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Half (2)

BDSM,dom Jennie/Sub Lisa

第二章 sunflower 

你有时会盯着一些旧照片看很久。

其实有些照片并不算旧,从技术层面说,它们才刚刚被洗出来。你们曾经谨慎到不想把一些私密的底片交给专业人士去洗,所以有很多照片都是等你有了暗房之后才洗出来的。

前些天她不在身边的时候,你在IG上发了三张你们在夏威夷时她给你拍的照片。她看到你的IG更新之后就很快发来了信息,说想你了。

你给她发视频通话,发现她在电话的那头穿着浴袍,正躺在酒店的床上。她解开浴袍,也让你脱掉你的睡衣。她让你看着她的身体自慰,引导着你的手指应该以什么节奏先触碰哪里。其实你大可以不去理会她的命令,只随着身体的感觉进行就可以了;但你内心的一部分很想遵循她的节奏,你用左手跟着她的指令揉着阴蒂,再听她的话将爱液涂抹到阴蒂上让它更加敏感,非惯用手的触碰给你一种陌生感,你想象是她在对你做着这些事。

你很快就高潮了,她在屏幕那头夸你做得好,并且许诺你等她回来会给你做煎薄饼。

“真想再去夏威夷看看那些向日葵啊。”你们刚刚结束了一场视频性爱,她趴在床上,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屏幕里的你。

夏威夷对你们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你们在这自由的热带岛屿上终于停止了对彼此小心翼翼的试探。有一天,你们四个喝得稍微多了些,Jennie扶着你回到你们的双人间。你吻了她,她也回吻你,你刚刚从酒精的影响中恢复过来,就又陷入她带给你的另一种眩晕的感觉之中。她让你脱掉她的衣服,在你看到她最私密、脆弱的身体部位,因为经验不足而停下时,教你怎么做。“凭你的感觉就好,Lili。我只想要你。”她温柔地在你耳边说。

你猜她会喜欢你吮吸她的双乳,因为你曾经幻想她也对你做同样的事,于是你那样做了,她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你猜她会喜欢你用舌头舔着她的两腿之间,因为你曾经无数次想着她自慰,你修长的手指曾经点压和拨弄着自己的阴蒂,那感觉很妙,所以用舌头她一定会更喜欢。她没有顾忌隔壁的智秀和彩英,在你的嘴覆上她阴部的瞬间就大声呻吟、急促地喘息起来。她充血的阴蒂在你唇舌的包围下一下下跳动着、痉挛着,她的身体因为高潮蜷缩着,你的耳骨被她的双腿夹得有些疼。

“以后一定有机会的,姐姐。”你们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但你更喜欢叫她姐姐,你看到她听到你叫“欧尼”的时候,嘴角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她的表情宠溺极了。“但现在我就希望你快点回来。”

***

你完成了今天的录音工作。Teddy和其他制作人因为还有别的安排先离开了。你其实松了一口气。你的体内还塞着一个小的遥控跳蛋,是今早你还没完全醒来的时候她塞到你体内的。你被她的唇舌唤醒,在睡梦中就来了一个高潮。随后你感到阴道被充满,你睁开眼睛,看到她跨坐在你身上,正坏笑着看你。“现在再问你可不可以是不是太晚了?”她假装充满歉意地嘟嘴问你。她猫一样的深棕色眼睛看着你,好像在告诉你你其实没有资格说不。你也不想说不。她永远恰到好处地控制着你们这种游戏的尺度,它有时会很危险,但你信任Jennie,她绝不会做出让你难堪或者伤害你的事。所以你摇了摇头。“You always have my consent, Unnie.”

所以今天你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些,因为在你表示同意之后,她便摇控着手机,让你体内的跳蛋根据不同的节奏震动起来,等你起床的时候,你的腿都软了。“还好今天没有舞蹈课。”你小声嘟囔着,但被她听到了。她对你挑挑眉:“也许以后某一次可以等你去练舞的时候试试。”你无奈地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强烈地反对。

现在录音室里没人了,你一边哼着今天录的几句歌词,一边玩着手机,等她开车来接你。

“Teddy Oppa他们呢?”她推门进来,看见录音室里只有你一个人。

“录完了,他们就先走了。”你坐在椅子上,向她伸出手。

她坐进你怀里,搂着你的脖子,亲了你一下。“今天录了多少?”

“姐姐要听听吗?”你兴奋地问她。每次提到声乐,你都会第一时间听她的意见。

她点点头,戴上耳机。你站起来,走到录音棚里。

她听你唱了几句,赞许地点点头。她打开调音台的麦克风对你说:“我觉得很棒,完全唱出了你自己的风格,宝贝。”但随后她脸上那份专业的严肃神情消失了,“现在我们看看,加大一点难度你能不能唱好?”

你又在她猫一样的眼睛里看到了点危险。随后,她点了几下手机,你就感觉到体内的跳蛋在以一个比较轻微的幅度震动起来。

“Play play all night with you…”你感觉到她调大了震动的档位。你开始觉得站立都很难。你在耳机里听到了自己的喘息声。你把头别过去,试图不让麦克风收到你的呻吟声。

“Lili,再试着唱一下,你会听话的吧,baby girl?”她总是用英语命令你。

你的脸颊很烫,她在玻璃窗的那头饶有兴味地观察着你。来自下身的快感像潮汐一样将你一下下推向顶点。你试着唱出几个破碎的音节,随着高潮的到来,你什么都唱不出来,你似乎把你之前倒背如流的歌词全部忘记了。

你先是坐在地上,然后又躺下,跳蛋震动着,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你看到门被推开了,Jennie蹲下来抱住你,她把嘴唇压在你的颈动脉上,随后又去吻你的下颌线、你的嘴唇,你锁骨附近的那颗痣。她解开你的牛仔裤,把手伸进你的内裤,揉着你的阴蒂,让你的快感变得更加强烈。你一下下颤抖着,她用她的嘴唇封住你的,让你别大声叫出来。你无意识地抓着她的衬衫下摆,她在你的耳边鼓励着你。 “You are so beautiful, good girl, come for me. Come for me hard.”

终于你觉得到了极限了。你喜欢忍受,但是今天你不确定在录音室再坚持一会儿是不是个好主意。所以你说出了那个你们事先就定好的安全词。

“sunflower.”你喘息着,用了大概两三秒钟才把这个两个音节的词说出口。

她让跳蛋停下了,并把它从你体内取出来。

她站起来,向你伸出手,你借着她的力站起来。

“还好吗,Lili?”她轻声问你。

你的心脏还在狂跳,但起码现在你可以呼吸了。你点点头。

“我们回家吧。”她帮你整理好你的衣服,系上你牛仔裤的扣子。

你们走到调音台,她的右手还拿着那枚沾满你爱液的跳蛋,她都没用纸巾擦一下,就直接放在了她的香奈儿包里。

“饿了吧?”性爱过后,你觉得比练了一天的舞还累。她帮你穿上外套,捏了下你的脸颊。

“欧尼给我做好吃的了吗?”你撅着嘴问,好像她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需要补偿你似的。

“那次回泰国跟爸爸学做的土豆饼,你爱吃的那种?早都做好了,回家就能吃啦。”她牵起你的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