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half(5)

晕动症

你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她拿着铅笔在报纸上写写画画,还下意识地咬着铅笔头、时不时用铅笔末端的橡皮悄悄脑袋的时候,就知道她吃的晕机药已经开始发挥药效了。

谢天谢地。你们在快登机的时候才发现她的晕机药吃完了,你和经纪人们跑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卖晕机药的药店。你们知道如果Jennie犯了晕动症有多难受:她会头晕想吐,会在差一点把胃吐到翻过来之后一两天都不能下床。所以当你终于买到了,你就用最快的速度跑回Jennie身边让她吃了药。

她现在正在做填字游戏。她总是喜欢在坐飞机的时候拿出笔和本子写字:有时是一些突然想到的歌词,有时会练练英文书法。你觉得她专注的时候看上去很性感,所以有时候你会忍不住拿起相机或者手机偷偷给她拍张照。

“醒了?”她用铅笔末端戳了戳你的脸,笑着看你。

“嗯。”你坐起来,整理了一下毯子。一多半的人都在睡觉,智秀和彩英和你们隔着过道,你猜她们也睡着了。

“What do you call a back-up strategy?”她突然问你。

“啊?”你还没完全睡醒,被她问得一怔。

她玩笑地摇了摇头。“You are of no use. Should’ve sat with Rosie.”她托着腮看你,笑着揶揄你。她指了指报纸上的那些空格,大部分都被她填满了,你凑过去跟她一起看第44题,七个字母,R开头。

“先做周围的词看看。”她见你也想不出来,就开始做其他的词。lean and muscular: wends, 所以第二个字母是E。她一边轻声咕哝着答案一边在空格上写着——orange ingredients in a pot pie: carrots?所以第四个字母是R——

你猜可能因为快要解出整个填字游戏了,她很兴奋,手掌凉凉的。但你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思考,你握住她的双手,揣到你盖着的毯子底下。“那个嘛,我不会做,但这个我很擅长。”你用眼神指了指桌上的报纸,跟她挑了挑眉。

她被你打断了思路,挫败地抱怨了一声,但随即又越过扶手在你的耳朵上亲了一下,惊得你吸了口气。机舱里安静极了,灯也熄了,只有少数人头顶的阅读灯还亮着。你们的前后排都没有人,所以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你们此刻的动作。

她看到你的反应,朝你坏笑了一下。“坏蛋。我得想点什么办法管管你。刚刚差点就想出那个词了。”她朝你嘟嘴说。“Lili有没有乖乖在用它?”她把手伸进你的内裤,试图在你的阴道口附近找到那根细细的硅胶线。你感觉到她找到并轻轻拽了一下那根线,满意地叹了口气。她从口袋里拿出遥控器,按下了开关。

酥麻的感觉从你的体内蔓延开来。她又调大了一个档位,现在你的外阴也有点痒痒麻麻的。你抓着扶手,试图平稳着呼吸。

“还没试过在飞机上呢。”她把下巴枕在你的肩膀上,左手和你的右手十指相扣,安抚着你。“Lili可别叫出声,别人会听到哦。”

跳蛋在你体内以一个固定的节奏震动着,你夹紧双腿,尽可能轻地呼气。屏住呼吸可以保证你在一段时间内不发出任何声音,但你发现这种方法并不高明:一段时间的缺氧过后,你的呼吸会更加急促。

你的高潮一向很激烈,你感觉到不出几分钟你就会到达那个顶点,所以你绷紧肌肉,尽量不让自己做出太大的动作。她在你的耳边鼓励着你,把手伸进你的上衣轻轻揉搓你的乳头。“Lili可以想来就来哦。”

你握紧她的手,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大幅度地颤抖,她用另一只手扶着你的后背,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你的后颈。

这可不是你今天的第一个高潮。在候机室的卫生隔间里的时候,她让你坐在马桶盖上,扯下你的裤子,手指进入你,轻车熟路地找到你需要她刺激的一片区域,轻轻勾动手指,按压那里。

你在几年前试着探索自己的身体,也用你长长的手指进入过自己,无论你怎么尝试,都无法不通过阴蒂达到高潮。但你不知道Jennie的手有什么魔力,在她的抚摸下,你总是很快就来。无论用嘴还是手或者其他工具,她都能轻而易举地让你一次又一次高潮。所以你猜也许这无关技巧,Jennie的存在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催情剂。

她在你高潮之后停下手上的动作,从塑封袋里拿出她消过毒的跳蛋塞进你的阴道里,你的下体胀胀的,她扶你站起来让你适应它在体内的感觉。你们最近做过很多次爱,从阿姆斯特丹之后,她就对你的身体深深着迷了——你们试了各种从欧洲的性爱商店买来的道具,她甚至还买了些制服,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就这么被她和她的便服混着装到了行李箱里托运,箱子上还用非常醒目的标签写着“blackpink Jennie”。她非常乐于看你高潮的样子,她会用危险的眼神看着你,让你觉得自己像是她的猎物一样;而在那之后,她又抱着你,轻轻在你的耳边哄你,给你最温柔的事后呵护。

你猜这是她在补偿你们错过彼此的那几年,很多年,但你们并没有深入探讨这个话题。你们没有斤斤计较该轮到谁操谁,在你们接触到床,吻着对方的时候,该由谁先来就自然有了默契。

她用手摸着你的脸,停下了跳蛋,又把它从你体内取出来;你确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顾你湿的一塌糊涂的内裤,扣上牛仔裤的扣子,在Jennie的座位前蹲下。你用毯子把你们盖好。

“What are you doing?” Jennie轻声问你。

你把她的运动裤退到她的脚踝,又脱下她的内裤,舔了她一下。“eating you out.”你调皮地把脑袋从她的两腿间伸出来,你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兴奋,但也有些紧张。你又回到她的两腿间工作,她的双手伸到毯子下轻轻扶着你的头,引导你的角度和节奏。

你喜欢她跟你在一起时感到安全的氛围。你们从不担心自己的毛发是不是没修剪好,或者担心因为排练和表演或者久坐味道不好。你细致地舔着她的每一个褶皱,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扫过,过一会儿再回来,逐渐加重你的动作。她摸了摸你的手,示意你伸手指进去,但这时你尝到了点血腥味。

“怎么了?”她见你停下来,掀开毯子问你。你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口蘸了一下,拿出来给她看。“Damn it! 我忘了就是这几天。”她拍了下脑门,拿出随身湿巾替你擦干净嘴和手,试图让你赶快起来。

你冲她坏笑了一下,说了句“管它呢”,又继续埋头在她的腿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