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棕榈泉(二)

第二章 电击法与水疗室

“上一次的手术观摩不太成功,这让我意识到了,”汉诺威医生站在会议室的中央,旁边放着一具供手术示范用的女尸,“也许使用手钻钻穿蝶骨,给颅骨开孔这样复杂的手术不适合在公众面前展示。”他走向身后的铁皮桌子,“所以今天,女士们先生们,我将要展示一种不会引起大量出血的、非常便捷的额叶切除手术。使用的器具也非常简单,只需要一把家用冰锥。”他拿起桌子上的那只冰锥,走向尸体。

“这种方法只需要我们通过病患的眼窝,”他将冰锥的尖端对准尸体的左眼,“将冰锥穿过紧贴着眼窝顶部薄薄的一层骨头。”Jennie听到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我们轻敲冰锥,使其进入额叶五厘米,”汉诺威医生调整着冰锥的角度。Jennie注意到上次手术没在场的部分护士已经开始干呕了。“进入后,再将冰锥旋转40度……”

坐在Jennie后排的巴克特护士长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呕吐声。Jennie忍不住笑了一声,她想也许巴克特听到了,但她不在乎。汉诺威医生停止了手术,他看上去十分恼火。他拔出冰锥,快步走到巴克特护士身边,开始高声训斥她:“告诉我,巴克特,你还是一名护士吗?还是胆小无用的家庭主妇?如果你觉得这项工作你无法胜任,那我劝你赶快辞职!现在把地擦干净!”

今早的小插曲果然让Jennie吃了点苦头。事实证明,巴克特护士不仅听到了Jennie的讥笑声,还记仇了。她将Jennie的轮班调整成了一星期三个夜班,两个白班。

没人想在夜晚的精神病院值班。

夜晚总能让一些患者感到兴奋,他们有的在房间里大喊大叫,有的发噩梦不断哭嚎。还有一些重刑犯在地下室的小隔间里大声嚷嚷着什么,令Jennie心惊。不过好在哈克也被调到了夜班,这让Jennie稍微安心了一些。

“我怎么觉得是我连累了你呢。”Jennie刚刚和哈克将发病的病人安抚好,坐在大厅前台叹着气说。

“你看我这样子,”哈克指着自己被毁掉的左脸,“你觉得巴克特看我顺眼吗?她早就想把我调到夜班了,这样她就不用整天都看到我。”哈克笑了笑说道。

“往好处想,一星期还有两个白班呢。”Jennie无聊地摆弄着电话线。白天。她想到了Lisa。“303的女孩这两星期还好吗?”Jennie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我听汉娜她们说,最近她都很安静。上星期她姑妈又来探访了一次,她的表现也很正常。问她干嘛?”

“没事,就是突然想起来。上次她被注射过量镇静剂,觉得挺可怜的。”

“如果下一次评估她没问题的话,药量应该会减少吧。也许就能出去了呢。”

希望如此。

***

因为新的手术方式还要等州长审批,所以Lisa暂时躲过了额叶切除手术。Jennie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能说她不关心其他病患,但这个泰国女孩总是能莫名牵动她的心,她说不好是为什么。就比如,她在看其他护士推Lisa出去散步时,总是想办法劝同事去忙别的,让她来带她晒太阳。大多数情况下同事们都会同意,因为在她们看来,Lisa实在是很无聊的一个病人,她多数时间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今天Jennie又一次成功地从莫莉手中接过Lisa的轮椅把手,有机会把她推出去走走。天气格外好,Lisa的心情也比以往好一些。她们走到花丛边上,有一些小鸟在灌木丛旁高一些的树枝上站着。“那是暗眼灯草鹀。”Lisa指着一只蓝灰色的小鸟说。“还有加州唧。”她又指了指远一点的几只灰色小鸟。

“在我看来,它们都叫‘鸟’。”Jennie笑着回应。“你很了解鸟类吗?”她推着Lisa继续往前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观察鸟类的好地点。

“我小的时候,爸爸常带我在花园里看鸟。或者去野外,在他不忙的时候。这里的鸟类跟瑞士的不太一样,但是这些我都在书里见过。”

“有时间多给我讲讲。”Jennie不懂看鸟需要挑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她没有问Lisa,只是推着她在花园里一圈圈慢慢逛着,看Lisa的目光锁定在哪里,就停一下,等她把看到的鸟类介绍给自己听。一些小鸟很警觉,看到有人类过来就飞到远一些的树上去了。“果然肉眼看到的还是有限啊。”Lisa有些遗憾地说。

“最近你姑妈没再找你麻烦吧?”Jennie问。

“我按你说的做了,她无非就是想来找一些我不听话的证据,阻止我出院。我当然不能让她得逞了。”

“乖。”Jennie夸奖道。但她意识到了这句话似乎有些过于亲密,所以没再说话。

“今天我去评估了。”

“怎么样?”

“问了我很多问题。我觉得答得挺好的。我按你说的,都用‘正常人’的思维回答了。汉诺威医生很满意。”

“那就好。”

“但是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我做不到不如实回答。”

“什么?”Jennie的胃像被一把钩子钩住了似的。

“他问我,是不是还想和女人产生感情、发生性行为。”Lisa的语气很平静。

“你怎么答的?”Jennie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说是。对不起,Jen。我想说出标准答案,早点出去。但我没办法撒谎。”

***

Lisa在这一点上总结得没错,即使她没有接受额叶切除手术,暂时躲过一劫,但鉴于她在上一次评估中的表现,总免不了接受其他的治疗。

等Jennie再一次有机会跟Lisa说上几句话,已经是一星期后了。这几天巴克特护士长的心情格外地好,所以将Jennie的夜班减少到了一星期两个。

Jennie打了卡,正巧碰见哈克推着Lisa往303走。轮椅上的Lisa神情呆滞,嘴角还有些脏东西。她的衣服前襟也湿了一片。

“怎么了?”Jennie问哈克。

“电击治疗。”哈克向治疗室的方向偏了偏头,怒气冲冲地说。“如果汉诺威医生没有停止的话,我都想出手制止他了,我才不在乎什么狗屁工作!”

Jennie蹲下来,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绢,替Lisa擦嘴。她的眼圈红了,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交给我吧,哈克。你早点回去休息。谢谢你。”

Jennie将Lisa送回303,帮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扶着她去漱了口。Lisa的身体还在颤抖着,Jennie扶她到床上,帮她按摩身上的肌肉。

“去了几次了?”Jennie打破了沉默。

“三次。”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因为不想给你造成困扰啊。而且我觉得扛得住。无非就是让我看着女人的裸体杂志然后电击,每次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Lisa云淡风轻地说着,好像她才是治疗别人的医生。

“就撒个谎,说你不想要女人了,有多难呢,Lisa?早一点出去不好吗?”Jennie带着哭腔说着。如果你早一点出去,我也许会带你一起去郊外看鸟。但她没有说下去。

“那天你问过我之后,我认真地想了想,Jennie。我出去了能干嘛呢?继承爸爸的遗产,然后守着大房子孤独终老吗?我不想跟他们斗了,Jen。我觉得累。也许姑妈说的对,我真的需要治疗呢。”

“你这是电击劲还没过,说的胡话。你没有病,Lisa。说你不正常的人才应该接受治疗。我要下班了,答应我,今晚好好吃饭。”Jennie整理了一下Lisa的刘海。“到了发药的时候,就把药藏在舌头下面,等护工走了再扔到马桶里冲走。知道吗?”Lisa抱着膝盖,点点头。

***

Jennie看了眼当日的治疗行程表。没有电击治疗。很好。这就意味着Lisa今天暂时能够轻松度过了。哈克今天也是白班,他们除了一起分发药品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事做。Jennie和哈克还有汉娜在一起吃了顿简单的午饭,他们边吃边谈论巴克特护士(她此时正在大厅正中央的单人沙发上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看言情小说)无望的单恋。

午饭后,巴克特护士长叫来了Jennie和哈克。“今天有新的治疗方法和仪器来。汉诺威医生去和州长吃饭了,所以需要你们配合我一下。”巴克特拿着一张纸,在他们面前晃了晃,“汉诺威医生把治疗方法信任地交给了我,所以今天你们要严格按照我说的执行,一步都不能少,知道吗?”她用骄傲的表情看着Jennie和哈克说,好像她拿到了一封总统来信而不是治疗步骤。Jennie和哈克点点头。

“你去把303房的病人推到地下的大盥洗室。”巴克特对哈克说。Jennie的心一沉。哈克为难地看了一眼Jennie,转身走了。

Jennie随着巴克特来到地下的大盥洗室,这是一间大概二十平方米的盥洗室,装着一道防盗铁门,整个房间都铺着马赛克瓷砖。房间的中央放着两个不锈钢的浴缸。浴缸上有盖子,其中一个的水龙头上还连接着一个温度计。

哈克把Lisa推过来了。

“现在把马诺班小姐放到这个浴缸里。”巴克特指着带有温度计的那个浴缸。她打开浴缸的盖子,水汽立马冒出来。

“这看上去很烫。”Lisa说了一句。Jennie担忧地看了眼Lisa,和哈克交换了一个眼神。

“没有很烫,才37度而已。”巴克特说。她使眼色让Jennie和哈克快点行动。他们迟疑地将Lisa放进浴缸,盖上盖子。

37度的水温应该还可以。Jennie心想。

“冷热水浴法,这套设备可是从瑞士,你的老家进口来的。”巴克特护士对Lisa说。Lisa僵硬地笑了一下。

“它可以非常有效地治疗女同性恋,目前为止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声称自己被治愈了。现在把水温调到48摄氏度,泡20分钟。”巴克特念着纸上的步骤,把温度阀调高。

“好烫。”温度逐渐上升,Lisa开始有些紧张。

Jennie和哈克手足无措地站在浴缸边。“你确定温度没有错吗?48度,20分钟,会烫死人的!”Jennie问道。

“你是在挑战我的权威吗,金小姐?别忘了,我才是护士长,你们要是不满意可以脱下制服走人。”

现在温度已经上升到了48度,Lisa的脸变得非常红,她一开始咬着牙,忍受着过高的水温,急促地呼吸。

过了五分钟,Lisa终于忍不住,她开始高声求饶。“求你了,真的很烫……我保证,我以后会改的……”她在哀求着,Jennie的眼泪也在眼圈打转。她站在Lisa旁边,双手攥成拳头,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去调低水温。

“巴克特护士,我觉得真的可以了。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哈克求情。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就算再遵医嘱也要看病患情况吧?”Jennie带着哭腔说,“你没看她都快被烫熟了吗?”

“汉诺威医生特地交代,一分钟都不能少,你们觉得你们比汉诺威医生还要懂得如何治疗病人吗?别忘了,哈克,除了棕榈泉,没别的地方会雇佣你,因为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把所有人都吓跑!我不管你是二战英雄还是替哪个将军挡过子弹,在棕榈泉,你的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还有你,Jennie Kim,这年头你这种人要到哪里找工作呢?”

时间过得慢极了。Jennie觉得秒针每跳动一下,大概要花一个小时。她担忧地看着Lisa,此时她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

计时器终于响了。Jennie和哈克连忙打开盖子,将Lisa从浴缸里捞出来。

巴克特又打开了另一只浴缸的盖子,里面装满了冰块。“现在把病人放到这里。”

“你认真的?”哈克问。Jennie觉得哈克下一秒就可能给巴克特的脸上来一拳。即使哈克不这么做,她也十分想给巴克特一拳。

她抬着Lisa的脚,她是那么轻,那么柔弱。她的全身都被热水烫得通红,已经晕过去了。Jennie的手微微颤抖着。要反抗吗?但是丢了工作,我这样的人还能去哪呢?

巴克特逼迫哈克和Jennie将Lisa放进冰块里。Lisa被瞬间激醒了,她倒吸了口气,在冰冷的水中大幅度地颤抖着。

“再十分钟。”巴克特打开了计时器。

Jennie心疼地看着Lisa,但Lisa没有看她。她闭着眼睛,好像在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切。

她一定对我很失望。Jennie想。

计时器刚响,Jennie和哈克就把Lisa抬了出来,放在轮椅上。巴克特护士耍够了威风,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个治疗还要多少次?”Lisa问。哈克留Jennie和Lisa在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不清楚。我们是临时被叫过去的。”Jennie回答。她小心地帮Lisa脱掉衣服,尽量不刮伤她脆弱的皮肤。

“这反倒比电击还糟。”Jennie将Lisa的一绺头发掖到耳朵后面。

“没有哪个治疗更好。不过起码这个治疗结束之后身上干干净净的,省了你们的麻烦。”Lisa又恢复了那种平静。她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

“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吧。”Jennie说。

“你又在担心什么呢?病人又不是你。”Lisa问。

Jennie没回答。Jennie在担心什么呢?她也说不清楚。她只知道,看到别的病人痛苦,她会觉得很同情他们;但是看到Lisa痛苦,Jennie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会想保护她。她说不清楚这是种什么感情,但她知道,她不会再让Lisa再经历一次所谓的“治疗”。

“我会想办法,Lisa。”

会想办法保护你。

Lisa抬头看着她。“想办法?这大概意味着你会丢了工作,Jen。之后你去哪呢?”

我们一起离开。去墨西哥,或者加拿大,或者瑞士……

“我不知道,Lisa。但我会想办法。我只知道,”Jennie觉得有什么情绪哽在喉咙,她的胃里也有东西在打结,那个结在不断向上,害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Lisa用小鹿一样的棕色眼睛认真地看着她,她的嘴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她什么都没说。

Jennie吻了Lisa。她小心地吻着她,尽量不碰到她险些烫伤的皮肤。

***

巴克特护士长的心情又再一次地很差,因为设备故障,水浴法相关的所有疗程都不得不终止。而汉诺威医生去南加州参加研讨会了,他叮嘱巴克特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设备故障当然是人为的,这多亏了哈克。他不知从哪找到一把钳子,把盥洗室的总水管给敲断了。“我才不在乎丢了工作,Jen。不应该有人遭受那样的折麽。只有纳粹才会做那种事!”

今天的棕榈泉格外安静。当班工作人员除了保安之外,只有Jennie和哈克。Jennie悄悄到Lisa的房间去,看到她还没睡。

“嘿,今天怎么样?有没有把药扔掉?”Jennie反锁上房门问。

“嗯。”Lisa很乖地点头。看见Jennie,她的眼睛都亮起来。

Jennie从背后拿出一个长方体的礼物盒子,递给Lisa。“我跟他们打了招呼,说这个你可以随身带着。”

Lisa接过盒子,揭开丝带,里面是一只单筒望远镜。

“以后看鸟的时候,就不用担心它们飞远了。”Jennie说。

Lisa沉吟片刻,轻轻用手摩挲着镜筒。“谢谢你,Jen。但我想可能用不上了。”

Jennie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你没听说吗?那个新的额叶切除手术被州政府批准了,我就是下一批。我姑妈已经签字了。”

Jennie的眼泪涌出来。她坐下来,紧紧抱着Lisa。“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没关系的Jen,即使切除了额叶,我想我也会记得你啊。”

“那不一样啊,Lisa。”

我会带你离开,我们一起走。这个念头一下下冲撞着Jennie的大脑。

“我们一起离开这吧。”Jennie终于说出了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