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Feet

HP AU,ABO
设定:
斯莱特林Jennie/格兰芬多Lisa
Alpha Jennie/Omega Lisa

第一章 你一点儿也不懂魁地奇

作为斯莱特林的级长,Jennie最讨厌的就是每年的魁地奇赛季。因为场地的开放有时间限制,不少球员都会冒着学院被扣分的风险在半夜偷偷溜出来练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不必太认真。”跟Jennie同年级的拉文克劳级长金智秀在私底下总这么劝她。但让她对违反规则的人网开一面?开什么玩笑。Jennie是个完美主义者,热衷于遵守规则。即使这意味着她会牺牲很多睡眠时间,顶着黑眼圈去上麦格教授的终极巫师课程。

今天晚上,到目前为止,Jennie已经抓到了三个在宵禁时间过后偷溜出来的学生了。有一对斯莱特林的情侣偷偷跑出来在南塔楼约会,还有一个赫奇帕奇魁地奇队的击球手想去球场练习。现在他们都被Jennie赶回去睡觉了,被扣过分的学院计分沙漏也回归了安静。Jennie叹了口气,把魔杖插回裤子口袋。她从长袍里拽出金怀表看了眼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了。任务完成。她默念了一句,准备回去睡觉。

在回斯莱特林地牢的路上,Jennie经过了格兰芬多塔楼。此时的塔楼大厅十分安静,连Jennie走路时长袍扫过裤子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就更别提从塔楼入口处传来的皮鞋走路的声音了。

再抓最后一个,然后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睡觉。Jennie再次叹了口气,抽出魔杖。城堡里的火把和蜡烛已经都熄灭了,格兰芬多入口处的长廊非常黑。在月光下,她看见一个比她高一些的身影。

“梅林的胡子!” 高一些的女孩差点撞到Jennie身上,骂了一句。
“荧光闪烁。” Jennie抽出魔杖,念道。魔杖的顶端亮了起来。对方比自己高半个头,一头乌黑的长发,刘海盖住饱满的额头。Jennie不知道为什么她棕色的小鹿一样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这么棕。

女孩看上去大概跟Jennie同岁,但她从来没见过她。虽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但在同一所学校念了快七年的书,再加上Jennie已经当了两年多的级长,没理由还有她不认识的同学啊。就连五年级的格兰芬多Jennie也能叫出一半名字了。(谁让鲁莽的格兰芬多总是喜欢打破规矩呢。)

“我都还没抱怨呢。”Jennie没好气地说。她又困又累,有些不耐烦。“你是第一天来霍格沃茨吗?宵禁时间之后禁止外出,一年级分院之后级长就跟你讲过的事。格兰芬多扣十分。”
对方看着Jennie的眼神一开始有点慌张,听到“格兰芬多扣十分”之后,她皱着眉头,有点玩味地看着Jennie。“有一点你说的不对,我不是第一天来,我转学来霍格沃茨已经一星期了。没猜错的话,你就是Jennie吧。”对方见Jennie没说话,接着说,“之前就有队友跟我说过了,偷溜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那个七年级的矮个子斯莱特林。”

“你说谁矮?”Jennie十分想因为对方的无礼再给格兰芬多扣十分,但Jennie一向不徇私枉法,再加上今天她很困,她决定不跟眼前的格兰芬多计较。

“哦,对不起,级长大人。我的错。”对方双手合十对Jennie行了个礼。Jennie被这种夸张的礼节惹得更生气了。格兰芬多再扣十分,在加上一周的课后留堂。Jennie很想说出口。但她在最后关头还是保持了理智。

“你应该庆幸我现在困了。不想留堂的话就赶快回去睡觉吧。”Jennie在说话的时候尽量保持冷静。
高一些的格兰芬多也没有再说什么冒犯的话,只跟Jennie道了一声回见,晚安就转头回去了,她的脚步轻盈,好像丝毫没觉得给学院扣了分有什么不对。
“诺克斯。”Jennie熄灭了魔杖。


今天的魁地奇比赛是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麦格教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错过自己学院的魁地奇比赛的,所以她们的NEWT班提前下了课。Jennie和其他斯莱特林一起到看台上坐下,她们的旁边坐着拉文克劳。

“嘿,Jendeukie,”智秀坐在拉文克劳的学生堆里跟Jennie挥了挥手,然后起身坐在拉文克劳的最边上,也示意Jennie坐过去。Jennie站起来,连说了几个“对不起”才顺利在智秀旁边坐下。
“你怎么也来了?你下午没课吗?”Jennie问。
智秀是个很聪明的学生,尤其在魔咒学和变形课上,几乎没有得过优以下的成绩。但是智秀也从来没错过过一次弗立维教授的NEWT课程。

“为了看她啊。”智秀用眼神指了指赫奇帕奇的候场区,Jennie一眼就看到那个金发的高个子女孩。这名出色的找球手正活动着关节,她的火弩箭静静地躺在脚边。
“为了看彩英你连课都不上了?”Jennie惊讶地瞪圆了眼睛,“看来这次挺认真啊。”
“魔咒学我都复习得差不多了,就跟教授说我肚子疼。他当然信了。”智秀挑挑眉。她从长袍里掏出一只单筒望远镜,用魔杖戳了戳镜筒,念了句咒语,然后递给Jennie。她又拿出另一只望远镜,也在上面施了同样的咒。“预算有限,只能自己做了。”

Jennie在去年的魁地奇世界杯上买过这种望远镜。它的视野可以全程聚焦在你想看的选手身上,还可以回放。但目前要买到这种望远镜还需要去对角巷去才行,霍格莫德还没有。

“顺时针拧镜筒是切换球员特写,”智秀给Jennie讲解着使用说明,“在第一节镜筒敲两下是回放。不过只能回放进球和抓到金色飞贼的画面,时间有限,研究不出那么多功能。”

Jennie拿望远镜看了一下场地,试着调节着球员特写。Jennie第一个看到了赫奇帕奇的彩英(她猜这一定是智秀的默认设置)。她又切换了一下镜头,看到了在彩英身边的那几个击球手、追球手和守门员。Jennie叫不出其他几个的名字。赫奇帕奇这一届的魁地奇队球技平平无奇,每次赢得比赛都是靠六年级的找球手朴彩英灵活的飞行技术和猎鹰般的视力。她能在对方球队还没进过几个球的时候就抓到金色飞贼,迅速结束比赛。Jennie对其他几个球手都没什么兴趣,就转换镜头准备看看格兰芬多的队伍。
她看到了守门员兼队长诺顿、找球手席尔瓦、击球手帕尔玛和阿里,还有追球手佐伊、凯莉和……
等等。
前几天晚上偷溜出来的那个女孩?
Jennie又把镜头推进了一些,那运动长袍无法盖住的修长的四肢、乌黑的长发,信心满满的表情,和那双小鹿一般的棕色大眼睛。就是她没错。

“格兰芬多有新队员了?”Jennie问智秀。
“是啊,我听彩英说,是上星期从泰国转学来的,追球手,也是六年级。”智秀还拿着望远镜一动不动地看着(还能是谁,一定是在看彩英)球场,“听彩英说,她是个天才追球手。所以彩英今天特别紧张。”

现在双方球员都骑上了飞天扫帚,飞到了半空中,等待霍琦夫人开球。
“那天我还在宵禁之后抓到她偷溜出来——”霍琦夫人吹响了哨子,把鬼飞球扔向空中。
“嘘——,”智秀目不转睛地看着望远镜,“哈!金色飞贼就在彩英附近,看她能不能抓到……”
Jennie翻了个白眼,她知道现在说什么智秀都听不见。她无奈地举起望远镜,也随着彩英的身影寻找着金色飞贼。
金发女孩灵活地在半空中追逐着金色飞贼,她敏捷地躲避着撞过来的游走球和看台的旗帜,在观众席上方掠过,引得智秀一阵欢呼。“加油啊彩英!加油加油!”

但今天的金色飞贼似乎比以往还狡猾,有好几次彩英的指尖都快碰到金色飞贼的翅膀了,但它很快又改变了方向。Jennie听到智秀和对面的赫奇帕奇一起叹气。

“今天的金色飞贼太狡猾了,赫奇帕奇队找球手朴彩英又一次与它擦肩而过!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席尔瓦似乎看到了目标,她飞行得很快!彩英也紧随其后,现在彩英和席尔瓦几乎肩并肩了!到底谁会抓到金色飞贼呢?”解说员迪伦在看台高处激动地讲解着赛事,“哦!真不敢相信,今天彩英竟然再一次失误……”

“迪伦在说什么啊?”智秀大声地抱怨着,“他不知道这么解说会影响选手的心情吗?”
Jennie笑了出来。“你就好好祈祷彩英早点抓到金色飞贼吧,因为——”

“格兰芬多再拿下十分!”迪伦兴奋地说着,看台上的比分现在是50比0。“天才追球手真的名不虚传,格兰芬多队的新成员,追球手Lalisa Manoban,哦,她让我们叫她Lisa,已经连续进了5个球了!她的飞行太流畅了,就好像和扫帚融为了一体——”
“迪兰!注意解说要保持中立!”麦格教授拿羊皮纸卷敲了一下迪伦的头。
“格兰芬多再得十分!现在格兰芬多追球手Lisa骑着扫帚在空中做了个空翻,顺便躲掉了游走球,向看台挥手打招呼,她打比赛可真是游刃有余啊……”迪伦又被麦格教授敲了一下头。他吐了一下舌头。

Lalisa Manoban?Jennie把望远镜切到她身上,这名字还挺好听的。Lisa现在跟观众打完了招呼,收起了自信迷人的微笑,又把目光集中在对方球员拿着的鬼飞球上。迪伦说得没错,她的飞行技术是很好——甚至不比彩英差。她和赫奇帕奇的追球手们并肩飞着,和格兰芬多的击球手帕尔玛进行配合。帕尔玛将飞过来的游走球朝她们的方向打过来了,Lisa轻松地骑在扫帚上,做了一个倒挂金钟,避开了游走球。赫奇帕奇的一名追球手摇摇晃晃躲过了游走球的撞击,但是慌乱中失手扔掉了鬼飞球。Lisa倒吊在她的飞天扫帚上向下飞,接到了鬼飞球,她使劲翻转了一下,又正坐在了扫帚上。这动作真漂亮。Jennie默默地赞叹,好像忘了第一天晚上不愉快的经历。

“Lisa又一次飞到了门柱边上,这次赫奇帕奇的守门员能够守住吗?哦!真不敢相信,又进了!现在的比分是150比50,格兰芬多领先一百分!”对面的赫奇帕奇看台发出了巨大的沮丧的嘘声。“如果现在想要追回比分,就只能靠找球手彩英了!彩英今天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啊——哎呀!差点被游走球击中!彩英现在压力很大,因为抓到金色飞贼是赫奇帕奇赢得这场比赛的唯一希望!”迪伦大声解说着,这引来了赫奇帕奇的不满。

比赛正在激烈地进行着,Jennie看着两队的比分差距越来越大。200比50,250比100,350比100……而大多数格兰芬多的比分都是Lisa进球得来的。她大概不止二十五次把鬼飞球扔进了铁圈里,而赫奇帕奇的守门员好像被施了夺魂咒一样,迷迷糊糊,一次都没有预判拦截成功。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在看台上大声整齐地喊着Lisa的名字,黑发女孩骑在扫帚上朝人群挥手,她红色的战袍在高处的风中飘扬着。

“彩英啊,打起精神啊!”智秀焦虑地抖着腿,目光跟着彩英,连眼睛都不敢眨。

“赫奇帕奇的彩英现在正在全速向下俯冲!会是金色飞贼吗?她飞得太低了,却丝毫没有减速!实在是有点冒险!但现在抓到金色飞贼,起码赫奇帕奇会输得好看一点!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已经放弃了追逐,但彩英还在俯冲!这太危险了!”

Jennie马上把望远镜聚焦在彩英身上。现在她离地大概只有几十英尺了,金色飞贼在阳光下一闪,离彩英的指尖只有几厘米。

飞贼还在向下飞着,彩英也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加油啊,彩英!”智秀大声喊着,几乎破了音。

当扫帚俯冲到离地面只有两英尺,彩英来了个急刹车,但是她却没有跟着扫帚停下。她从扫帚上跳了下来,左手向前抓着,然后整个人缩成一团,摔在地上向前翻滚了几下。
智秀惊呼了一声,扔掉望远镜,跑下了看台。整个看台安静极了,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彩英抓到金色飞贼了吗?从高速俯冲的扫帚上摔下来,不知道她会不会受伤?”迪伦关切的声音从喇叭传出来。

过了十秒钟,金发女孩站了起来。她举起左手,金色飞贼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整个球场都沸腾了,就连斯莱特林都为彩英加油欢呼着。

“彩英的运动精神太感人了!最终比分350比250,赫奇帕奇虽败犹荣!”

Jennie看到智秀跑到了赛场上,跟彩英紧紧抱在一起。


虽然赫奇帕奇输了比赛,但是彩英在学校的知名度更高了。“那个从几百英尺的空中俯冲下来抓住金色飞贼的找球手”,大家在看见彩英的时候都会悄悄地跟身边的人议论。彩英倒觉得没什么,但智秀却骄傲极了。看到路人谈论着彩英的高光时刻,智秀都会搂着彩英的肩膀,指着她对那些人说“没错没错,多谢,就是她。”Jennie只能在一旁翻白眼。

比赛当天好是星期五,Jennie和智秀打算带彩英去霍格莫德逛一逛,犒劳她一下。Jennie本不想当电灯泡,但是智秀坚持要Jennie陪她,因为“我们才刚开始约会,两个人的时候我会害羞”。

她们买了一堆零食,也买了几卷羊皮纸,最后决定在三把扫帚酒吧吃点东西再回去。Jennie和彩英相处得也非常愉快,金发女孩的性格随和极了,Jennie觉得她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她们在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坐下来,点了三杯黄油啤酒。在智秀还在大夸特夸彩英的球技时,一群人吵吵闹闹地推开了三把扫帚的门。

“阿不弗斯,8杯黄油啤酒!”其中一个人对着吧台大声说。

Jennie抬头看了一眼,是一群格兰芬多。她看见了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诺顿、阿里和佐伊,还有几个人被这几个高个子给挡住了。他们坐到吧台,侧对着Jennie一桌。
黄油啤酒一杯杯飞到了他们手上。诺顿举起酒杯,对着坐在吧台正中间的人说:“这一杯敬Lisa,格兰芬多的明星球员!”
其他人也举起杯子,“敬Lisa!”
“行了行了,大家伙。哈哈,谢谢。”
Jennie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的笑声听上去也不过就是个八岁的小孩,是怎么做到在球场上魅力四射的?

“格兰芬多那个新来的真的挺厉害的。”彩英喝了口黄油啤酒,说道。“阿不弗斯,请给我来一份土豆泥。”她对着吧台喊了一声。

“哪有你厉害。你让她俯冲一个试试?”智秀伸手擦掉了彩英嘴唇上的啤酒沫。彩英羞涩地笑了一下。

“俯冲吗?我确实不敢。你真的很厉害。”黑发格兰芬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她的脸红扑扑的,应该是刚比赛完兴奋劲还没过。“今天的比赛我很过瘾。”她说着,向彩英伸出手,“我叫Lalisa Manoban,人们都叫我Lisa。很高兴认识你。”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彩英。朴彩英。”彩英跟女孩握手。“这是我女朋友金智秀,这是我们的朋友金珍妮,她们都是七年级。”
“你好,智秀。”女孩跟智秀握手。Jennie看见在彩英说智秀是她女朋友的时候,智秀的脸红了。“你好,Lisa。比赛很精彩。”智秀言不由衷地说。Jennie听出来智秀对赫奇帕奇输了比赛有些不愉快。

“我们之前见过了,Jennie。”但女孩对Jennie伸出手。“不过,很高兴重新认识你。”
“我也是。”Jennie友好地握了握手。这个人怎么总这么自信?

“要不要跟我们再喝点,聊聊?今天队长请客。”Lisa用头指了指吧台,那里刚好空了四个座位。

“不了,我们得回去复习了。还有几篇论文没写。”智秀站起身,把几枚银西可放在桌子上。Jennie也站起来。彩英见智秀和Jennie站起身,连忙往嘴里塞了几口土豆泥,对Lisa说了声拜拜,就随她们一起离开了。

“那孩子可真没礼貌。邀请你去跟她们庆祝,什么啊?”智秀和彩英、Jennie从三把扫帚出来,愤愤地说。
“欧尼,这你就不懂了,这是运动员之间的互相欣赏。”彩英说了一句。智秀哼了一声。“吃醋了?虽然说性别不重要,但我对Alpha可不感冒。”彩英揽着智秀的肩膀说。“无意冒犯,Jennie欧尼。”
Jennie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事,你没有冒犯。”智秀有时候可真够别扭的。

“不过有一点智秀说的对。”Jennie打算为智秀挽回一点面子,“那孩子真的没礼貌。我前些天晚上抓到她偷溜出来,她竟然还说我矮。”

Jennie看到彩英想笑,但是憋住了。

“抓到她偷溜出来?你怎么没跟我说这事儿?”智秀抓到了转移话题的机会,赶紧问。
“我在比赛开始前说了啊,你让我闭嘴,因为你要看彩英比赛。”
“你——她偷溜出来干嘛?”智秀瞪了Jennie一眼,继续问。

“我猜是去练飞行?最近格兰芬多总是约不到场地。可也不能在宵禁时间溜出来啊。真让人头疼。”
“虽然我才刚认识你,欧尼,”彩英搂着智秀,笑着对Jennie说,“你可能功课全优,但你真的一点儿也不懂魁地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