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二十三)

Chapter 23  井

下落。

下落。

下落。

Lisa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黑暗之中,这黑暗似乎没有边际,没有初始,也不会终结。失重的感觉令Lisa感到不适,但她无法停止。她尝试呼救,但黑暗吞没了她的声音。

她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接受一个事实:她的意识被困在了“井”里。

***

“还是没有反应吗,” 彩英将一张更厚一些的毯子拿到Lisa的房间里,“生命体征正常吗?”

“刚才心率有些快,现在正常了,呼吸也比较平稳。” 智秀叹了口气,接过彩英的毯子,帮Lisa盖好。Lisa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睁开的双眼毫无神采,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彩英坐在智秀身边,递给智秀一个三明治。

“‘狂化’”,智秀咬了一口三明治,“没有向导的约束,哨兵在战斗中会失去控制。之后会坠入‘井’中。”

“有方法吗?”

“及时摄入向导素的话有挽回的可能,但是太晚了。”

“如果我们不分头行动的话……”彩英眼圈红了。

“我们都没错,彩英啊。”智秀抚摸着彩英的背,“现在要坚强起来,不要自责了。”

“传说狂化的哨兵,会永远被困在‘井’里……”彩英沮丧地揉搓着脸。

“会有办法的,彩英。Jennie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不是吗?她是黑暗向导,等她恢复了,她会有办法的。”

彩英抹了抹眼泪:“嗯。现在Jennie欧尼状态不错,医生说应该今天或者明天就会醒了。”

“我们去看看。”

Y市综合医院。

Jennie躺在病床上,此时面色已经红润了一些,病床旁的心电监护仪发出平稳的“滴滴”声。“等她醒了,我们得快点把她转移到安全屋去。” 智秀坐下来,在Jennie的床边撑着头,翻阅着刚刚从床尾拿下来的病例。

“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智秀把病例挂回床尾,“我看不然我们就在这守着吧,安全屋那边有史蒂夫守着呢。”

“我也这么想。”彩英也在病床边坐下来,“要说谁醒,也是Jennie欧尼先醒,她得第一时间了解情况。”

“彩英啊。” 智秀突然坐直了,身体向前倾,“你看,Jennie的手是不是动了一下?”

彩英站起来。“Jennie?”

床上的人渐渐睁开眼睛。

“Jennie啊,你终于醒啦!” 智秀兴奋地说。

“Lisa……”

“我去倒杯水。” 彩英起身。

“Lisa呀,对不起……智秀欧尼?” Jennie花了几秒钟才完全清醒过来,发现Lisa不在。

“Jennie啊,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三天了。” 智秀说道。

彩英把水杯递给智秀,她将病床摇到Jennie能够微微坐起的角度,“喝点水吧。”

“Lisa呢?” Jennie顾不上喝水。

“Jennie啊。Lisa在战斗中狂化了……我们没来得及。现在她的意识应该在井里,对外界毫无反应。”

Jennie握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着,彩英将杯子接了过去。

“她在哪?”Jennie完全坐起来,扯掉插在手臂上的管子,“带我去见她。”

“我想我们还是等医生……”

“没时间了,彩英,智秀欧尼。你说我已经昏迷三天了,如果再耽误下去,Lisa可能就回不来了。”

***

Lisa感觉不到困和累,她仍然在下落。起先对失重的不适已经消失了,她是优秀的哨兵,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话说回来,毕竟挣扎和哭喊也是没用的,如果她没有办法回去,她应该会在这里呆上几十年、上百年……不,在“井”里,计算时间已经没有意义。现实世界可能已经是三十几世纪,也有可能才过了一秒。她开始回想自己短短的一生中那些重要的时间点,那些痛苦的,或者给她带来幸福的,来冲淡自己的恐惧,她试图借这个忘掉自己被困在井里的现实。她甚至开始怀念自己被卖给妓院的那些日子,那些她身体遭受过的痛苦,起码那些痛苦告诉她,她还活着,还跟这个世界有着某些联系。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和妈妈的那些日子。妈妈会在不工作的时候带她去夜市,她喜欢河边夜市的那个旋转木马,妈妈会站在外围看她坐在马背上不知厌烦地坐上一圈又一圈。而这份回忆也成为了她在觉醒前遭受折磨时的安全之地。

Jennie得救了吗?Lisa希望如此,但是她不确定。她脑海中关于Jennie的最后一个景象就是她奄奄一息地躺在角落里,巨型的哨兵随即扑上来,挡住了她的视线。然后她就失控了。

她开始回想她们在一起的那一个月。她回忆Jennie做给她的哨兵特供韩式料理(Jennie觉得味道寡淡,但Lisa仍然被呛到流泪的第一次“试菜”)、她们的结合、那些彻夜长谈和完美的性爱。

靠着这些回忆,Lisa感觉到身体起了一些变化。她逐渐开始有了温暖的感觉,但是下降的速度并没有停止,向下的通道似乎也还是看不到尽头。

***

Lisa所藏身的这个安全屋同样位于东区,是Mini找到Jennie之后,替智秀和彩英安排的。“国安局有上千间安全屋,但大多数都被高层当成出轨时的性爱堡垒了。根本不会有人过问。” mini在智秀和彩英对安全屋的保密性产生担忧的时候这样说道。

它是一家汽车旅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被额外加工过的房间:整个房间做了隔音处理,窗户玻璃被换成防弹的,浴室的通风口用最坚固的合金加固过。

Jennie还没有力气站稳,在下了车之后,由智秀和彩英搀扶着上楼(她们本来准备了轮椅,但是这家上世纪风格的旅馆没有无障碍通道)。

“Jennie啊,你要保持情绪平稳。她现在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 智秀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旅馆房间不是很大,除了Lisa躺着的那张床之外,在床边的空隙勉勉强强塞了两张行军床,“我和彩英得在这守着。” 智秀不好意思地说道,好像这是她的不对似的。

“谢谢你们一直保护着Lisa。我没能帮上忙,还惹来了麻烦……”Jennie坐到Lisa身边,抚摸着她的额头。

“这跟你没有关系,Jennie。”彩英安慰道,她们本来找的就是Lisa。

“这些都不重要啦,” 智秀接过话,“重要的是Lisa。你有办法把她的意识带回来吗?”

“以前在我哥哥拿回来的书上看到过,” Jennie握着Lisa的手,它还有温度,但没有回握她,“但是那只是理论……不过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需要准备什么?我和智秀欧尼去准备。”

“很简单,对于黑暗向导来说。”Jennie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我需要一把刀。”

智秀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军刀,将刀刃弹出来,递给Jennie:“答应我不要勉强。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

Jennie点了点头。她艰难地在Lisa的右侧躺下,用刀在Lisa的右臂内侧和自己的左臂内侧各划开了一个大概十公分的口子。献血立马流出来。

“你的身体才刚恢复好,Jennie啊……” 智秀担忧地说道。

“相信我,我有数。”Jennie将她们的伤口对准,十指相扣,闭上了眼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