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Half (4)

 24th

“Lili,慢一点……”

她在你的身下求你。她的眼角有些红,锁骨附近和胸前都是你留下的吻痕。她的胸脯上下起伏着,节奏不时地被你变换的动作打乱。

她皱着眉,任你粗暴的动作把她推向顶点。她求你的声音很小,小到好像如果你没听见,她就打算继续忍受着你的手指在她阴道中的快速抽插似的。

但是你听到了。你怔了一下,好像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她是你的Nini,是你需要呵护的宝贝,那不是她的错。

于是你慢下来,你看着她的眼睛,读着她的表情,让自己手指的力道轻柔下来。

她抬头吻了你的鼻尖,微微以一个固定的节奏抬起髋部,示意你用手指配合她。你的手臂有些酸了,但你不想停下,因为一旦你停下来,你们就得静静地躺在床上,你就会忍不住想要打开社交媒体,那些来自陌生人的窥探和恶意就会穿过手机屏幕爬进你的心里,在那里灼烧出一个又一个孔洞。

所以你们做了很久很久,直到你感觉到她的阴道已经不那么湿润,你的手臂有种灼热的酸痛。她推了下你的胸,让你把手拿出来。你照做了,你停下来,慢慢把手指从她已经变得干燥的阴道抽出来,再机械性地从床头柜拿出纸巾帮你和她擦干净。

在大多数时候,和Jennie恋爱是一件让你感到幸福的事。但是你偶尔也会有一种无力感。比如在《人气歌谣》挤满男爱豆的后台,在一群男人主持的综艺节目上,在由男摄影师掌镜的拍摄活动中——你在镜头之外是个很善于隐藏在人群中的人,你会在陌生人多的人群中默默退到角落。男人们会夸你漂亮,但你通常不是他们会幻想的类型。他们更喜欢Jennie,美丽的,甜美可爱的,温柔的Jennie。他们喜欢围在她周围,讲些自己觉得很幽默的但其实很冒犯的笑话,不去理会她到底愿不愿意配合。他们会把你晾在一边,却对你的爱人百般奉承。他们会问Jennie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男人,会问Jennie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生几个小孩。在这种时候,Jennie总是左顾右盼,在人群中找到你,再给你一个坚定的眼神。在被她注视的那个瞬间,你的心会突然变得暖暖的;但随后当她回答着那些问题,你的心又好像掉进了冰窟里。你知道她在敷衍他们,但那就是会让你很失落。

当你今天早上看到了那些荒唐的照片,和配了更荒唐文字的帖文,你差点把手机掰断。但当时你还抱着Lego,为了不吓到它,你忍住了。

你当然没有相信那些媒体的胡言乱语了,你完全信任她,你对你们的感情没有一丝怀疑。但你的心中就是莫名有一股怒火。

所以当她拿着备用钥匙开了你公寓的门,红着眼圈站在玄关,小心翼翼地看着你,你就走过去,把她抵在墙上吻她。你粗暴地脱下她的衣服,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在她身上留下你的痕迹。你把她的双腿撑开,手掌抵着她的膝盖窝,用力地吮吸和亲吻她敏感的阴蒂。她没有拒绝你,但也没有表现得多享受。最后你用手指进入了她,尽管你感觉到她还没有准备好。

你们有大概半个小时谁都没说话。

在她张口求你慢一点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了你无名的怒火是从哪里来的,那根本无关什么该死的媒体和躲在出租屋拿着手机恶意攻击你们的陌生人。

你有些恨你们为什么不是在你的家乡,或者美国,或者欧洲当艺人,因为如果那样你们就可以省去东躲西藏的麻烦,就不会有一群像秃鹫一样的图谋不轨的男人或者媒体整天围着你们;你也恨自己没有话语权,根本无法改变这个顽固的、对女性充满恶意的社会;你更恨你总是把气撒在你爱的人身上。

或者你没有说话,因为你纳闷为什么Jennie总是这么包容你。

Jennie侧过身看着你,打破了平静。

“饿了吗?”她问。

你听到她的问题,把她揽进怀里,抱着她,终于哭了出来。你说了很多句对不起,但是Jennie只是轻轻抚摸着你的头,安慰你说“没事的”、“会过去的”和“待会吃了饭,能陪我看会电视剧吗”。你知道她也在哭,但她还是在不断安慰着你,好像这次受到舆论伤害的是你而不是她。

她给你做了煎薄饼——虽然已经是中午了,但“这毕竟是你们一天中的第一顿饭”,她总是尽量让你们的居家生活变得有仪式感,你觉得这时候的她固执得可爱。你帮她量了面粉,在她的指导下把食材搅拌好,饭后又主动收拾好了厨房。等你们终于盖着毯子窝在沙发上了,她把你们的手机关了机,塞到了沙发垫子底下。你打开Netflix,继续看起上次没看完的电视剧。

你们大概看了两三集,等剧中的主角躺在床上,你和她不约而同地伸了个懒腰。

“对不起,Jen。我……”你没把句子说完,你不擅长道歉,那让你感觉到难为情。

“我知道,Lili。都过去了,好吗?”她摸了摸你的脸,用大拇指摩挲着你的颧骨,“会过去的。你相信我吗?”

你看着她漂亮的眼睛,使劲点了点头。

“那一切就都没关系。”她看到你的回应,满意地把头靠在你的肩上,握着你的手,跟你十指相扣。

剧中的主角和恋人激吻着,这让你的小腹变得热热的。

你把她压在沙发上,亲吻她的耳朵,她的颈窝,你脱掉她穿着的你的宽松T恤。“我爱你,Jen。”你吻她的嘴唇。她深棕色的眼睛注视着你,你吻她小巧的鼻子,又吻她的眼睛。“我爱你。”

她轻声呻吟。

你每吻她一下,都说一声“我爱你”,你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头在上面轻轻打着圈;你脱下她的内裤,你看到她准备好了。

你以一个极慢的速度来回舔着她的阴蒂和小阴唇,时不时用舌头拍打一下那敏感的一点;她的手指轻轻抓着你的头发,你又听到了她性感又带点可爱的呻吟声。你尽量延长她的快感。她催促你快一些,这次你没有再服从,而是把中指伸进了她的阴道,你慢慢地在她的阴道中勾着手指。

直到她的小腹微微绷紧,呻吟声逐渐变大,你才又加入了一根手指,加快了速度在她的阴道中进出起来。

“Lili——”

她高潮了,阴蒂一下下抽动着,你配合着她痉挛的节奏一下下在她阴道内敏感的一点勾着手指。

你等她逐渐从顶点恢复了过来,然后又给了她第二个、第三个高潮。她轻轻在你的手臂上打了一下,假装怪你太没节制,最后窝在你怀里睡着了。

你又看了会电视,才从垫子下抽出你的手机,让经纪人帮你和Jennie订了两辆给智秀片场应援的餐车——咖啡和小吃,像你们一样合拍——这样你和她的名字就会并排出现在社交网络上,被数以万计的人看到,不管人们会不会察觉,这都是你们互相标记的方式。想到这你笑了,这让你想起Jennie有次说你总是在一些奇怪的方面对她有着奇怪的占有欲。

“傻笑什么呢?”她醒了,揉了揉眼睛问你。

“在想怎么求你你才能帮我写几句给智秀欧尼应援的话。”你拿过桌子上的便签本和圆珠笔,笑着把它们塞到她手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