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棕榈泉第三章

舞会与左轮手枪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Jen,我怎么离开呢?穿着这个,”Lisa指了指身上的浅蓝色病号服,“我都不可能走出医院大门……”

“有我在的话我们就可以。”Jennie用坚定的语气说。“这周末,汉诺威特地邀请了州长和一些官员、记者什么的来棕榈泉的舞会,不知道你听说没有。”

Lisa点点头。

“汉诺威把你们当成展品,”Jennie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他觉得如果你们能够在舞会那天像正常人一样社交,那么就说明,他的疗法见效,也就可以向州长申请更多的资金。所以那天你有机会在八点之后活动。明天我会给你带一套礼服。”Jennie笑了笑,“你穿上一定会很好看。到时候,我想办法把你带出去。”

Lisa的眼睛亮了一下,但随即那神采又消失了,“可是……门口有警卫。还有那么多护工……”

Jennie凑过去,捧起Lisa的脸。“听着,宝贝,我们会成功,但是我需要你的配合。让我好好想想,明天下午我们在公园谈。”她亲了Lisa一下。Lisa留恋地不想结束这个吻。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在评估的时候撒谎吗,Jen。”Lisa轻轻说,她的气息呼在Jennie的嘴唇上。

“嗯?”Jennie继续一下下轻轻吻着Lisa。

“在我们见面的那天,我就爱上你了。我想着,如果能晚一天出院,我就可以多看你一天。”

***

等Jennie开车回到她的公寓,已经快十一点。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几件套装、长裙、两双高跟鞋。她从床头柜拿出一只白色的信封,里面有大概两百美元的现金。“身边永远要有一些供急用的现金”,这是小时候妈妈就告诉Jennie的话。这些钱大概足够她和Lisa到墨西哥去了。最后,她掀开床垫,拿出藏在下面的一把左轮手枪,放进行李袋里。

第二天上午,Jennie去百货商店给Lisa挑了一件绿色的露背连衣裙。她比Jennie高几英寸,骨架也更大些,没办法穿下Jennie的裙子。她请求店员把包装尽量弄小一点。店员不耐烦地包装着,翻了几次白眼,直到那个包装小到可以放进Jennie的手包。

“Jennie,你今天不是晚班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哈克热情地问。他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即将到来的舞会给整个医院都带来了节日气氛。

“嗯,我家的空调坏了,太热了,就早点过来了。”Jennie笑着说。她的心情也不错,她有些等不及想看Lisa穿上那件裙子。

“Jennie……”哈克见Jennie打完招呼就要走,连忙叫住她。“我在想……呃……”哈克挠挠头,他完好的那半张脸像熟番茄一样红。“周末的舞会……大家都可以邀请一个舞伴……”哦,哈克。“所以……我想……你能不能……”

“可以啊。我在卢西亚也不认识什么人。而且,比起汉诺威和史蒂夫,你算是最佳的选择。”Jennie没等哈克讲完,就很愉快地答应了。

“真的?上帝啊,太好了。谢谢你,Jennie。”哈克兴高采烈地走了。

哈克是个善良的男人。Jennie想。她其实还蛮庆幸哈克问了自己,因为医院的保安史蒂夫,一个过度肥胖的中年白人,每次见到Jennie都挤眉弄眼的,让她很不舒服。而汉诺威医生,Jennie想,如果她跟汉诺威跳舞的话,八成会因为Lisa的事忍不住给他的裆部来上一脚。

“喜欢吗?”Jennie坐在Lisa的床上,看着她穿着自己为她挑选的浅绿色露背礼服。礼服的后背的V字延伸到腰部以上15公分的地方,肩部的宽度刚刚好。Lisa在Jennie面前转了一圈,难得地笑了。她朝Jennie走过来,俯下身吻她。“谢谢你,Jen。”

“今天谢我的人也太多了。”Jennie笑着帮Lisa脱下连衣裙,“换好衣服,我们出去吧。在房间里太久会引人怀疑。”

“哈克邀请我做他的舞伴。”现在她们已经在公园里了,Jennie尽量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慢悠悠地推着Lisa的轮椅。

“哦?”

“你不会吃醋吧?”Jennie笑着问。

“就算你不答应,两个女人也不能一起跳舞啊。更何况我是全医院都知道的同性恋。”Lisa的语气里有些失落。

“我倒是不在乎。但是哈克是个好人。而且,我们最终的目的也不是去跳舞,不是吗?”Jennie用尽量不明显的动作抬手捏了捏Lisa的脸。“说正事儿。我会跟哈克先跳一会儿舞。汉诺威依赖药物,所以他在发表讲话前半小时一定会去储药间偷偷服用氯丙嗪,这是他的习惯。我会跟他出去,然后消失一会儿。等我再出现在舞厅的时候,你就偷偷溜出来。有人问你你就说去厕所。知道吗?”

“我怎么觉得你有什么没跟我说呢?”Lisa问。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Jennie停下来,走到Lisa面前蹲下。“你只需要做到我说的,其余的都会没问题的,知道吗?”

Lisa点点头。

***

巴克特护士长站在大厅,颐指气使地吩咐其他员工布置场地。舞厅是酒店本来就有的,位于前台大厅的侧面,只是之前摆满了桌椅,供家属来访时使用。现在的舞厅已经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大厅的两端分别放置了稍后会被摆满的自助餐长桌,桌上还铺了红色丝绒桌布;小舞台中央摆了一个麦克风架,旁边的桌子摆上了唱片机。就连本来就很干净的地毯也被彻底清洗过了。

Jennie大致观察了一下地形,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她和Lisa可以很顺利地出来。

现在她整理好的行李就放在后备箱里,手枪在手包里。快七点半的时候,Jennie去换上舞会穿的衣服。她今天选择了一套白色的裙子,裙摆稍微超过膝盖。她还戴上了来美国前妈妈送给她的一串双层珍珠项链。那不是什么珍贵的珍珠——大概价值几美元的淡水珍珠罢了——但对于Jennie来说,这是她最重要的东西。今天她即将要戴着它,把她心爱的人救出来。

快到八点的时候,棕榈泉的前门停满了车,人越多越方便。Jennie心里想。汉诺威简单做了个开场白,舞池里的人渐渐多起来,大家纷纷找到自己的舞伴,跟着音乐跳起舞。

哈克也不知从哪租来了一套西装。不太合身,但看得出来他很仔细地熨烫过了。他有分寸地搂着Jennie的腰。“还不知道你会跳舞呢。”Jennie说。哈克尽量让自己的右脸对着Jennie。“以前在军营里学过一点。圣诞节的时候,如果敌方没有挑衅,我们就会出去找姑娘跳一跳。”哈克羞涩地说。Jennie能感觉到他的手有些颤抖。

“Jennie。我们也认识一段时间了,对吧?”哈克突然换了个话题。

“对啊。”

“我在想,你很漂亮,聪明,很善良,我是说,看你对待病人的态度就知道了。我知道我可能不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但是我想知道……”哈克用一个个非常短的句子小心地铺垫着。

Jennie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想过哈克会对她有朋友以外的感情。但是——Jennie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Lisa。有几个男的病人走过去邀请她跳舞,她都拒绝了。现在Lisa抬起了头,看着Jennie。她穿那件绿色连衣裙漂亮极了。

“对不起,哈克。”Jennie重新看着哈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Jennie低下头,吸了一口气,“可是我对你,对男人,没有那种感觉。你能懂吗?”

“哦,”哈克的语气既失望又释然,还有些恍然大悟,“哦,原来……对不起。我以为……”

“但你永远是我最信任的人,好吗?”Jennie真诚地说。

哈克的脸又变得很红。“当然了,Jen。当然。别担心,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一首歌结束了。一些人继续在舞池中站着,另一些坐下休息。Jennie看到汉诺威离开了舞池,向门外走。“不好意思哈克,我去一下洗手间。”

***

从前台大厅穿过去,就是储药间。汉诺威每天都会从储药间偷一些氯丙嗪来服用,有时候还会就威士忌服下。今天的汉诺威也不例外。

他急匆匆快步走到储药间,氯丙嗪,氯丙嗪……

“在找这个么,医生?”Jennie右手背着手,左手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的药瓶,在汉诺威面前晃了晃,药片碰撞瓶身,发出清脆的响声。

“金护士,你……”汉诺威医生猛然转身。

“每天盘点药的时候,我就发现氯丙嗪对不上库存。偷用药物可是会让你丢了院长职位的啊。” 

汉诺威向前一步,想用气势压倒Jennie。但是他既不占理,个子又太矮。“把药给我,金护士。我有一百种方式开除你,也可以说药是你偷的。”

“也许吧,但是现在我没那么多时间。”Jennie把右手伸出来,握着她的左轮手枪。“你叫的话,我会开枪。现在到办公室去。”

汉诺威怀疑地看着Jennie手里的枪。

“我履历上写了我在朝鲜做过战地护士吧?但有一点我没说,我也上过不少射击课。想试试吗?”

汉诺威举起双手,摇摇头。

“很好。现在带我到办公室去,有点事想求你办。”

*** 

“这下满意了?”汉诺威不情愿地在一张纸上签了字、盖了章,把文件夹递给站在他后面的Jennie。Jennie把纸抽出来放进手包里,将文件夹丢到地上。

“谢谢配合。”她上前一步,把准备好的浸泡了乙醚的手绢捂在汉诺威的口鼻处。他起先挣扎了几下,很快就晕过去了。Jennie又把他的四肢绑在了椅子上,用胶带封上了他的嘴。

万事俱备。她走出去,锁上了院长办公室的门。

距离汉诺威发言大概还有五分钟。到时候看不见汉诺威的人影,巴克特肯定会第一时间出来找。Jennie一边快步回到大厅,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她走到舞厅的拱门处,发现Lisa已经在离门口最近的椅子上东张西望了。她看到Jennie回来,欣喜地站起身。这时唱片机正放着一首爵士乐,大家跳的十分欢快,甚至没有一个人注意到Lisa溜出来。连保安史蒂夫都在和一位病人投入地跳着。

“都办完了?”Lisa走出来问。

“上车说。我给了你一个惊喜。”

“你们去哪?”

天杀的。是巴克特。

“出去透透气。”Jennie把手伸进手包,捏紧了手枪的枪柄。她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带病人出去透气?”巴克特站在大厅的中央,大声说。但舞会太热闹了,并没人注意到这边。

“她不是病人。”Jennie感觉到Lisa有些害怕了,她用力捏了捏Lisa的手。

“还轮不到你来诊断。马诺班小姐,你现在回去,我不会上报给院长。”

“她不能回去。她没有病。你别逼我。”Jennie拉开了枪的保险。

“哈!不然会怎样?你以为你是谁啊,Jennie Kim?一个精神病院的小护士,亚洲人,你去哪找工作?除了这,你最好的归宿就是红灯区,你们这群人不就是——”

砰!

Jennie开了枪。巴克特倒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哀嚎。她抱着膝盖在地上打滚。

“Jennie,你怎么……”没等Lisa问完,Jennie就拽着她飞奔下楼梯。“打了她的膝盖,没大事。”舞池中的人们终于听见了枪响,这引起了不小的骚乱。大家惊呼着,有几个人跑出来,看见倒地不起的巴克特护士。

“是她们,抓住她们!”Jennie听到有人喊。

Jennie紧紧拉着Lisa的手,跑向自己的车。

“Jennie?”哈克叫住了她们。

哈克被Jennie拒绝后就一个人来停车场抽烟,正巧看见Jennie和Lisa。

Jennie打开车门,让Lisa先上车。

“哈克,”Jennie不想伤害哈克,她用哀求的语气说,“我们没有时间了,我不想伤害你。求你了。”

“原来你和Lisa……”哈克看了一眼副驾驶的Lisa,又看了眼Jennie。

他往大厅正门的楼梯那看了眼,有几个男人已经冲过来了,史蒂夫还准备掏枪。

哈克深吸了一口气。“走吧。快走。”

“谢谢你。哈克。我会给你写信的。”

Jennie发动引擎,车子疾驰着开出了停车场。

“你怎么……你是怎么……”Lisa既惊讶又激动,有些语无伦次。

“哎呦,淡定点,Lili。”Jennie笑着说。“我都知道你想问什么。第一个问题,我有没有伤害谁,对吧?”

“嗯。”Lisa问。

“对我有点信心,好吧?”Jennie大笑着说。“汉诺威医生呢,醒来可能会有点头疼。还有面临着滥用药物和偷药的指控。”她伸手摸了摸Lisa的脸,“我们Lisa这么善良啊?我本来想把他绑起来电到休克来着。以牙还牙。但是实在是没时间。

“至于巴克特护士呢,救治及时的话,顶多走路有点跛脚,她应得的。”Jennie握了握Lisa的手。

“你从哪来的枪啊?”Lisa才放松下来,“还有,会不会有警车追我们之类的……”她看了眼后视镜,夜晚的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来美国之后我就一直备着,我住的地方治安不太好。来美国之前我跟一个士兵学过怎么用枪。至于警察,等他们赶到棕榈泉,就会发现,没有死人、没有失窃,他们应该不会立案去追捕一个出逃的病人吧?‘棕榈泉让病人参加舞会之后趁乱跑了’,这新闻标题听上去可不利于医院形象。”

“还有问题吗?”Jennie问。

“我们去哪呢?”Lisa问。

“哦,对了。”Jennie歪歪头,指了指被她扔到后座上的手包,“打开包,里面有惊喜。”

Lisa伸手把包拿过来。里面有一张折叠得不太整齐的纸。“打开看看。”

Lisa把纸展开,“康复出院证明?”

“拿着这个回家吧,拿回属于你的东西。”Jennie专心开着车,没看Lisa。

“Jen。你……”Lisa带着哭腔说。

“别哭啦。起先我想着带你一路开到墨西哥去。但我后来想了想,你值得有第二个选择。所以我跟汉诺威做了个交易。我不告发他偷库存的事儿,他就可以继续当院长,给你签的出院康复证明就一直有效,好吧,短时间内有效。你的人生跟我的不一样,Lisa。我送你回家,然后我可以再找工作。没什么亡命天涯的戏码什么的。”

Lisa半天没说话。等她终于,终于开口了,Jennie听到她说:

“可我只想要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