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half (3)

What happens in Amsterdam

你不知道为什么Jennie总是能一眼就看穿你。

比如你们在打歌的舞台上,你的耳返出了些问题。你决定硬着头皮唱下去——你对你的音准还是很有自信的,而强烈的鼓点可以保证你即使没有耳返也可以听清楚歌曲的节奏——你不喜欢跟陌生的工作人员交流,他们给你的麻木反馈总让你想起你刚出道时因为国籍而遭受的白眼。

但Jennie不知从哪看出了你的问题,也许是你的表情突然变得没那么自信,也或许是你不经意间向她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总之她在间奏时跟调音师指了指你的耳返。伴奏和人声不一会儿就从你的耳机里传出来。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所以当Jennie第一次从包里拿出一条丝巾,表示想要把你的双手绑在酒店四柱床的床头上时,你一点都没有意外。

那次好像是在阿姆斯特丹,或者柏林,那年夏天你们每隔几天就要飞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这令你的记忆很混乱。你只记得那晚你们乔装了一番,去了一个不怎么安分的街区,那里有无数夜店,同性或者异性的情侣和一夜情对象就在酒吧后门的小巷子里激吻。你们最终没进到那些俱乐部里,她牵着你的手飞快地冲到主街上,打了辆出租车就回到了酒店。

你不耐烦地脱掉她的外套,把她的衬衫和胸罩扔到地毯上,又用力扒掉她的紧身牛仔裤,她也一件件脱掉你的衣服。你们始终吻着对方,直到你们终于赤诚相见了,你才把她压到床上。她结束了和你的这个吻,示意你停下来。

“呐,Lili。别那么无趣,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她问。

你猜她肯定是又想到了什么让性爱有趣的点子,她总是让你难以预测,这也是她令你着迷的一个主要原因。你亲了两下她的下颌,笑着歪着头看她。“什么游戏?”

“游戏叫too hot。”她让你坐到床上,又跨坐到你身上。“我们只接吻,但不能碰对方。”

这个游戏听上去可没那么有意思。“然后呢?”你问。你的双手放在她的身体两侧,大拇指来回摸索着她的肋骨,她把你的手拿开了。“谁先碰了对方,谁就输了。赢家可以对输家做任何事。”

你不知道她从哪学来的这个游戏,你猜可能是刚才酒吧门口激吻的欧洲人让她灵光一闪。明天一早你们还得去彩排,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觉得不必浪费时间在讨论游戏的原创性和讨价还价上。“好啊。”

你希望你能赢,因为你真的很想用嘴和手探索她的身体,想看她深棕色的漂亮眼睛因为你变得湿漉漉的,听着她在你的触碰下发出性感的呻吟声,就像前几次那样。

所以你们开始接吻。你舔了一下她的下唇,示意她张开嘴。你的舌头和她的舌头纠缠着,她发出愉快的哼声。你把双手紧紧按在床上,你绝对,绝对不可能输,因为她才是在接吻的时候习惯抚摸你脸颊的那个——

Jennie被你侵略性的吻顶得后倾了一下,马上就要从你的腿上滑下去了。

你下意识伸手抱住了她。

保护和照顾Jennie就好像是写在你基因里一样,比如安检的时候多为她拿一个托盘,比如如果她的鞋跟太高就慢下脚步让她扶着你一起走,或者在她漂亮的长发缠到耳返线上的时候耐心地帮她整理好。你看到她在综艺节目上描述着她的理想型应该做到的那些细节,对照着那份清单,骄傲地在心里给自己一项一项打勾。

但是现在你有点因为这种本能懊恼。你有欲望,当然了,你可是二十出头的健康女性——你在自慰时总是想着你会如何用你的舌头取悦Jennie,用你的手指给她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也无数次幻想着你被她束缚着,剥夺了主动权,被她控制,臣服于她。

但你还羞于交出自己,因为你不确定她会不会喜欢看到一个脆弱的、不知所措的你。所以你想也许应该下次再说,于是你尝试抱住Jennie,吻着她,把她压在身下。

“你输了,Lili。”她得意地笑着看你,在你胸前推了一把,让你老老实实躺在床上。

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说好的赢家可以对输家做任何事呢?嗯?没我的准许不要动哦。”

她起身走到卧室外,从客厅挂着的包里拿出了一条丝巾。

你有些兴奋,丝巾一般不会出现在床上,除非它的作用是捆绑。

“选吧,Lili。”她把丝巾折成一个长条,“眼睛还是手?”

你不知道为什么Jennie会料定你不会拒绝臣服于她,总之她走了过来。她的双腿分别跪在你的身体两侧。她一直看着你的眼睛,你沉醉在她迷人的深棕色瞳孔中。你觉得你仿佛被她的眼神催眠了,你向她伸出双手。

这是一家有很多年历史的酒店,四柱床周围垂挂着帷幔,床头是镂空的,她把你的双手牢牢捆在了床头。“会不会太紧了?”她问。

你的双手现在动弹不得,丧失主动权不知为何令你更加兴奋,你看到你的乳头变硬了,你的小腹有一股温热的力量搅动着。

你摇摇头。

下个感恩节,你一定要向上帝感谢她赐给了Jennie Kim这么棒的舌头。你在她舔着你阴蒂的时候,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奇怪的想法。你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的舌头带给你的新奇快感让你疯了,你毕竟是个佛教徒,要真的感谢,你应该感谢佛祖才对;那种感觉和手指的触碰完全不同,当她舔舐着你,又偶尔调皮地轻轻咬你的阴蒂一下,你的双手被绑住,任凭Jennie Kim处置——你觉得在此刻的地球上不会有比你更幸运的人。她的亲吻舒缓了你的疲惫和焦虑,如果不是难为情,你真的很想叫出声来。但你只是克制地喘着粗气。她带你离高潮的顶点越来越近——

终于你颤抖着高潮了。Jennie爬上来,用手指进入了你。你的阴道还在痉挛着,你感觉到Jennie的手在你体内弯曲着,抵抗着阴道的缩紧,你张开嘴大口呼吸着,身体在剧烈地颤抖。

“Lili,”她吻着你的锁骨,“看着我。”

你照做了。你的身体还在颤抖着,因为Jennie的手还在你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时而找到那个点勾动一下手指。她的眼睛写满了怜惜与情欲,好像她在看着全世界她最珍视的东西。“你知道你是安全的,对吗,Lili?叫出来,我在呢。”

你听她的话,叫出了声,你叫着她的名字,她一遍遍地吻你。她手上的动作一点点变慢,直到你停止了颤抖,她才把手指抽出来。

她帮你揉着有些勒红了的手腕,把你汗湿的刘海拨到两边,亲吻你的额头,你的眉骨,你的鼻梁,最后又亲吻你的嘴。

***

“那次是在阿姆斯特丹?”Jennie手里拿着那条丝巾,突然想起了你们在酒店的那一晚。

你们正在整理你的衣帽间,你们计划把它改成一间暗房。Jennie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找到了这条丝巾。

“不太记得了。”你觉得你的脸红了,那是你的第一次,那晚Jennie让你来了大约十几个高潮,你在第二天彩排时一直打瞌睡。

“这可要收好,很有纪念意义。”Jennie把丝巾揣进裤子口袋,走过来捏了捏你的屁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