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 25

Chapter 25  “我不再是那个小女孩了”

“六度分离。” Jennie窝在Lisa的颈窝处,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她们刚刚进行了结合,房间里的温度仍然很高。“普通人类都可以通过六步建立联系,所以你认识了我哥哥也不奇怪啊。”

“可我们不是普通人类呀。”Lisa的长手揽着Jennie,拇指在她背后画着圈。“能完美结合的哨兵和向导的生命轨迹是注定会在某一点重合的,即使没有你哥哥,我们也会在某一刻建立一个联系。”

“看不出来我们Lili还是个浪漫派。” Jennie刮了一下Lisa的鼻子。

“你没看出来的事儿多了。” Lisa凑过去给了Jennie一个长吻,Jennie发出了满意的哼声。

“我觉得我们得起床了,也不能就这么把她俩晾在隔壁啊。我们已经一天一夜没出门儿了。” Jennie缓缓起身,准备穿衣服。经过了和哨兵的结合,她的身体状态好了不少。智秀和彩英又在这期间设法搞到了一些给哨兵的营养针剂,现在Jennie已经能勉强自己走动一会儿了。

“让我来。” Lisa赶紧帮Jennie把剩下的衣服穿好,又穿上自己的衣服。“正好还有两个人要审呢。”

***

智秀和彩英虽然平时一副小甜心的样子,也对朋友贴心有爱,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她们对敌人绝不手软,有时还能想出一些“不太人道”的逼供方法来。不过无伤大雅,大多数情况下,她们都有能力使审讯对象对知道的信息和盘托出,又能够安全抽身。

不过今天她们需要审的是两个硬骨头。

她们将普雅和班汉关在东区的一处地下储仓单元里,整个房间做了很好的隔音,可以隔离掉“犯人”们的鬼哭狼嚎。

“我再重复一遍问题。说出这次在Y市行动的你们的经手人,你们两个就能囫囵个回家。就这么简单。” 彩英右手窝着电击枪,抵着班汉心脏的位置。“听说你两天前也是这么对我朋友的。今天换你来尝尝。”

班汉的义眼已经被电击到短路了,无神地妄想彩英的身后,他的另一只好眼睛紧紧闭着,丝毫没有合作的意思。

彩英按动了开关,班汉紧闭双唇,浑身抽搐着。

“你多大岁数了?50?60?身体还被改造过,我黑进了你们的医疗档案,你的心脏好像也不太好,而且有高血压。高血压病人可承受不了电击,会猝死的。” 智秀走过来,示意彩英先停止电击。“我们也是讲道理的人,说出经手人的名字就行。之前的帐就能一笔勾销。”

“去你们的。一群贱人。”班汉蹦出这么几个字。

“看来你没哑巴啊?”智秀被他蹩脚的英语发音逗笑了。“这是好事儿。不过你也该歇歇,我们去问问你主子。”

普雅此时被绑在另外一个隔间,曾经一丝不苟的发型现在很凌乱,拜彩英和智秀所赐。

“你那个手下,我不得不说,挺忠心耿耿的。” 智秀坐到普雅对面,“不过毕竟年纪大了嘛,我劝你还是招了,看他受苦你心里应该不太好受吧?”

普雅发出了一声冷笑。彩英站起来,调节了一下电击枪的档位,在空中按了一下开关,电击枪发出“噼啪”的声音,冒着蓝色的电光。

“彩英,智秀欧尼,让我来。” Lisa和Jennie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审讯室隔间的门口了。

“不太好攻破。我和智秀欧尼去买点吃的,你们继续吧。”彩英摇摇头,把电击枪递到Lisa手上。“你们带Jennie去吧,我自己可以。”

“原来还活着啊,小杂种。”普雅瞪着Lisa,恶狠狠地说。

“‘普雅’,对吧?你爸以前总提起你,在A国留学来着?虽然小时候我没见过你,但是你还是跟你爸爸挺像的。”

“我爸把你从老鸨手里救出来,让你吃饱穿暖,你却杀了他。”

“是他的妓院。他训练我,我从十二岁开始为他杀人。这点他没提?”

普雅咽了口吐沫。“他应该在你觉醒那年就杀了你。小杂种。”

“可惜他没有。让你失望了。” Lisa把椅子拉近了一点,面对着普雅坐下。“听着,当年杀了你爸,我就已经大仇得报了。我跟你本没有什么深仇大怨,是你来招惹我的,你差点杀了我的向导、害我狂化。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有两条:一个是,五分钟之内,交出你人口买卖的名单和国安局的内线、塔的经手人,我们就扯平。你可以平安回泰国。”

“不然呢?”

“你会死。”

普雅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是什么胆小如鼠的人吗?我在泰国听这句话不下一百次了……”

“我没说清楚,”Lisa打断她,“我会让你生命中最后的这五分钟生不如死,后悔你曾经出生过。我了解一些折磨人的方法,你知道的,这还是你爸教我的。”

***

“小杂种,你死心吧,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班汉见Lisa进来,恶狠狠地说道。

“省省,你主子已经招了。” Lisa向班汉晃了晃手里的芯片,“我来不是跟你聊情报的,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Lisa坐下来,玩味地看着班汉,手里掂着电击枪。

“这么多年了,还喜欢电人?” Lisa问道,把电击枪扔到地上。

“怎么,还想让我在你身上试试吗?”班汉吧唧了一下嘴,露出了残缺不全的黄牙,“你是我最喜欢的小囚犯,那感觉我现在还记得。”

Lisa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用冷冷的声音回答道:“你这样子帮不了自己,也吓唬不了我。我的向导已经修复了我,我不再是那个你可以随意凌辱的小女孩了。” Lisa站起来。

“不过在你死前,我想让你知道,我今天杀你不是因为八年前的那些事儿。是因为你差点杀死了我的向导。”

Lisa掏出枪。

随着枪响,班汉同椅子一起倒在地上。

***

“普雅怎么办?真的放了她?” 彩英问道。

“等丑闻披露,有法律制裁她。” Lisa说道,她大口吃着木瓜沙拉,是史蒂夫跑了两个街区在一家泰国人开的小吃店买到的。

“Lisa说得对,况且,我们不杀她,她泄露了情报,也有一堆人想要她的命。”Jennie说完,充满爱意地看着Lisa,帮她抹去嘴角的沙拉酱。“智秀欧尼看资料了吗?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资料里提到了不少人,他们之间的账目往来、利益分成,都在芯片里。”

“Lisa厉害啊。她怎么就招了?”

“没什么,”Lisa吃完了一份,用餐巾擦了擦嘴,“以前干脏活时候的一些方法。”

“一会儿回去我把资料整理出来,给Mini一份,再发给《每日邮报》、《Y城日报》之类的媒体。我和彩英去,等消息披露,我们再把普雅交出去。”

“要上演大戏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