮Lisa处理伤口,用纱布打一个漂亮蝴蝶结的Jennie;在Lisa创伤发作的时候在床边默默等她的Jennie;给她温暖感觉,拥抱她,告诉她她已经很接近爱的Jennie。Jennie,Jennie,Jennie

14

Lisa 奉命杀人,在Lenore 的指使下杀掉对营地不利的人。“营地”只是教会的一个别称,它的全名是“基督隐秘信经”,却混合了天主教、伊斯兰教和佛教的全部糟粕,Lisa唯一阅读过的书籍是营地的教义——算不上是阅读,营地的所有孩子都不被允许识字,所有关于教义的讲解都通过每天晚上七点的广播播放。
Lenore 靠结交权贵让营地不受审查。她还培养了一批孩子当杀手,专杀那些跟营地作对的政客,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恋童癖,所以未成年更好下手。
Lisa是较为特殊的一个。她不是在营地出生的。她在十四岁那年被Lenore 从街上捡回来,那时候她已经一星期没吃饭了。洗过澡的Lisa看上去很漂亮,话不多,Lenore 便让Lisa在营地教堂的阁楼住,作为主教,她有时会在教堂留宿。

营地主张禁欲,只有高阶的长老允许以侍奉基督的形式有性关系,他们折磨和殴打女童。

但Lisa是特殊的,Lenore 不允许其他长老碰她。虽然在那些以性虐待为主的仪式上,其他长老会观看她们。但仪式之后,如果Lenore 心情好,她会陪Lisa在阁楼待一会儿,安抚她几句。

她因为特殊待遇遭到其他孩子的排挤,有时会被他们抓住机会殴打。所以Lisa不喜欢离人很近,除了Lenore 之外。如果有人靠近,Lisa的第一反应是抬手格挡。

“下贱的混血杂种。”她被一个高个儿白人男孩推倒在营地操场上,往她的两腿之间狠狠踢了一脚,其他小孩在她的身上啐口水。但Lisa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只是坐在教堂的台阶上晒太阳。

这导致Lisa上次仪式上被弄出的伤口裂开了,但她没有吭声,默默站起来,回到阁楼,用从圣坛上偷来的酒擦伤口。伤口却开始开裂,旁边又出现了更多的伤口,不断有血从伤口涌出来,Lisa把枕头按在大腿内侧企图止血,但除了整个枕头都被血浸透了之外,伤口还是在流血。“不,不,不,拜托——”

“Lisa!”她被Jennie从噩梦中唤醒。
“Jen?”Lisa的右手还紧紧按着大腿内侧,但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她在Jennie的卧室,她很安全。
Jennie仔细检查Lisa的身体。“这里不舒服吗?很疼吗,Lisa ?”
“Jen?”Lisa按住Jennie的手,“我没事,就做了个……做了个噩梦。”

Jennie松了口气。Lisa摸上去有点烫,Jennie准备下床拿来体温计量一下,却被Lisa拽住了。

“就一下,”Jennie亲了一下Lisa的额头。“马上回来。”

15

“看吧?是不是很舒服?”Jennie把温暖的水撩到Lisa的背上。
Lisa点点头。这是她第一次洗热水澡。在这之前,她都只洗冷水澡;营地主张苦修,泡热水澡会让人丧失意志。

“我可以每天都这样吗,Jen?”Lisa看着Jennie问。她的眼睛亮晶晶的,这让Jennie忍不住吻她,“当然。以后这就是我们的睡前惯例了。”

Jennie脱下浴袍,进入浴缸,从背后抱着Lisa。她的乳头贴着Lisa的背,女孩背上布满了鞭打造成的伤疤,触感粗糙,Jennie低下头亲吻它们。Lisa 的肩膀放松下来。

“你可以把重量放在我身上,Lili。”Jennie轻声说,“你可以依靠我。”

16

Lisa在离开营地前从没喝过酒。Jennie的朋友不清楚这点,他们趁Jennie离开卡座去点酒的当儿给Lisa喝了几杯龙舌兰,等Jennie回来的时候,Lisa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Jennie!”她向走过来的Jennie伸手双手索要拥抱。Jennie看着Irene 和Jackson。“对不起,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他们解释道。
Lisa搂着Jennie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挂在Jennie身上。

“你好好闻。”她用鼻子蹭着Jennie的脖子说。Lisa随后又说了几句话,Jennie没听清。

Jennie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Lisa架回她们的公寓,Lisa嘴里咕哝着什么话,完全神志不清。Jennie帮她脱掉衣服和鞋子,换上舒适的睡衣;又用湿毛巾帮Lisa简单擦了擦。

“你对我真好。”Lisa闭着眼睛说。

“啊啊,没办法,总不能把你扔在马路上不管吧。”Jennie假装无奈地说。

“以前没人对我这么好。”

“我知道。”

“我想要一直这样,别让我疼,好吗。”

“不会让你疼的。Lili。 ”Jennie怜爱地抚摸着Lisa的脸颊。

“我不喜欢苦鞭。”

“已经被我们烧掉了。”

“也不喜欢仪式。”

“再也没有仪式了,Lili。快睡吧。晚安。”

“晚安,Lenore。”

17

“Lisa,你不用……”Jennie轻轻推Lisa,告诉她不必勉强。
“我想要知道你的味道,可以吗,Jennie?” Lisa看着Jennie。

这句话让Jennie更加湿润了。

“让我照顾你。”Lisa吻着Jennie的大腿内侧,“像你照顾我那样。”她吻上了Jennie的阴部,左右轻轻舔着她的阴蒂。Jennie的味道几乎让Lisa疯狂;她不自觉加快了动作,又用手指进入她。

“我爱你。”她将整根手指没入,Jennie大声呻吟起来。“我爱你,我爱你。”Lisa重复着,又加入了一根手指,用拇指按揉着Jennie的阴蒂。以前的她并不理解这三个字,说出它们只是她用来自我保护的下意识反应。
但现在她终于理解了爱,感受到了爱,她尽最大可能将爱意表达出来,现在这三个简单的音节有了全新的意义;它们在Lisa的舌尖上徘徊着,让Lisa的胸腔逐渐温暖起来。以前Lisa只能借Jennie的爱温暖自己,但现在她也学会了爱,这让Lisa感到幸福。

18

Lenore 给Lisa买过的唯一一个她真正喜欢的礼物是一条盒式吊坠。那是Lisa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她把Lenore的照片放在里面。吊坠挂在Lisa床头柜的台灯上,看上去是屋子里唯一值钱的东西。

Jennie陪Lisa回到她的旧公寓收拾东西,明天公寓就要被收回了。她帮Lisa打包了一些还能穿的衣服,把有弹孔或者被刀划伤的衣物装到垃圾袋里。

“这个你不拿走吗?”Jennie指着吊坠问Lisa。

“哦,”Lisa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她拿起吊坠盒,打开看了一眼。“大概一年之前我就没再戴过了。但当时没舍得扔。”

“如果你想留着的话……”Jennie不知道她接下来该说什么。这个句子从一开头就不是她的真心话。

“哦,不不,现在它已经没什么意义了。”Lisa关上吊坠盒,把它扔进了垃圾袋里。
她缓慢地吸气和呼气。“这比我想象中简单多了,Jen。”

19

血从Lisa的腹部流出来,浸透了她的衬衫。临时的止血处理没什么用,她靠在大楼的墙体上一步步向前挪动,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往前走一步。她坐下来,这里离Jennie的公寓大楼只有几百米。

她身旁有一小滩血;一只飞虫不小心落下来,被困在粘稠的液体里,徒劳地扑腾着翅膀。
她的血管像结冰了一样;体温在一点点流失。要回家。我得回家。她闭上眼睛。

20

Jennie在病床上躺着,侧过头看着还在昏迷的Lisa。Lisa的病床离她很近,现在她脸上逐渐有了血色。安德森告诉Jennie大概晚上Lisa就会醒,她可以在这过夜。

“现在你的身体里有我的血,”Jennie轻声说。她伸出手,用小拇指勾住Lisa的小拇指,她的指尖很凉。“所以不可以再离开我了。”

21

“我们可以把它带回家吗?”Lisa蹲在地上,举起一只黄色的流浪猫问Jennie。小家伙的毛发已经打了结,看来已经流浪很久了。它在Lisa说完之后也叫了一声,抖了抖尾巴,好像不在意被Lisa举着。
“求你了,Jen。”好了,现在Jennie完全没法说“不”了,因为Lisa开始用那种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好吧。你来照顾它,首先要带去驱虫和绝育。”Jennie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

“太好啦,我要叫它查理。”Lisa把小猫紧紧抱在怀里。

22

Jennie伸出双手想要拥抱Lisa,但Lisa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我……对不起,Jen,我以为……以前的习惯。”
Lisa难为情地向Jennie解释她以前从没被拥抱过。如果有谁向她伸出手,那么下一秒等着她的多半是疼痛。

这让Jennie想起Lisa身上的那些伤疤,想起她在创伤发作时僵硬的身体。Jennie忍住眼泪,慢慢伸出双臂,把Lisa揽进怀里。她们的胸腔紧紧贴在一起,心跳渐渐同步,Lisa的肌肉放松下来。

“很舒服。”Lisa被Jennie紧紧抱着,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小声说。“我喜欢拥抱。”

23

在高潮的最后,Lisa哭了出来。那先是小声的啜泣,后来又变成了痛哭。“Lili,”Jennie轻柔地擦去Lisa的眼泪,“baby girl,现在我要把你解开了,好吗?”Lisa点点头。她让Lisa稍微侧身,把她被绑在背后的手放开,又把她揽进怀里。

Lisa还在哭。她已经很多年没哭了,她曾经因为哭受到过很严重的惩罚;有一次Lenore 让她很疼,她有两星期都只能趴在床上睡觉,只能用温水擦拭身体。

Jennie还抱着Lisa,让她的头靠在自己胸前。“没事的,你是安全的,Lili。”她轻轻握住Lisa的手腕,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Lisa感觉到她内心的一部分发生了变化,一种微小但温暖的变化。现在的她被Jennie爱着,Jennie永远不会伤害她。她可以把身体毫无保留地交给Jennie,而在同时掌握着主动权。她可以拒绝她,或者提任何要求;只要她说出安全词,Jennie就会停下。

她一开始通过哭泣发泄情绪,那些累积了几年的情绪;但慢慢地,她想到了她有多感激现在的生活,她学会了如何爱这个世界,爱一个人,她们有一栋小公寓,一只猫。她不会再被虐待(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有温暖的食物。再也没有那些宗教仪式。她的哭泣声小了下去,逐渐变成抽泣。

查理跳上床,对着Jennie和Lisa叫了一声。Jennie把查理也一起抱在怀里。“Lisa没事的,查理。对吧?”

Lisa抬起头,伸手抚摸猫咪柔软的毛发。“再好不过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