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二十四)

Notes: 私设如山,所有对哨向设定的改编都服务于剧情


“在成为向导之后,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呢。”哥哥温柔地摸了摸Jennie的头,看着她翻阅着自己从塔带回来的一些书,“如果感兴趣的话,每周末我回来都可以教你。”
“真的?” Jennie睁大了眼睛。
“嗯,不过有一些我还没有学过呢。”
“那哥哥可以先教我学过的呀。”
……
Jennie是个比哥哥有天赋得多的向导。她觉醒得很早,甚至在15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如何建立坚固的精神屏障;在哥哥回家度过的那些周末,他们在自家天台上练习了很多同龄人不可能掌握的格斗技巧。当哥哥发现Jennie是黑暗向导的时候,他既惊喜又担忧。
“Jennie啊,可能以后哥哥教不了你啦。”
“因为你现在已经打不过我了吗?”Jennie调皮地编排哥哥。
“是一方面原因。而且用屏障攻击这一招我还没教你,你已经学会了。”
“我从书上随便看的。结果就成功啦。”
“所以呀,天才向导我已经指导不了喽。”哥哥失落地叹了口气。
……
“哥,我在书上看到,如果哨兵的意识被困在井里,也不是没有办法将她带回的,是吗? ”
Jennie和哥哥分别躺在天台的两张懒人椅上,看着夜空。
“已经看那么深奥的书了吗,”哥哥刮了一下Jennie的鼻子,“办法是有啦。但是没人成功过。只有和哨兵配对、精神和肉体都结合过的向导才有救回哨兵的希望。大概七八年前有过一个案例……”
“结果呢?” Jennie迫不及待地打断哥哥。
“结果,向导和哨兵一起被困在‘井’里,现在都在医院,靠塔的补助养着呢,到了退休年龄就直接会被安乐死。”
“那样也好,” Jennie的头枕着手,看着星星,“至少他们在黑暗的世界里还有彼此。”


Jennie发现眼前的一切并非像她少年时想得那么糟糕。如果说“井”中的景象是这样,Lisa应当不会感到非常恐惧:
这里是热带的某个地区,即使地处河畔,但热浪仍然阵阵袭来,潮湿的空气令Jennie透不过气。
不过好歹这里是白天,与传说中的黑暗一点都不沾边儿。
如果在现实世界,这里应该是一派繁荣。在河边走了一段时间的Jennie搞清楚了,这里应该是泰国的某处:大大小小的小吃摊写着英文和泰文的菜单。一个巨大的摩天轮处于市场的正中央。
但是这里空无一人,摩天轮兀自空转着;摊贩们也都不见了,但食物还在。
Jennie听到了音乐声,她循声望去,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很大的旋转木马。机器还在运转,音乐现在播放到了“Frosty the snowman”。她想起Lisa说过的,在她小时候,如果感到痛苦,就会让精神来到“安全之地”,在她的描述里,那里也有一座旋转木马。

难道她在这里吗?Jennie快步走过去。
“我明白Lisa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要救你了,因为你也肯冒险来救她。”一个温柔友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Jennie转过身,一位穿着一袭白衣的和善女人笑盈盈地看着她。
“你好,请问……” 话一说出口,Jennie就收住了,因为眼前的女人和Lisa实在是太像了。“您是……Lisa的妈妈吗?”
女人点点头。“你好。上一次见Lisa的时候太匆忙了,她没来得及跟我介绍你。你叫什么名字?”
“Jennie。很高兴见到你,阿姨。我……”Jennie有些局促,女人觉察到了这一点,转移了话题:“你应该想问,为什么你和Lisa的血液相连,却看到了我。”
Jennie点点头。
木马旁有一张户外桌,女人拉着Jennie来到桌旁坐下。
“哨兵被困在她自己的‘井’里,每个人的‘井’都不同。” 女人用眼神指了指仍在旋转的巨大机器,“就像是人类说的‘地狱’,每个哨兵都会在‘井’里经历自己生命中最痛苦的一些回忆。这里就是Lisa的某些场景。”
“但为什么她不在?”
“可能是她狂化的程度太严重,也可能是她被困在了两个场景的缝隙里了。”女人叹了口气,“这是我和Lisa共同的场景,原本以为我们会有交集。
“您和Lisa共同的?”Jennie不解。
女人挥了一下手。木马处突然聚集了一些人。Jennie看见童年的Lisa在木马上上上下下,发出“咯咯”的笑声,年轻一些的Lisa妈妈拿着相机替小Lisa拍照。
轰。
一声巨响之下,一切都停止了,人们尖叫、哭泣着,木马的某处爆炸了,一些人体的残肢散落在地上,到处都是血。

眨眼的工夫,木马处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
“大概五分钟之后,一切还会重演。”女人平静地说。

“恐怖袭击?”Jennie瞪大了眼睛,由于突然的惊吓,心脏狂跳着。
“Lisa就在5岁生日那一天成了孤儿,”女人的眼睛湿润了,“我用精神屏障保护了她,但是没能保护自己。”
“您……也是哨兵。”
“我现在所剩的精神力量不多了,Jennie。如果你想接Lisa回去,只能靠你自己了。我只能送你到这些图景里去。相信你能想出办法。给我你的手。”
Jennie照做了。一股浓浓的暖意从指尖流入,女人的影像一点点消失了。


Jennie在最初的这个场景中探寻着,试图找到一些线索。她尝试着发动自己的本能,但是向导的精神力在“井”中只能发挥出微弱的作用。她感知到有一股力量藏在木马的售票亭里。
她小心地打开售票亭的门,一个小小的身躯瑟缩在逼仄的房间里。
“Lisa?”Jennie轻轻叫出了她的名字。
小女孩抬起了头,她困惑地看着Jennie,脸上还有泪痕。“姐姐知道我的名字?”
看到5岁的爱人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Jennie决定不说出“信不信由你,我是你长大后的女朋友”这种话。“嗯,我认识你的妈妈,她告诉我的。”
听到“妈妈”两个字,小Lisa的眼泪又涌了上来,她从小声啜泣变成了号啕大哭。
Jennie蹲下来,把小Lisa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后背。“乖Lisa……”
Jennie等小Lisa的哭声渐渐停了,抬起她的小脸。“是害怕爆炸才躲到这里的吗?” Jennie问。
“嗯。”小Lisa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可是无论Lisa怎么躲,还是会被变到木马上去。”
“姐姐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吗?” Jennie好像忽然明白了。这样问道。

大多数哨兵的“井”应该是一个场景才对;但Lisa的灵魂似乎四分五裂了,因为她有太多痛苦的过去。眼前这个五岁的Lisa大概是灵魂碎片之一。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带走。

“可是妈妈……”
“Lisa呀,”Jennie捧着Lisa的脸,帮她擦掉流出来的眼泪,“这是你的妈妈拜托我的。”Jennie不擅长哄小孩子,一时想不出合适的理由。
“妈妈走不了了是吗。”小Lisa平复了一下情绪。
“我不想对你撒谎,但你说的对。”Jennie怜爱地看着小Lisa。
“以前妈妈说,不应该跟陌生人走。但我喜欢姐姐,而且姐姐认识妈妈。”小Lisa牵起Jennie的手。
Jennie最大限度地使用能量,试图突破这个场景的边界。她紧紧握住小Lisa的小手,将这个图景的边缘打开一个缺口,整个图景开始崩塌。


Jennie蹲下来,在图景崩塌的瞬间护住了小Lisa。现在一切归于平静,她站起来,场景变了,现在她们身处一个地下的破旧旅馆。走廊十分阴暗狭窄,尽头的房间传来女孩凄惨痛苦的嚎叫。
Jennie牵着小Lisa继续向房间走去。一个男人从房间走出来,整理了一下裤子和衬衫扣子,似乎没有看见对面的Jennie和小Lisa,径自穿过Jennie的身体离开了。
Jennie走进尽头的房间。那是长大了一些的Lisa。她衣衫不整,双手被绑着,双腿都是皮带抽出的血痕。Jennie的心揪了一下,她忍住自己的眼泪。“嗨,你能看见我吗?”Jennie问女孩。
“救我出去,求你了。” 大一些的Lisa向Jennie求救。
Jennie向她伸出了手。


收集Lisa灵魂碎片的过程并不轻松:Jennie看到了很多Lisa并没有跟她分享过的一些她的阴暗过去。她的灵魂四分五裂,她被折磨、被逼迫成为杀手、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靠向导素完成一次又一次任务,有几次她差点丧命。
走过这些场景,Jennie就走过了Lisa的过去,她现在终于清楚,为什么Lisa会经常做噩梦,为什么她的内心那么封闭,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疤都是怎么来的。
她在Lisa被塔救出去的那个场景见到了哥哥:彼时他和杨刚刚完成结合,就是他和杨把Lisa带回塔接受培训,成为一名优秀的哨兵的。这无疑也强化了Jennie和Lisa的某种联系,原来她们的命运从那时就交织在一起了。

她继续随着时间向前推移,最后一个场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她们来到了她的精神图景。


不断在下坠的Lisa在这一段时间里掌握了一些可以让自己的精神休息的方法。她回过神来,发现下降的速度变慢了,与其说是下降,倒不如说她正悬浮在空中,眼前也突然有了星星点点的光亮。现在她的内心已经平静,就像杨教她的那样,优秀的哨兵要学会根据环境调整自己的感官和激素水平(虽然在这里并用不到什么感官和激素)。她觉得累了。她存在在那个世界的二十多年,比普通人的四十年都要漫长:被剥夺了童年、成为杀人机器,又经历了背叛(虽然现在如果她还能见到Jennie,她会抱住她告诉她她不在意),突然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没有了早就听倦的白噪音,也不用建立屏障,似乎也不错。Lisa为自己的好心态感到惊讶。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向前吸过去,速度快极了,并不存在的空气摩擦着她的皮肤,让她感觉火辣辣的。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在Jennie的精神图景里。
小雏菊盛开着,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有几道白光飞进了Lisa的胸膛。Lisa突然有了一种非常充实、完整的感觉。好像心里多年的一个窟窿被什么东西填补了。很多种情绪涌上心头,令她无所适从。呼吸变得急促,她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Lisa发现Kuma舔着自己的脸。
“Lisa!”Jennie抱起Lisa,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好像要把她揉碎一样,“是你吗,告诉我你上一次在现实世界里是什么时间。”Jennie一边不断吻着Lisa,一边问道。
“在西区的工厂……”Lisa有些不清楚状况,“Jennie……你怎么……我为什么在你的精神图景里?” Lisa捧着Jennie的脸,跪坐起来,“你没事了?谢天谢地!”
“我才应该说‘谢天谢地’才对!傻瓜!” Jennie带着哭腔,“我差点把你弄丢了。”她再次紧紧抱着Lisa,她抱得太用力了,令哨兵都无法呼吸,“我差点把你弄丢了。”
眼泪大滴大滴地从Jennie的眼中流下来,打湿了Lisa的衣服。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Lisa温柔地说,轻轻抚摸着Jennie的头。

Jennie抱着Lisa哭了一会儿,等她平复了一下心情,Jennie结束了这个令Lisa有些“窒息”的拥抱。
“现在能跟我讲讲,我是怎么突然到你精神图景里来了吗?向导小姐。”
“说来话长。”Jennie擦干眼泪,“我们得赶紧回去了,你的意识已经离开身体太久了。”


等Lisa再一次睁开眼,发现她和Jennie手牵手躺在床上,智秀和彩英一脸焦急地看着她们。

“Lisa?你醒了?”彩英先看到Lisa恢复意识,惊喜地喊道。
Jennie也醒了,Lisa握了握她们十指相扣的手,她们手臂内侧的伤口已经止血了,但有些刺痛。
智秀和彩英将她们扶起来,靠坐在床头。
她们的情绪都有些激动,眼中都泛着泪:“我们还以为你们回不来了。”
“我去了多长时间?”Jennie问。
“大概十七八个小时。”
“啊,可把我忙坏啦。” Jennie故作轻松地说,试图让智秀和彩英高兴一些。
“你们先歇歇吧。一会儿我们给你们送点吃的。有事儿的话叫我们,我们就在隔壁。”彩英和智秀见Lisa和Jennie没事,互相使了个颜色。
“好好,知道啦。刚好我饿了。” Lisa领会了她们的意思。
“等你们休息过来,再跟我们讲讲啊。”

现在房间只剩下Lisa和Jennie两个人。她们先是对视了一下,然后都笑了。
“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向导小姐?感谢你把我从‘井’里带回来。”
“Hmm,让我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你。”Jennie靠在Lisa的肩上,语气突然悲伤了起来,“你受苦了,Lisa呀。”
“怎么了?”
“那些过去的场景,我都看到了。”
“看过之后有没有觉得我挺可怕的?小时候我杀了很多人,很多好人。” Lisa的神色暗了下来。
“那不是你的错,宝贝。”Jennie摩挲着Lisa的下巴,“没人会指责一个没有选择的未成年人。”她抬起Lisa的手,亲吻着那些修长的手指,“嘿,我还见到了你五岁的时候。”
“真的?”
“特别可爱。而且五岁的Lisa说很喜欢我呢。”
“是嘛,” Lisa的语气欢快了一些,她抱住Jennie,让两个人重新躺在床上,“这我得承认,你一直是我喜欢的类型。”
Jennie捏了捏Lisa的脸:“咦,五岁的你可没这么油腻。”

她们笑了一会儿,然后静静地抱在一起。

“我想你了,Jennie。我在‘井’里的时候,想起了很多我们的事。我想让你知道,我已经不生气了,我不在乎你到底有没有骗我,因为我知道它是真的,”Lisa指了指Jennie心脏的位置,“答应我,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再也没有秘密,好吗?”

Jennie没忍住泪水。她把头埋在Lisa的颈窝,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再也没有秘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