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Learner

她跪下来,调整角度,以便更好地吮吸你的阴蒂,你觉得你从来都没这么湿过,甚至有爱液滴到了地毯上。你发出了一声呻吟,头因为快感微微向后仰。她突然停下来,你挫败地抱怨了一声。
“看着我,姐姐。”你低下头,看着她深棕色的小鹿一般的眼睛。她的眼神十分纯净,好像此刻她并没有在做什么和性爱有关的事。“姐姐的味道很好。”她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在你的阴蒂上震动着,这让你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你体内的快感正在累积着将你推向高潮。
“Lisa, I’m…I’m gonna come…”你尽量控制着音量,但失败了,因为她在你说话的时候用两根手指进入了你。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你最喜欢她按压的一点,修长的手指在你的阴道内弯曲着。
在到达顶点的时候,你尽量控制着没有叫出声,她让你扶着她的肩膀,把重心放在她身上。

Lisa什么事情都学得很快,“这孩子很有悟性”,这是练习生时期的舞蹈老师常说的话。事实上,不光是舞蹈,她的语言天赋也极高,无论是哪种语言、多难的音调,她听了之后都能标准地模仿出来。

你们并肩趴在客厅的地毯上,手肘撑地,一起背今天的法语句子。你有时掌握不好小舌音,跟着录音一遍遍地模仿。而她总是在你碰壁的时候,小声念出一个标准的发音来。

你叹了口气,把笔放在一边,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因为你觉得她微微皱眉、认真学习的样子很可爱。你从没跟她一起上过课。有的时候你会幻想,如果你们没有成为大明星而是同班同学,跟她并肩坐在教室里会是什么样。她的语言课大概会拿个A。她侧头看着你,好像在问你为什么又一次让她分神。体育成绩肯定也不错,你看着她漂亮的肱三头肌默默地想。

“在想什么呢,Jen。”她笑着过来在你的脸颊亲了一下。
你躺了下来,“没事,有点累了。”
“可是你提出要学法语的。这样以后去了巴黎怎么行呢?”她俯下身吻你。

这孩子学什么都很快,包括性爱,你在她吻着你,把手伸进你内裤的时候心里想。


Lisa说她很喜欢你带给她的不确定性。她在回答彩英问她的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们四个正在Lisa的公寓吃烤肉。那时你们刚刚在一起不久,她的手腕上还有前一天晚上你留下的勒痕。

Lisa学什么都很快,你看着她手上的勒痕时心里想。包括性爱。这大概也与舞蹈老师说的“悟性”有关。当你拿出绳子或者手铐,她就会乖乖伸出手;她还很快学会了听从你的指令(尽量)去控制高潮来的时间——但昨天由于前戏太过充分,她很兴奋,在你没有倒数完的时候就来了高潮。你没有理会她的道歉,让她趴在床上,用皮带抽打她挺翘的臀部。你抽了16下,她跟着你的抽打一直数到16。

“Jennie欧尼呢?”彩英从Lisa那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始盘问起你来。

“嗯?”你被彩英的问题打断了回忆,有些猝不及防。

“喜欢Lisa哪一点?”彩英又问了一遍。
也许是烤炉离你很近的缘故,你觉得你的脸有些烫。智秀这次没取笑你,所以你猜你其实应该感谢你离烤炉这么近。

“很多啊,最喜欢的大概是……”你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也红红的,但你清楚,这跟烤炉可没什么关系,“她很听话吧。”你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按了跳蛋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键。Lisa小声惊呼了一下,差点从厨房的高脚凳上摔下来。“怎么了?”你坏笑着明知故问。

“被油溅到了吧,看看烫伤了没有。”智秀往彩英的盘子里夹了一块牛肉。

“没-没事,”她试着在凳子上坐好,你又把跳蛋调大了一档。“嗯——”

“又怎么了?Lisa呀,不舒服吗?”彩英关切地问。

“啊,”她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或者说,该怎么用正常的语气回答。

“昨天练舞的时候肩膀又有点疼。”你替她回答道。

她感激地看了你一眼,如果不是彩英和智秀在,你很想让她趴在桌子上,把手伸进她的——

“我去一下为生间。”她用很快的语速说完,别扭地快步去了卫生间。

当晚,你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奖励她:

你让她坐在你的腿上前后摩擦,她湿润的阴部让你的大腿滑溜溜的;你拍拍她的屁股,让她起身去挑选工具,她选了粉色的震动棒和手铐。
你把她的双手分别固定在床角,分开她的双腿,用舌头在她的阴蒂上打圈,又把震动棒按在她的阴蒂上,用手指进入她;
你让她每来一个高潮都数着这是第几个,你记得到了最后她说她已经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在高潮了。你把震动棒扔到一边,用嘴含住她的乳头,右手在她的阴部缓缓按摩着,让她从极致的快感中恢复过来,直到她沉沉睡去。

Lisa有很多你欣赏的优点,她很聪明、努力、善良,她看着你的眼神就像你是她的全部;可她在性的癖好上还能够跟你完全契合,你觉得这样的Lisa无可取代,你们就像两块拼对位置的乐高。


“读起来是一样,但第二人称要加s啦。”她看着你屏幕上被标注为红色的错误,小声说。你改选了manges,多邻国的正确提示音清脆地响了起来。她刚刚给了你一个绝妙的“课间休息”,你们抱在一起躺了一会儿,等你从高潮中恢复了体力之后,她又把你拽起来学习。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你打趣地说,对她挑挑眉。
她用手撑着头,笑着看你。“Lucky you, you’re stuck with m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