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十八)

“我走了之后,不要惹妈妈生气哦。”哥哥揉了揉Jennie的头。

“啊啊,知道啦。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匹配到了哨兵要及时告诉我哦。” Jennie装作不耐烦地躲开了哥哥的手,“看你那样子应该也匹配不到什么帅哥美女。”她调笑哥哥道。

“谁让妈妈把好看的基因都传给你了呢。”哥哥没有生气,宠爱地接受Jennie的调侃。“我走啦。”

Jennie对着哥哥的背影挥了挥手。

***

“下个月也不能回家吗?”Jennie在通讯器的这头皱了皱眉,“你知道妈最近身体不太好,总是念叨你呢。”

“抱歉啊,Jennie。帮我问候妈妈。要去泰国执行个任务。圣诞节前我一定回去,给你买了泰国的特产。”

“和新向导相处怎么样?”

“很愉快。杨待我很好,我觉得他是我的灵魂伴侣。”

***

在陷入结合打破的痛苦的时候,Jennie就会用精神力量做自我治疗。黑暗向导有超强的治愈能力。但是她在治愈自己的过程中,总免不了看到从前的一些回忆。起初是没有离开家之前,在哥哥指导下进行的秘密训练,后来是哥哥应征入伍,留Jennie一个人照顾久病在卧的母亲。哥哥起先经常给家里打电话,后来由于任务繁重,就很少和家里联系了;不久塔就发来悼文,通知Jennie尽快准备后事,哥哥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妈妈在哥哥的葬礼过后不久也去世了。

Jennie用了快七年的时间才调查出真相。杨在一次活动中为了逃出敌人的控制,牺牲了哥哥(这对已经结合的哨兵和向导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需要上军事法庭)。Jennie在抽丝剥茧中还发现了塔的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

Jennie结束了今天的治疗,决定早点上床休息。但是通讯器响了。是Mini的私人线路。

“现在有空的话,我需要你来东区一趟。我在街头的线人那里得到了消息,有几个人贩子打算在东区接头。”

Jennie一下子睡意全无。“半小时后见。”

***

这不是Jennie第一次来东区,但是以往她都是和Lisa一起。Lisa习惯在人群中把Jennie用手臂圈住,Jennie也会在人们聚集的地方加强精神屏障来保护Lisa的感官。这次Jennie单独来到东区的红灯区,就被一群揽客的男男女女围起来了,甚至还有未成年的小孩子向她兜售大麻(如果换做她还没辞职之前,她一定会把这些小孩儿带到警察局)。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Mini用长手拨开围着Jennie的人们,把Jennie“解救”出来,“她可有伴儿了。”

“谢天谢地。被这么多人围着可真不舒服。”Jennie看见Mini,松了口气。

“你的信息素总是能引起很多不必要的注意。怎么没喷别的信息素遮盖一下?”

“太匆忙了,常用的那瓶用完了,没功夫找别的。”

Mini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喷雾,递给Jennie,“用我的将就一下吧。我们要去的地方人更多。”

Mini没有夸大其词,他们来到一间叫做“泥潭”的夜店,现在才晚上九点,店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门口的蓝红撞色灯牌的一些字母灯泡坏掉了,但是年轻人们看上去并不在意。Mini上前跟门口的保镖打了个招呼,保镖跟他点了点头。Mini示意Jennie跟他一起进去。

保镖撩开了门口拦人的丝绒带子,放她们进去。等位的队伍发出不满的嘘声。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火?”

“泥潭是人类和哨兵向导都可以来的夜店,在年轻一代里口碑不错,今天是‘双性恋速配夜’”。

“这么熟悉,看来常来啊。”Jennie今天心情好了些,开起了Mini的玩笑。“没在这配一个?你看上去像大半年没性生活了。”

“哈哈,”Mini干笑了两声,“你可太逗了。如果沃特金斯少给我派零活,我可能会有时间约个会什么的。”

Mini带领Jennie走向DJ台附近的一个卡座。DJ正在播放着一首她没听过的歌,Jennie觉得很吵。有的人不停地在不同的卡座上串来串去,有的人则和对面的陌生人聊了很久。“所以你的线人准备让我们来搞个速配?”

“别着急。看你的十点钟方向。”Mini说道。

那里的卡座坐着两个和整家店格格不入的中年男子。一个穿着格子衬衫,袖口还有磨损,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胡子都白了。

“格子衬衫是泰国人那边的,地中海是塔的掮客。”Mini指了指他们。

“够狡猾的。这样一来,就算交易被查,有关部门也没法向塔追责。”Jennie只要了杯苏打水(竟然收费200卢比,简直是抢钱),漫不经心地喝着。

“今天应该是在谈价钱。还有走私的船的进港时间之类的。” Mini拿出一个比通讯器还小一圈的机器,对着他们的方向按动了一个什么按钮。然后他拿出一个小号的平板电脑,屏幕上开始出现文字。

“这是……他们的对话?”Jennie接过平板电脑,研究着屏幕上的文字。

“嗯,可以让探员高效办案的技术,他们在说泰语,我们这里黑进他们的手机,利用话筒录音,然后这里直接翻译成英语。”Mini指着屏幕上蹦出来的一条条消息。“看,连邮件往来和通话、短信都可以看到。”

“怎么都是小女孩?”Jennie看着翻译出来的文本问。

“奎恩喜欢。你以为塔和泰国那边怎么从宿敌变成好哥们儿啦?”Mini喝了口威士忌,“先找到奎恩和委员会那帮杂种的弱点,再投其所好。这些孩子一部分接受人体试验,另一部分,你懂的。”

Jennie突然想到了Lisa。她想到Lisa给她讲的她的那些过去,她受到的羞辱与折磨。她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话题上。“塔可真是两面三刀啊,一边跟泰国黑帮做交易,一边向局里出卖合作方的信息。”

“要不奎恩怎么能凌驾于委员会之上呢,他最擅长的就是搞平衡。”

“平衡个屁。这次就把他们一锅端。局里怎么说?”

“局里态度暧昧,说不能百分百证明这是国土安全问题,所以应该保持追踪但是不行动。”

“沃特金斯就是短视。等一批小哨兵被研究出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而且如果当初不确定这案子在不在国安局的职权范围内,为什么要和塔交换放人?”

“对啊,这也太扯了。” Mini摇摇头。

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新的信息,Jennie凑过去跟Mini一起看:

“礼拜五晚上11点整交货,别让我等。”

署名是“沃特金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