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九)

沃特金斯的腐败是Jennie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么多年来她是变化了许多,她不再与Jennie有私下的社交,没有再给哥哥扫过墓……但起码在工作上,沃特金斯是比较称职的。她一直是一个有野心的女孩(这也是Jennie当初欣赏她的原因),业务能力出众,所以才会从众多探员中脱颖而出,一路晋升,成为战后国安局的第一任人类局长。

看到她的署名的时候,Jennie突然明白了两人为什么渐行渐远了——她一度以为是因为沃特金斯对哥哥的死心怀愧疚——但今天她有了答案。

“中大奖了,我们。” Mini看着屏幕,一脸的难以置信。有个年轻的女孩坐到她们的卡座上,似乎准备跟Jennie或是Mini“速配”一下。“对不起,女士,” Mini抱歉地跟她笑了笑,“我们还没聊完呢。” 女孩抱怨了一句走开了。“这下全解释得通了。我们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Jennie仍然处在震惊和错愕中。她又感到非常愤怒。“现在还不知道局里有多少人被渗透了。”她喝完了杯子里的俱乐部苏打,“礼拜五我会去码头看看形势,争取不正面接触。你就当不知道这事儿。”

“你以为我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吗?那我还算什么朋友了?” Mini说道。

“你身上还有房贷,哥哥还没出来,有侄子侄女需要你照顾。我不能让你冒险。” Jennie的态度很坚决。“你帮我的够多了,Mini。”

Mini撇着嘴思考了一下,又叹了口气:“答应我别干蠢事儿。再强大你现在也是一个人。”

通讯器响了。Mini看了一眼:“我侄女的,我先撤了。随时联系。”

告别了Mini,Jennie打算一个人再喝几杯。现在速配结束了,找到心仪对象的哨兵、向导和普通人类们此刻在舞池中肆意跳舞,丝毫不控制信息素的释放。没有人再来搭讪,Jennie觉得这是种不错的独处。她的心思很乱,遂去吧台点了杯酒。在大概喝完了三个子弹杯的龙舌兰之后,Jennie觉得自己应该是醉了。

因为她好像闻到了熟悉的那种哨兵信息素的味道。

她努力把“幻觉”赶出脑海,但是她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现在听上去有些醉意。她抬头调整视线,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幻觉。Lisa真的就在她对面的吧台。

她不是一个人在喝酒,但身边的同伴她一个也不认识。有两个女生,一左一右地坐在Lisa的身边,神色暧昧。其中一个女孩拿出一瓶小白片(不用猜那一定是某种致幻剂),倒出几片,示意Lisa张嘴。她照做了,还吮吸了一下女孩的手指。另一个女生喂了Lisa一口酒。

用嘴。

Jennie以为自己不太会在意了,因为当初主动打破结合的是Lisa,而她也从灵魂分裂的痛苦中走出来了,最近查案很累,她也渐渐很少想她。但是看到Lisa和陌生女孩的充满性暗示的动作,Jennie仿佛全身所有的毛细血管都炸开了。

她把子弹杯重重地摔在吧台上,绕过舞池,来到Lisa面前。“谁让你们给哨兵同时服用致幻剂和酒的?”Jennie质问两个女孩。她们很漂亮(甚至比Jennie更漂亮,她不得不承认),但Jennie很想一拳打在那漂亮的脸上。在酒精的作用下,致幻剂迅速发挥作用,Lisa已经无法保持清醒了。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你吗?” 其中一个女孩像看精神病一般上下打量着Jennie。

“Jennie?”Lisa努力用最后一点清醒认出了Jennie。“嘿,姑娘们,放轻松,我的一个朋友。”Lisa傻笑了一下。在致幻剂的作用下,她看上去心情很好,“朋友”这个字眼也说得轻飘飘的,但却重重地扎进了Jennie心里。

Lisa的女伴们放松了警惕。“按照哨兵剂量调的,你的朋友不会有事。”其中一个女孩安抚Jennie道。她们丝毫没觉得气氛尴尬。另一个女孩站起身,把Lisa的一只胳膊架起来,“如果你没别的事儿,我们先撤了。” Jennie上前一步,拦住了她们。“她不能跟你们走。”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 

还没等两个女生狠话放完,Jennie已经把她们打倒了。周围的人自动围成了一圈,准备看热闹。嘈杂的音乐还在继续,Lisa清醒了些。“嘿!”她对Jennie大喊起来,“你凭什么打我朋友?”

“给你用了药、灌了酒,想占你便宜的人是你朋友?” Jennie用更高的音量喊道。然后她就后悔了,她像是个在外捉奸的怨妇,真恶心。

“不关你的事,我死了也不关你的事,我们没关系了,上次我没说明白吗?别缠着我了。”Lisa一个趔趄,勉强扶住凳子站稳了。

两个女孩无意加入这场争吵,识趣地揉着下巴退开了。

“就是个陌生人被人灌醉之后带走我也是要管的,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Jennie冷静了一些,她开始回击,不想让自己在公共场合太难堪。但是眼泪却流下来了。Jennie有时很讨厌自己爱哭这一点。

“嘿!谁在我地盘闹事?” 塔季扬娜拨开人群,发现闹剧的主角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她扶住Lisa,打量了Jennie几眼。“什么事儿啊?”塔季扬娜问。

看到老板亲自上阵,围观的人群散去了,继续跟着音乐跳舞。

“没事。能帮我给智秀或者彩英打电话吗?我需要她们接我回去。”Lisa设法保持清醒。

塔季扬娜没搭茬,她看看Lisa,又看看Jennie。然后朝Jennie伸出手:“你好,我是塔季扬娜。”

“Jennie。我是她一个朋友。”

“是前女友吧。Lisa的朋友没几个,我恰巧还都认识。而你不是其中之一。”塔季扬娜笑着说,然后从兜里拿出一条手帕,递给Jennie擦眼泪,“你们的事儿挺复杂的,我也有所耳闻。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帮你叫辆车。”

塔季扬娜放下了通讯器。“智秀一会儿会来接她。”她好像是跟Jennie说的,但并没有看她。她从办公桌旁的迷你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解酒的,等酒劲儿过了再说。”

“抱歉了,给你添了点麻烦。” Jennie接过解酒饮料,放在了茶几上。

“那倒是没什么,即使你不干涉,我的人也不会允许她们带她走的,喝断片儿的人得喝完我们的解酒饮料才能走,神志清醒的约会才能算约会。我们这儿的规矩。”塔季扬娜挤了挤眼睛。“试试吧,见效特别快。”

Jennie感激塔季扬娜给了她台阶下。她打开饮料喝了一口,头脑很快变得清醒了不少。

她看着在另一边沙发上半躺着的Lisa。那曾经是她的Lisa,她曾经把最柔软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展示给Jennie。可是现在连介绍她们的关系都令她感到尴尬。

“她没事,应该一会儿就好了。最近经常这样。” 塔季扬娜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但是看了看Jennie,又放回去了。

“‘这样’是指,嗑了药之后和普通人类一夜情?”Jennie苦笑了一下。她感觉有一双手把她的心像解压玩具一样拧来拧去。

“有时候是。有的时候就是喝多了,或者吸嗨了,被我的人扛到办公室。”

Jennie现在完全醒酒了,她努力揉搓自己的脸,试图掩饰自己要哭的事实。

“塔季扬娜?Lisa呀,怎么又搞成这样子?” 智秀几乎是撞进了门,走向Lisa。“Jennie?”Jennie站起来,智秀看到了她。

“嗨,智秀,有一阵子没见了。” Jennie生硬地打了招呼。

“是啊。最近还好吗?” 智秀的态度一直都很友好。

“你们聊,我出去一下。”塔季扬娜识趣地离开了。

“没什么抱怨的。”Jennie把一绺并不存在的头发掖到耳后,“智秀,我知道我现在没资格跟你要求什么,但是,能不能尽量管管她,这样下去她的感官会退化。”

智秀拉着Jennie坐下。“我们换了新身份之后,就可以在Y市大部分地区自由活动了。所以她开始四处惹麻烦,好像生怕自己不被发现一样。我和彩英有的时候还有些赏金任务可以接,她会趁我们不注意跑出去。她毕竟是成年人,我们总不能把她锁在家里……” 智秀看上去很为难,“有一天我和彩英商量,想要试着联系你,因为普通的方法实在是对她无效。”

“可看今天她的态度,她并不想接受我的干预。”Jennie想到Lisa刚刚的语气,态度冷了下来。

“你是黑暗向导,只要你想,你可以强制……”

“我尊重她的想法,智秀。不过我会想办法的,到时候和你联系。”

Jennie帮智秀连拉带拽地将Lisa塞到了车的后座,系好安全带。智秀摇下驾驶室的车窗:“我理解你,Jennie。虽然从朋友的角度出发,我会替Lisa抱不平,但有些事情你身不由己。”

“谢谢你,智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