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half (1)

Jennie Kim/Lalisa Manoban

分级:explicit

Additional tags: lesbian sex, dom Jennie/sub Lisa, bdsm, kinky stuff, fluff and angst

Notes:含有大尺度成人内容,未成年请勿阅读。所有性爱形式皆建立在双方自愿、知情同意的基础上。

第一章 暗房

Jennie是个很浅眠的人。

就算每次高潮过后她已经累到不想说话,把头窝在你的颈窝,对于你的问题,她都只在你的胸前用手指轻点几下作为回答,说的什么意思全要靠你们在一起多年的默契,但最后先睡着的总是你。

她一定有很多事情要思考。你想。每当你们并肩躺在床上,都会有那么一会儿你们谁都不说话,你在玩手机,因为你总是想看看人们怎么议论你;而她则什么都不做,只是盯着天花板放空。你尊重她的沉默,因为这沉默通常不会持续太久。等你逛够了所有社交媒体,转过身,把一只手搭在她的小腹上,她就会从那沉默的沉思中回来,也转过身对着你,有时会亲你一下,有时会靠过来枕着你的手臂,或者用脖子蹭蹭你的锁骨,把温热的呼吸呼在你的皮肤表面。

她在睡不着的时候会拿起相机给你拍照。

你们都给彼此拍过很多张照片。你们偏爱胶片相机,因为那更真实、更复古,也更安全。你们把你卧室隔壁的衣帽间改造成了一间暗房,不大的房间里挤满了放大机和几张放着托盘的桌子,用来显影和定影的化学试剂堆在房间最里面的角落。

通常等你睡醒的时候,她偷拍你的照片就已经洗好了晾在暗房里。你会走进暗房看看她镜头里的你好不好看。

那些绳子上夹着的照片除了你的睡容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有些很日常,有些十分私密。

有她赤裸着身体跨坐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拿起床头的相机拍的照片。那张照片有些失焦,因为你急匆匆拍完一张就把相机扔到了一边,用你刚刚捏过快门的手指揉搓她腿间最敏感的一点;

有你在她给你做早餐的时候,照到的她的背影;还有她照的你,照片里的你身体的某一部分被捆绑着,她在用镜头抓住这些瞬间之后,就把相机放在床尾,继续跟你完成这个关于主导与服从的游戏。

“总不能让它们一直在暗房里挂着吧?”

这时候你正在暗房里洗照片。相纸被你浸泡在显影液里,那是一张你们的合照,照片里你们都没穿衣服,她抱着枕头,你的头枕在她的胯部。计时器响起来,你把相纸从显影液中夹起来,放进下一个托盘。

没等你回头,她就从背后抱住你。她把下巴枕在你的肩膀上,越过你看那张照片。她从你的腰间伸出手,拿起夹子,替你完成最后的定影。你把相纸拿出来,夹到绳子上等着风干。Jennie说的对,总挂在暗房里确实不行了:那些绳子已经快满了,它们因为照片和木夹的重量低低地垂挂着。

暗房的安全灯发出的红色灯光暧昧极了,她眯着深棕色的猫一样的眼睛看你。

“那姐姐准备把它们放哪?”你问。

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先放在保险柜里怎么样?等以后我们去巴黎住,再把它们堂堂正正挂在客厅的墙上。”

你笑了。“堂堂正正”这个词好像从来都不适用于你们两个,当大明星的代价就是要学会隐藏——隐藏你的坏情绪,你亲密的朋友,你的爱人。你们现在已经几乎不在任何社交媒体上发你们的合照了。但是它们真实存在着,就在这间狭小的衣帽间里,就像你们的感情一样。“那以后家里就不能招待客人了。”你把她圈在怀里,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那就挂在卧室。”

你穿着一件黑色短T恤,露出腹部。她先是用手指抚摸过你的腹肌,又把手滑向更下方,最后伸进你的睡裤里,隔着你的内裤摩擦着你的阴蒂。

你很想在暗房里要她;你之前这样做过,那次你们都很动情,你把她放在桌子上,先是跪下来吮吸她的阴蒂、小阴唇,你用舌头由上至下左右舔着她,又站起来,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用你长长的手指进入她。

你刚要把她举起来放到那张唯一空着的桌子上,她却用手轻轻推了你一下。“我们到卧室去,Lili。我想要你。”

你点点头,服从地让她牵着你的手跟她回到卧室。

她让你躺在床上,脱去你的衣服,拿出一条长长的绳子细致地把你束缚起来。黑色的绳子绕过你的脖颈,在你的胸前打了结,又分成两股,在你的大腿根部路过,绕到你的背后缠住你的手腕。

你享受这样的性爱。你记不得从你们的第几次约会开始你们就这样做了,你也没问过Jennie她是怎么知道你喜欢被管教和适度的疼痛的,也许她是根据你一向对她的言听计从得出的结论——总之你们很合拍,她喜欢主导、管教、命令,而你偏爱服从。

她拿出口球,让你张开嘴。你照做了。她又让你翻过身,背朝上,为你戴上眼罩。你很兴奋,那种被剥夺感官、将自己完全交给对方的感觉很奇妙,就像信任背摔,你知道Jennie永远会接住你。

她应该是挤了些润滑剂在手上,因为她的手指滑溜溜的,还有些凉,她用两根手指来回抚摸着你的阴部,故意不去触碰你的阴蒂。你开始喘粗气。你想请求她快一些,但你的嘴被堵住了。她又爬上来亲吻你的后背——你的背部很敏感,她一边吻着你,一边发出享受的呻吟声。你觉得你的下体开始湿润了,你的阴蒂开始有种胀胀痒痒的感觉。

但是Jennie十分擅长挑逗。她每次都尝试着突破你的心理极限,不断延长着你们的前戏。而你总是装作你受不了了,但其实你爱这种煎熬,它让性爱变得更加美妙。

她拿着皮革的惩罚工具拍了一下你的臀部。你发出一声轻哼。明天那里一定会留下印迹,而你们明天还有杂志封面需要拍,你不知道明天你将要穿的衣服会不会露出你的部分臀部,或者大腿,或者你身上其他的什么会留下印迹的部位,也许你需要一大早起来,在出发前就给自己的全身都涂上遮瑕膏,但此刻你不在乎。你在她的拍打下大声呻吟着,你的双手攥成拳头。

“好Lili。喜欢吗?”她大概打了二十几下,今天你戴着口球,所以她没让你数数。她停止了拍打,用她慵懒、性感的声音在你耳边轻声问。你点点头。有一滴眼泪从你的眼角滑下来了。“那我要进去了哦。”她穿上假阳具。她在上面挤了更多的润滑油,让你被绑在背后的手摸了摸它。

她在确定你的入口已经足够放松也绝对湿润之后进入了你。

其实你更喜欢她用嘴和手——她也的确在你身上用嘴和手更多一些,但是你们偶尔会换换花样。

被充满的感觉一开始有些疼,但你喜欢适度的疼痛。她附在你身上慢慢抽送起来,她赤裸的双乳在你的背上摩擦着。

她给了你两个高潮:用假阳具一次,又用嘴给了你一次。最后你颤抖着,喘息着,她又强迫你在顶端坚持了一会,才摘下你的口球,替你擦干净。

她上来抱着你,在你耳边不断地说“good girl. You’ve been so good. You are so fucking sexy”,你觉得你又湿了。

她在松开绑着你的绳子之前让你趴在床上,给你拍了张照,然后解开绳子,从背后抱着你。

“Lili很乖。”她的鼻子抵着你的后颈说。

你哼了一声代替回应。你低头看到绳子留在手腕上的浅浅的勒痕。“都怪欧尼,你看。”你嘟着嘴,抬起手腕给她看。她坐起来,一下下吻着你身上有痕迹的那些部位。她的吻很温柔,很柔软。她每亲一下就抬头看你,问你一句“现在呢”,嘴角还带着丝坏笑。这一刻你觉得即便她捆得再紧一些也是可以的。你不在乎明天要早起遮瑕,也不在乎服装部的工作人员狐疑的眼神。你不在乎,因为她可以对你做任何她想做的事。

“现在很好。”你把她拽进你怀里,亲吻她柔软的耳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