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哨向】白色巨塔(二十)

Chapter 20

智秀拿出Jennie设法弄到的一些戒断药品,那是几支银色的管状容器,“能够帮助她渡过致幻剂的戒断反应,而且和向导素一样起到精神屏障的作用”,这是Jennie交给她的时候告诉她的。Lisa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精神力也差一些,所以无法建立足够强大的精神屏障。她把小银管里的褐色粉末倒进Lisa的蛤蜊浓汤里,因为Jennie特意交代她“不要让Lisa知道是谁搞到的这种管制药物”。事实上,智秀也不清楚药物来自哪里,“只是一个朋友,”Jennie有些言辞闪烁地说,“总之这很有用。” 

“你不应该相信她说的话,” 彩英在看到这些小银管的时候皱着眉说道,“谁知道她有没有在里面放什么毒药,或者纳米机器人之类的。” 彩英的想象力一向很丰富,而且她因为Jennie伤害了自己的朋友而耿耿于怀。

“你如果看到Jennie的样子,就会相信。” 智秀说道,“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而且她已经从国安局辞职了。”

“她还跟我说了件事儿,让我心里一直放不下。” 智秀把最后一口沙拉让给了彩英,“昨天见面的时候她跟我说,她在调查国安局局长。”

“局长?国安局也被渗透了?”彩英吃掉智秀的沙拉,满意地搓了搓手,听到智秀所说,又不解地皱了一下眉。

“Lisa在泰国的经历,你也听她说过一点,对吧。” 智秀把盘子都叠起来,把Lisa的那一份都放在保温托盘上。她放低了声音,确认卧室里还在睡觉的Lisa听不见,“当时控制她的那个犯罪团伙死灰复燃了,在往我们国家搞人口贩卖的生意。国安局发现这种现象屡禁不绝,就索性抽成。Jennie说,最近塔和泰国人也一笑泯恩仇了,买孤儿来做哨兵实验。”

“哨兵实验?”这令彩英难以置信。

“对啊,你以为除了实验室培养出来的怪物,会有别的哨兵能打得过Lisa、还让她受重伤吗?”

“Jennie自己调查,也太冒险了吧。” 善良的彩英听出了Jennie的用心良苦。

“所以我跟你商量,要不要帮帮她。反正最近的几单赏金任务做完了,挺闲的。”

“姐姐去我肯定也要去的啊。”彩英托着腮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智秀戳了戳彩英的脸,骄傲地说。

二人在早餐过后出门采买东西。Lisa最近的状态一直不算太好,所以她们会尽量避免她出门。“史蒂夫说他的兄弟‘雷管’设法搞到了一些向导素,我得去取一下。” 智秀把刚刚从亚洲超市里买的一些食材塞进车的后备箱,“那边说尽快。”

“我来开车。” 彩英坐进了驾驶位。

这家黑药店离史蒂夫的店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是却需要绕个路,从后门的巷子进。这条巷子可以算是整个东区最隐蔽的了,如果不是在东区有熟人,路人很难有机会发现这里,即使迷路了也不太可能:你需要足够瘦,从一个废弃的通风管道侧着身子走进来才行。

“雷管”是一个特别容易紧张的拉丁裔小伙子,他看到智秀和彩英出现的时候,不自主地骂了一句脏话。“你们真他妈的磨叽,”他掐掉手里的烟,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现在风声紧,就不能快点来,缩短交易时间吗?”

“我们已经尽快赶来了。现在把药给我们吧。” 彩英没好气地说。她拿出现金芯片,递给“雷管”,后者把几个黄色的透明药瓶塞到彩英手里,药瓶上写着“阿司匹林”。

突然,她们的身后有了一些声响,“雷管” 用西班牙语骂了一句脏话,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彩英警觉地打开精神屏障。

这声音来自巷子里的垃圾桶。“没准是浣熊之类的,不用大惊小怪。” 智秀一边走向那个巨型垃圾箱,一边对彩英说道。

但等她们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就知道推测并不正确了:一个小女孩蜷缩在垃圾箱里,奄奄一息。

“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 智秀努力回想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应该就是……” 彩英努力排除垃圾箱中秽物的臭味,辨别着小女孩身上的气味,“没错了,就是珠宝店的那个小哨兵。”

“我有个疯狂的想法。” 智秀短暂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道。

“别告诉我你又想做慈善了,姐姐。”

***

虽然Y市的整个城市都有控温系统,但是海边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红湾此刻一片漆黑,Jennie把车停在离码头不远的集装箱后,打开车内的暖风。海上风平浪静,是个适合靠岸的好天气。为了随时行动,她一直开着精神屏障。

在大概等了一个半小时后,码头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闪一闪的灯光。

船靠岸了。

Jennie的三点钟方向也出现了悬浮车,她把座椅放平,以免被发现。车子路过集装箱,拐了个弯,停在了码头处。Jennie用夜视望远镜观察停船处的动静。“是杨,” Jennie有些惊讶,“这票应该不小,杨都亲自出动了。”

杨十分警觉地四处观察了一番,并释放出精神体在周围放哨。船上先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穿着邋遢,大概有五六天没刮胡子了,他们说了一会儿话。男人又去船舱里,不一会儿,几个孩子从船舱里出来,身上还穿着热带地区的衣服。

Jennie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切。她现在是单打独斗,所以很清楚不应该硬碰硬这个道理。

车队很快就开走了,Jennie把盯梢的收获发给mini。

“我该夸你沉着冷静了,Jen。” Mini回到。

“别说没用的了,局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有几个白的,情况还没那么糟。”

“不管怎样,别掉以轻心。监测的那条线路还有新消息吗?”

“没了。都用的一次性号码,她们行动非常小心。”

“回头说吧,我先回家。”

“注意安全。”

***

普雅在废弃工厂的一间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这里经过了班汉尽心尽力的长达两月余的改造,已经能够给普雅的办公提供相当舒适的环境;瘾君子们因为不想惹麻烦、遭受皮肉之苦,早就躲到城市的其他角落活动去了。

“如果下次还答应沃特金斯的坐地起价,我们的利润空间就更小了。” 班汉的那只义眼换成了更新的型号,在眼眶里转着,使他的整张脸看上去更诡异。

“现在除了国安局官方要抽取百分之十的利润,我们还要额外付沃特金斯百分之五。” 见普雅没有说话,班汉继续说道。

“她手里有个别人没有的权力,”普雅停止了踱步,坐到了椅子里,她看上去很为难,用手揉着太阳穴。“只有她有权限关闭红湾所有的监控设备,所以暂时没办法。”

“不过沃特金斯也送了我们一个人情,小姐。关于杀了老爷的小杂种,她那边给了我们一点新情报。” 提到复仇的事,班汉兴奋地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

“什么?” 

“她的结合对象,现在在明面上活动,比较好接触。刚刚从国安局辞职了。沃特金斯说她不老实。”

“这个狐狸,想借刀杀人啊。到时候她又能撇清关系。”

“是啊,但何乐而不为呢?要我说,我们先绑了她,不就能钓那个小杂种出来了吗?”

“沃特金斯都想推出去的活,你以为会很容易吗?我们还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确实,小姐。” 班汉递给普雅一个芯片。“她也不是什么善茬,是个黑暗向导。”

“嗯。”普雅在电脑上翻阅着Jennie的资料。“用她来测试一下我们的人造哨兵也行。你先派人盯梢,踩好了点我们就行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