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Feet 2/4

第二章 非典型斯莱特林

很多人都讨厌转学,但这对Lisa来说从来不是个值得烦恼的问题——她是个运动健将,而没有哪所学校的人不喜欢运动健将。
霍格沃茨的一切都让Lisa觉得很新鲜。无论是大家一直在抱怨的阴晴不定的、总是阴雨蒙蒙的天气,还是食堂每天没几个花样的三餐,都没有让Lisa觉得厌烦,这里和热带的差异太大了,她好奇还来不及呢。而且格兰芬多的人都很友善。经过和赫奇帕奇的一战,Lisa才来霍格沃茨半个月,就已经是学院的名人了,路过的人都要和她打声招呼。

但是Lisa这几天有了小烦恼——可能对其他人来说并不算是——每天有太多的男男女女给她递纸条、送礼物了。他们多数都是omega(至少他们声称自己是,在巫师的世界很难分辨性别,他们会使用药剂和咒语掩盖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有的会在小纸条上写一些露骨的情话(比如今天午休的时候她打开了一封信,上面写着请你像骑你的飞天扫帚那样骑我吧)。Lisa通常会读完就把这些纸条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也不是说Lisa是个无欲无求的修女,只是她只想把注意力集中在魁地奇比赛上。这次的魁地奇决赛会有一批球探和国家队的教练来观看,据说每年霍格沃茨都会有被选拔进国家代表队或者其他俱乐部的选手。成为职业魁地奇运动员是Lisa的梦想。

于是这天晚上,在勉强写完一英尺长的黑魔法防御课小论文后,Lisa卷起羊皮纸,准备好第二天用的教材,换上运动长袍和一双不会发出声音的运动鞋(吃一堑长一智),偷偷溜出了宿舍,准备再练一个她新学会的飞行动作。

很好,现在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了。
她蹑手蹑脚地溜边走着,往魁地奇场地的储藏室去。她的飞天扫帚还放在那里。
“怎么又是你?”
老天啊。真倒霉。
Lisa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像麻瓜一样举起了双手。“你知道吗,你真的应该早点回去休息,Jennie。这么暗我都看见你的黑眼圈了。”

“要你管?”Jennie瞪了她一眼,发光的魔杖尖都要戳到Lisa脸上了。“格兰芬多扣十分。下次再让我抓到,就不是扣分这么简单了。”

“那就下次再说吧。反正上一场比赛我已经给学院赢了200分,你随便扣。”Lisa放下手,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你站住!” Jennie在她身后大声说。

Lisa叹了口气,再次转过来。一道月光照在Jennie的脸上,她猫一般的眼睛看起来那么深邃。老实说,如果眼前的这个女孩没这么死心眼,她倒是还挺迷人的。“反正你分都扣了,我总得把事儿办完吧?”Lisa歪着头,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Jennie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看。“有什么事非等到晚上?你知道的,禁林里的一些生物在晚上会走到猎场外缘,碰到了会很危险,所以——”

“——啊啊,所以,这才是你们级长发挥作用的时候。你真信邓布利多说的那些?”Lisa不耐烦地打断Jennie,“认真的,Jennie。我知道你可能没什么个人生活,每天就是学习和当级长。但我是有梦想的人,行吗?我需要在这个赛季保持最好的状态,我得赢每一场比赛才行,成为职业魁地奇选手是我的梦想。”Lisa没管Jennie会不会生气,一口气把话说完了。

眼前的斯莱特林的表情竟然柔和了下来,这让Lisa有点惊讶。她把魔杖放低了一些,另一只手摆弄着长袍袖子,叹了口气,“你保证只在球场附近活动,不乱闯?”
Lisa都不敢相信她听到的。她反应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那好吧。但你答应我,十二点一过就回去。” 斯莱特林放下了魔杖,两手垂在身侧。
“谢……谢谢?”Lisa不确定地说了一句。
“没什么。但是你知我知,如果别人知道的话你就等着被留堂吧。”小个子斯莱特林说。
“我保证。谢谢你,Jennie。”Lisa对Jennie眨了下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斯莱特林的脸好像红了。


Jennie打着哈欠,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两朵花椰菜。
“昨天复习到几点啊这是?”智秀端着盘子坐到Jennie身边。周围的斯莱特林看了眼智秀,都见怪不怪地继续低下头吃饭。
“大概两点?不过古代如尼文终于都复习完了。我真的,真的不再熬夜了。”Jennie往嘴里塞了一勺土豆泥,慢慢嚼着。
“但凡你把巡夜的时间拿出来一半用来复习,都不至于熬到两点啊。你已经七年级了,Jennie,这些就让五年级的级长干不就得了?”
Jennie点了点头。智秀有点惊讶,她转过头盯着Jennie的脸,“我是眼花了吗?级长大人终于开窍了?”
“最近偷溜出来的人实在太多了,应付不来。”

“早就该开窍了。”智秀伸手从面前的盘子里拿起一个鸡腿,“说到偷溜出来,你不觉得格兰芬多偷溜出来的最多?而且就球队那几个。”

“你怎么知道?”Jennie问。智秀已经好久不参加巡夜了,她哪来的情报?

“彩英跟我说的啊。上次比赛之后,她莫名其妙地和那个格兰芬多的Lisa熟络起来了,她告诉彩英,格兰芬多还是约不到场地。”智秀盯着对面的格兰芬多长桌,Lisa正好背对着她们,和坐在旁边的帕尔玛说笑着。帕尔玛被Lisa的什么笑话逗笑了,她娇嗔地打了一下Lisa的肩膀。

“我也听说了,但怎么会约不到场地呢?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轮流吗?”Jennie困惑地问。

“我说你啊,你这么大公无私的人,是怎么被分到斯莱特林的呢?你们球队的队长史蒂芬的妈妈是校董啊。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你们斯莱特林把格兰芬多的预约全都取消了。”

“怪不得。”Jennie看着Lisa的背影,没说出后半句。
“怪不得什么啊?”
“没事。”Jennie站起来,“我神奇生物的教材落在宿舍了,现在得回去取一下。回见。”


“Lisa,收拾收拾,下午两点训练。你没课吧。”诺顿坐到Lisa旁边,敲了敲桌子。
“没课……诶?我们下午约到场地了?我记得这星期我们都没有预约啊。”Lisa兴奋起来。

“老天有眼,斯莱特林的几个球员被级长留堂了,下午要打扫陈列室,所以就不能训练了。”
“哇哦。”Lisa匆忙把剩下的鸡腿啃完,看了眼表,“还有一个小时,我回去换衣服和鞋。”她一条腿跨到长凳外面,停下了。“哪个级长?”
“啊?”诺顿不解地问。
“哪个级长给他们留堂了?”
“还能谁,Jennie Kim呗。说是在他们的体育馆储物柜里发现了危险的麻瓜物品。”

下午的训练进行得顺利极了。几乎没人能防守Lisa,也许是她修长有力的手臂,也许是她的飞行技术,或者说她就是魔法本身——只要她带着鬼飞球飞到门柱附近,就一定会得分。她抛出的鬼飞球有几次甚至差点把诺顿从扫帚上打下来。
她还顺便演练了一次前一天晚上练好的新招式——飞天扫帚瞬间加速和急转弯,这让守门员更加难以预判她会投哪个铁环。

“做得好,Lisa。加上我们的配合,我觉得这次拿学院杯没问题。”
大家结束了训练,诺顿在休息室做总结。“下星期五下午是赫奇帕奇对斯莱特林,有朴彩英在估计斯莱特林没什么机会;然后是斯莱特林-拉文克劳,我们对斯莱特林……总之,离下次比赛还有两星期,我猜决赛还是我们和赫奇帕奇,所以Lisa和席尔瓦,你们最近有时间的话要多练习。我会在场地上再争取一下。散了吧。”

Lisa冲了淋浴,又换回学院长袍。她放好飞天扫帚和护具,拎起包往城堡走。Jennie是个从来不关心体育的人,怎么会突然到斯莱特林的体育馆休息室去呢?不会是为了我吧?
Lisa想起了昨晚Jennie脸上那种复杂的表情。
不可能。
她抓了下书包肩带,快步走回塔楼。


彩英和Lisa现在是整个霍格沃茨都在热议的风云人物,她们赢得了和其他学院的比赛,就等着最终的决赛。就连斯内普教授也因为她们需要打比赛而延长了两人交论文的时间(虽然只有两个小时)。

“嘿,Pssss,Lisa。”Lisa正在费力地研磨一只双角兽角,她抬起头,发现隔壁桌的彩英小声叫她。
“今天下午你有训练吗?”彩英问。
斯内普教授走过来,在她们的两张桌子间的过道停留了一下,清了下嗓子。Lisa和彩英迅速转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煮着复方汤剂的坩埚上。
“没有,今天下午的场地被拉文克劳预约了。怎么啦?”Lisa看斯内普教授走远了,转过头问。
“那你能陪我去霍格莫德一趟吗?我得去德维斯·班斯保养一下飞天扫帚。我的其他朋友都有课。”彩英问。
“好啊。”Lisa很高兴彩英把自己当成能一起去霍格莫德的朋友。她向彩英比了个OK的手势。
“马诺班小姐,朴小姐,如果你们能把聊天的注意力集中在你们的复方汤剂上,你们就能在下午去霍格莫德的时候少购买两只坩埚。”斯内普教授面无表情地站在她们之间,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们的复方汤剂。Lisa的复方汤剂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堆灰色的粉末,而彩英的变成了一坨黑色的固体。

两人敷衍地跟斯内普教授说了声抱歉,挥了挥魔杖,清空了坩埚。
“我好像真的需要一只新坩埚。”Lisa叹了口气。她的坩埚底露了个窟窿。

运动员们在魁地奇赛季总有着这样那样的“特权”。比如,她们的可以选择少上一门选修课。Lisa和彩英都没有选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所以今天她们今天一下午都有空。Lisa很喜欢自己的新朋友。她们都是从外国来的——彩英是四年级的时候从澳大利亚转学来到霍格沃茨的,而且彩英也是一名出色的魁地奇球手,跟Lisa一样热爱魁地奇。魔药课终于结束了,Lisa收拾起魔药学课本,一张小卡片从书页里掉了出来。她捡起来,那上面只有一行小字。
“什么啊?”彩英好奇地凑过来跟Lisa一起看。
“当我看到你单手抓着鬼飞球,我会想象那只手在抓着我的乳……”彩英读了一半,“Eewww!到底是哪个变态总给你写这种东西啊?”彩英皱着眉头,看着Lisa叹了口气,把卡片揉成一团丢到坩埚里,念了个火焰咒。
“我上哪知道去?”Lisa苦恼地说,“你怎么就没有跟踪狂塞纸条啊?”

“因为我有女朋友啊。”彩英提到智秀,眼睛都亮了,“而且我是beta。没有alpha受欢迎是理所当然啊。”
“谁说我是alpha了?”Lisa痛苦地拍了一下脸。“为什么一提到优秀,大家总会先想到alpha?”
“等会?那你是——”
“——我是omega,谢谢。”Lisa帮彩英补全了句子。
“抱歉没有搞清楚就预设了你的性别——”彩英有点难为情地道歉,但被Lisa打断了。
“哎呀,那么严肃干嘛,走啦。”

蜂蜜公爵每到魁地奇赛季都会制作一些四支球队的周边产品:迷你飞天扫帚、学院球队胸章,有时还有当红球员的迷你模型。

彩英和Lisa保养好了飞天扫帚,从德维斯走出来,看到蜂蜜公爵的店里人满为患。走出来的很多同学手里都拿了一个小盒子。“啊,周边产品。”彩英朝玻璃窗往里望了一眼,“嘿,Lisa!我看到你的模型了!”彩英把Lisa拽到橱窗外,指着一个大概两英寸长的红色小人,她正骑着飞天扫着一圈一圈在迷你魁地奇赛场上空飞着,不时向看台招招手。

“做得还挺像。”彩英双手撑着橱窗,看到另一边她的人形玩偶也在飞着,重复着她俯冲抓住金色飞贼的那个动作。“哈哈,好有意思。”

Lisa有点不自在——叱咤球场备受欢迎是一回事,可是一想到她的人形玩偶不知道会被那些跟踪她的奇怪的人拿回去怎么“欣赏”,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走吧走吧,一会儿要错过晚餐了。”她连忙拽着彩英回学校。


Jennie有些心烦意乱。魁地奇赛季搞得整个学校都很兴奋,低年级的学生变得更难约束了,那些被他们带着上课的奇怪的周边产品总是在走廊里四处乱飞,所有级长都需要在大课间出来维持秩序。
“拿过来拿过来,然后赶紧回去上课,听到了吗?”智秀从一个二年级拉文克劳的手中没收了一个彩英的模型,揣到长袍口袋里。
“我觉得应该给魔法部写信投诉,”智秀一边往拉文克劳塔楼走一边跟Jennie抱怨,“蜂蜜公爵的周边产品得到运动员许可了吗?这是在侵犯他们的肖像权……”

“投诉什么啊?蜂蜜公爵只是代卖啊,周边产品销售所得都会用于球队活动。他们又没有盈利。而且只卖一个铜纳特。”Jennie躲过了一个迷你游走球。
智秀一副很泄气的样子,“那倒是。我就是讨厌一些人拿着我们彩英的模型玩。”

“哎呀!”Jennie的后脑勺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皮皮鬼,我发誓,你要是……”Jennie转过头,她经常被皮皮鬼捉弄,这一次一定也不例外。但是等她转过头,就发现撞到她后脑勺的是一个红色的魁地奇球员模型。她捡起模型,对面的一个低年级格兰芬多对她吐了下舌头,转身跑开了。

小人儿黑色的长发扎成马尾,穿着格兰芬多队的运动长袍,自信地笑着,一只手扶着飞天扫帚,另一只手还在冲Jennie挥舞着。“这不是Lisa吗?”智秀凑过来,跟Jennie一起端详着小人儿。“别的不说,今年的模型做得可真逼真。”

Jennie没说话,把模型揣进了长袍口袋。

今天Jennie没有巡夜,因为最近NEWT班的课程太忙了。不知道Lisa最近有没有偷溜出来训练。Jennie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她晃晃头,继续复习魔药学。她复习了一下福灵剂的配方(那是六年级时候学的了),又放下羽毛笔。长袍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总是硌到她。Jennie伸进口袋摸了摸,把硌她的那个东西拿出来。
是Lisa的模型。小人儿现在换了个动作,双手抓着飞天扫帚,目光严肃地看着前方。Jennie把模型放在桌子上,小人儿就骑着扫帚在Jennie的书桌上方一圈一圈飞起来。

“你一点儿也不懂魁地奇。”彩英的话回响在她的脑中。Jennie从小就不擅长体育,她的功课几乎全优,除了一年级的飞行课之外。她费了老大的劲,喊了几十遍“UP”,但飞天扫帚就是躺在她的脚边一动不动。她是那节课最后一个飞上天的。Jennie记得下课后,霍琦夫人安慰地拍了拍Jennie的肩膀,“可能有的人起步慢一些,但不代表她飞不好。”但其实这句话并没起到什么安慰的作用,反而让追求完美的Jennie更抵触飞行了。所以她捎带着也讨厌魁地奇,她从来都没想去了解过魁地奇的比赛规则,在魁地奇比赛时,为了合群,Jennie会跟其他同学一起去看台,但她常常坐在以后一排看书。

但最近的那次比赛让她觉得魁地奇似乎也挺有意思的。想起Lisa在谈到魁地奇时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彩英、诺顿等球员在球场上的团队合作和拼搏到底的劲头,Jennie莫名觉得有点感动。也许明天我要去图书馆借一本魁地奇的书看看。Jennie现在结束了学习,躺在床上,看着盘旋在她上空的Lisa小人儿,想着魁地奇,不知不觉睡着了。


离魁地奇的决赛还有三个星期,各支球队都在加班加点练习。球场的开放时间从早十点至晚六点延长到了早八点到晚八点,但仍然有一些球队预约不上场地。比如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是一群踏实肯干的家伙,他们在复活节前就预约好了训练场地;拉文克劳则更注重战术,所以他们不是很在乎训练时长。而斯莱特林,即使不训练,也要挤满场地的使用时间表,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信心赢格兰芬多(事实上他们这个赛季一场都没赢)。虽然失去了决赛的比赛资格,但斯莱特林又借口需要给鬼空爆(美国人最喜欢的运动)球队留时间,想方设法地阻止格兰芬多的训练。

在这个时候,Jennie想,谁要是不偷溜出来练习就怪了。她今天在麦格教授的NEWT模拟考中得了五个优,一个良,心情不错。今晚轮到她巡夜,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在城堡里转着。一个瘦高的身影从走廊对面走过来了。
“嗨。”Jennie先打了声招呼。
“嘿。”Lisa看到Jennie似乎有些惊喜。“咱们还是按照惯例行不行?你扣你的分,我去乖乖飞几圈就回去。”
“谁说我要扣分?”Jennie挑眉问Lisa。
“可你不是……”Lisa有点费解地问她,但没说完后半句话。

“不懂变通?钻牛角尖?”Jennie主动帮Lisa补充道。她今天心情很好,决定逗逗眼前的格兰芬多。

“没有……呃……我是说,那个,你既然看到了,就,扣分也没关系。”这下轮到Lisa不知所措了。
她不那么自信满满的时候好像还挺可爱的。

“行了,我知道我们院故意跟格兰芬多过不去。我也没那么顽固。”Jennie对Lisa笑了一下。
格兰芬多的脸红了,她看着脚尖。过了几秒,她抬起头。“谢谢你,Jennie。”
“不是什么大事。”
“那你要不要去看我飞?我又学了几个新动作。”

Jennie也不清楚为什么她答应了Lisa来陪她训练。今天的夜空很晴朗,不需要施咒也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场地。Lisa领着Jennie坐在看台的第一排。“这里视野会比较好,我就在门柱附近飞。”
“好啦。”Lisa做完了热身,让飞天扫帚悬浮在她的身边。她拿出绑发带,把长发扎成马尾。Jennie看到了她后颈的一小块凸起。一阵微风吹过来,Jennie闻到了刚刚理过的草坪混合着花香的信息素味道。原来是omega。Jennie感到身体里有一股热流涌动,她的脸也开始发烫。
Lisa骑上了飞天扫帚,双脚蹬地,“嗖”地一下飞了起来。她先是在空中做了几个特技,又飞到Jennie这边的看台跟她打了个招呼,就飞到门柱边练习新动作去了。

她的动作漂亮极了。如果说彩英在空中是一只凶猛的猎鹰,那么Lisa就像一只灵活的蜂鸟。她的悬停技术相当娴熟(Jennie从借来的书得知,对于追求手来说,好的悬停技术有利于瞄准和投球),飞天扫帚在她胯下非常驯服,仿佛能读懂Lisa的心思一般。

Jennie从没觉得体育如此地有魅力。她看着Lisa飞行,仿佛幻影移形一般在各个铁环面前切换着。Jennie用手掌给自己的脸扇了扇风。她沉醉在Lisa在空中划出的轨迹之中。就像用门钥匙旅行时一样,每当她看Lisa,肚脐后就像有一只钩子钩了自己一下,然后整个人都头晕目眩。Jennie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Lisa慢慢地飞到看台的第一排,她悬浮在空中,慢慢接近,她的眼睛一直注视着Jennie的。
“我练完啦。”Lisa的表情有些兴奋,好像在等Jennie说点什么。
“你……飞得很漂亮。”Jennie说。
Lisa又飞近了一些,现在她们之间只有几英寸的距离。
“你可真不是典型的斯莱特林。Jen。”
“哦?”Jennie被说得一愣。
“典型的斯莱特林可不会陪格兰芬多练习飞行。”飞天扫帚稳定地载着Lisa飞得更近了一些,她温热的气息吐在Jennie的脸颊上。她小鹿一般的眼睛注视着Jennie,好像在等待着她的邀请。
“典型的斯莱特林也不会吻格兰芬多。”Jennie用手钩住Lisa的脖子,吻了上去。
Jennie试探性地吻着Lisa饱满的嘴唇,她的双唇很柔软。Lisa的飞天扫帚又低了一些,她没有打破和Jennie的吻,双手捧着Jennie的脸,一边吻着她,一边站到了地面上。她的飞天扫帚识趣地站到了一边。
她们吻了一会儿,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
“呃……”Lisa的脸通红,她害羞地挠了挠头。
Jennie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早了,先回去睡吧。”这是她空白的大脑中唯一出现的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