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二十一)

Chapter 21 幻肢

“就像幻肢效应,懂吗,”Jennie叉了一大口煎薄饼,送进嘴里大嚼特嚼,“有那么一瞬间你会觉得你的精神图景与她的相连,但是当你仔细感知,她又不在那。”

“过了一个多月了还没适应吗?你们结合才多久啊。” Mini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炒蛋,它们很快变成了更细小的碎末。

“人类是不会了解那种感觉的。我们的精神结合,就像焊接一样;在上世纪,打破结合会让你丢半条命。” Jennie又往那一摞煎薄饼上挤了些枫糖浆,“对了,我一会儿得去见一下塔里的线人,所以可能不能跟你打壁球去了。”

“这节骨眼上你可别胡来啊,最好低调。线人知道你不干了,还会提供线索吗?”Mini匆忙把整盘炒蛋吃完了,“别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和她私交也还不错。而且我有这个。”Jennie晃了晃从兜里掏出来的现金芯片,“谁怕钱咬手啊。”

事实证明Jennie说得没错,金斯堡的确应约和她见面了。她们把接头地点选在了东区的一个小酒馆里:这里到处脏兮兮的,地板油腻到不注意就会滑倒,穿着皮夹克的超重白直男们在打桌球,丝毫不怕其他人看到他们已经脱发的头顶。

她们选择了暗处的一个卡座坐下。“两杯金汤力。” Jennie没有征求金斯堡的意见就对服务员说。他很快为她们端上了酒。

“我就不喝了,这还没到下午呢,我可不想醉着回实验室。”金斯堡把酒杯向Jennie的方向推了推,“就不叙旧了,你要的药。”金斯堡把一个小手包放在桌上。

“够意思。”Jennie把芯片交给金斯堡,“最近实验进行到哪一步了?”

“别提了。上次袭击你们的黑暗哨兵,我看他有点飘飘然。很难控制。人体试验目前处于停摆状态,我们奉命开发黑暗哨兵的反制措施呢。”

“有进展吗?”

“你看我这样像是有进展吗?”金斯堡苦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

“浑水摸鱼挺好的,为了不人道的事业拼尽全力,等塔倒了你也一样是罪人。”

“枪口抬高一寸的道理我懂。”金斯堡叹了口气。

等金斯堡走了有一会儿,Jennie埋了单,从小酒馆慢悠悠走出来。这里离漫画店不远,大概需要步行两个街区。如果抄近道,从一个亚洲超市走的话,就更近一些。Jennie给智秀发信息。

Jennie:

现在能出来取药吗?我又弄来了一些。

智秀:

太好了,正想联系你呢。她刚睡着。我现在就出去。

Jennie:

不急,我可以在隔壁坐一会儿。她状态怎么样?

智秀:

今天还可以。早餐后又出现幻觉来着。我们没办法,给她加大了剂量。五分钟之后老地方见。

Jennie:

一会儿见。

Jennie把通讯器揣回上衣口袋,握了握那只手包,穿过超市,进入了超市后身的小巷。一瞬间,Jennie觉得有一种压迫感向她袭来,她准备打开屏障。但是太迟了,她被电击枪突然袭击,失去了知觉。

***

“做得好,班汉。”

Jennie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凳子上,四肢被牢牢绑着。她看向四周,此时她应该身处一家废弃的厂房,面前的女人看着十分面熟,在她身边站着的老年男人弯着腰,看上去对她的赞赏十分受用。

“你好,Jennie小姐。”女人看Jennie醒来,打了个招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前应该见过。”

“拍卖会上?” Jennie想起了那次行动,她用十分不引人注意的方法追踪了她。“这么看来,我现在应该是在西区的那个工厂。” 虽然并不处于有利的位置,但Jennie仍然没有示弱。

女人愣了一下,随机恢复了那种假装礼貌的神情:“啊,当然了。能在拍卖会上见到你,绝不是偶遇。只是我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认出那个小杂种,不然你今天也不会在这儿了。”女人看向身边的老年男人,“班汉。”

“是,小姐。”

男人走到Jennie身边,拿出电击枪,对准Jennie的胸口:“那小杂种现在在哪?”

“不知道。我们已经打破结合了。”

男人给电击枪调了个档,按动了开关。

Jennie先是感觉刀割般的痛,紧接着浑身的肌肉收紧,难以控制地颤抖着。

电击停止了。

“知道你们向导身子骨弱。特意调成了低电压。怎么样?” 男人咧嘴笑着,露出残破的黄牙。

“Jennie小姐,” 女人从对面的椅子上站起来,走近了一些,“既然打破了结合,那就更不值当为她硬捱了。我看顶多再三轮,你怕是小命不保喽。我们都是人类,你那些精神屏障什么的,也没用。我是不忍心看无辜人受牵连,毕竟我们两个又没仇。”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Jennie不屑地笑了一声,“我说了,我,不,知,道,她,在,哪。哪个字你没听懂?”

电击再一次袭来。这一次的Jennie有所准备,哥哥教过她,虽然向导的身体很弱,但她可以在极端情况下把意识抽离到精神图景里去,只要一息尚存,就还有可能占上风。但是她从来都没有练习过如何在身体遭受剧痛的时候展开精神屏障。她尝试着集中精力,打开屏障,但是都失败了。

电击又一次停止了,这是个好机会。

“再问一次,她在哪?”

Jennie没有回答,她打开屏障,图景就在眼前。她尝试快速抽离意识到图景里去,但是她的计划似乎被识破了,电击再一次开始。

Jennie觉得自己快失去意识了,她的心脏在电击的间隙疲惫地跳动着,随时准备罢工。“如果Lisa在就好了,”这么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如果我是因为保护她死的,或许可以对她不那么内疚。”

“再问你一次……”

“还不说?……”

外界的声音离Jennie越来越远。

她挣扎着尝试最后一次展开精神图景,这一次的感觉却是久违的熟悉,就像她第一次和Lisa的精神结合一样:她被一股炙热的力量包裹着,向上托起。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看见了Kuma向她跑来。

“就像幻肢效应,”Jennie心想,“不过死在这种感觉里应该也不错。”

“看来你跟你爸一样蠢,普雅。”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那个带着点鼻音和奶气的声音冷冷地说道,“不过你就没他那么幸运了,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