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十七)

Chapter 17

如果你想要在Y市“消失”,那么东区是一个绝佳的地点。这里有成百上千个没有身份的人,拿着假ID入住小旅馆、倒卖军火、出售赃物、躲避仇人的追杀,在这里都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没人会过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

所以当塔在赏金猎人内部放出了Lisa的通缉令(塔把袭击国安局医院的罪名安到了她身上)的时候,智秀和彩英决定将Lisa继续藏在史蒂夫的漫画店里。

距离和Jennie的结合打破,已经过了一月有余。期间Lisa经历了地狱般的煎熬:首先是类似于戒断反应一样的身体折磨,她时而亢奋,时而嗜睡,更糟糕的事,她还会产生幻觉。她经常对着空气说话(那一定是对Jennie说的),就像Jennie还在时一样;智秀和彩英想办法搞到足够剂量的高纯度向导素,帮Lisa渡过难关。等到Lisa的伤养得差不多了,她们开始逐渐减少剂量,以降低她对向导素的依赖。

一开始这方法奏效;但等剂量减少到快一半,而当Lisa的伤好了大半,精神力量恢复得差不多,神志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的时候,她逐渐意识到不对了。

“你们减少剂量了吧?” 此时Lisa刚刚给自己注射过一针向导素,而这针剂并没有给她太大的安抚功效。她还在微微颤抖着。

“关于这个,Lisa呀,”彩英坐下来在她对面,“是的,这玩意不比向导释放出来的天然向导素,成瘾性很强,你已经注射了一个月了……”

 “可我现在没有向导不是吗?”Lisa起身穿上外套。“我可以自己出去搞点。”

“你知道半个Y市的赏金猎人都接到了你的通缉令,塔悬赏500万卢比要你的脑袋。现在出去是自杀行为。”彩英站起来,拦住Lisa。她和智秀已经包容了脾气糟糕的Lisa一个多月了,已经到了忍耐的极点。“我和智秀欧尼冒着被稽查队扣押的危险搞来这些,起码有点感恩之心吧?”

“你们不如把我留在医院等死。我现在活得像只老鼠,有什么意义?”Lisa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她的生活被夺走了,她在这之前有一个工作、足够的存款,甚至有过一个爱人,有过短暂的幸福(虽然才短短几十天)。她现在什么都没了。她想起妈妈跟她说过的“来到这世上的意义”,绝对是骗她不要放弃的假话。

“意义就是你还活着,还能喘气儿!” 彩英今天没有继续包容Lisa的打算。

“行了行了你俩能别吵了吗?” 智秀端着三个人的午饭进来了。“你们两个,坐下来吃饭。” 她把托盘“摔”到桌上,把Lisa和彩英按到凳子上。“彩英今天在交易的时候差点被抓了,史蒂夫给她打掩护才跑出来的。现在走私线路卡得很死,就将就吧。”她把三片烤得过火的面包一一抹上黄油,将其中两片递给Lisa和彩英,“先吃饭,吃完了我要去找一个朋友,帮我们弄三个新身份。一切等我们能自由出入再说。”

***

如果说这城市的哪里还保持着战前的风貌,那大概人们都会说是东区。尤其是东区的夜晚,拥挤不堪的小巷中有着无数的酒吧、夜店、脱衣舞俱乐部,如果你有勇气走得足够深入,你还会看见站街的妓女,在皮条客的监视下努力地揽客。

这里没有门槛,无论普通人还是哨兵、向导,都可以进——只要你有足够的卢比。智秀的“朋友”塔季扬娜就是这无数间夜店之一的老板,她的夜店名字叫“泥潭”。和店名不同的是,这间店的装修非常干净清爽,蓝红色的霓虹灯光极尽复古风格,又不失现代感。

智秀从“泥潭”的后门来到塔季扬娜的办公室。“看看是谁来啦。”塔季扬娜正在和女伴亲热,见智秀进来了,便示意女伴回避。这个俄罗斯人留着长发,一侧的刘海剃光了,浑身上下都写着“女同性恋”。智秀走上前去迎接塔季扬娜的拥抱。“藏在地下的日子不好过吧?”塔季扬娜拍了拍智秀的背。

“难捱啊。我和彩英还好。Lisa可惨了,最近还搞不到像样的向导素。”

“不出任务的话还用向导素干嘛?”

“一次糟糕的分手呗。对方是非常强的向导,突然打破结合了,不适应。堪比灵魂分裂啊,想想都难受。”

“在上世纪,只有一方死了才能打破结合,她该谢谢现代科技。”塔季扬娜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办公桌的一个小抽屉,拿出了一个小牛皮纸袋,递给智秀。“你们的新身份。”

智秀打开袋子,里面是三个人的新的ID芯片。“行啊,办得够快的。”

“内部打点了一下,有人帮我们黑服务器。这次你们可以随便搞,没有任何一个人工智能可以识别你们。特工和雇佣兵也不能用机器识别芯片,反正只要是机器拿你们都没辙。”

“所以避开人脑就行喽。”

“对。尽量别见到熟人。”

“明白了,谢了姐们儿。这次又欠你人情。”智秀再一次拥抱塔季扬娜。

“你可救过我的命呢,这点小事儿不算什么。”塔季扬娜道。“顺便还给你们仨加入了‘泥潭’的会员,下个月有哨向特典,那时候如果风声过了可以来玩玩。”

***

“就凭空消失了?” 女人从椅子站起来。

“是的,普雅小姐,我们还偷偷接入了政府信号,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搜过了,连同她的朋友,都没有相关信息。”班汉回答道。

“会不会是出城了?”

“也没有出城的记录。”

普雅在房间来回踱步。“以她的伤势,应该走不远。我猜她还在城里。塔的效率还是那么低,到嘴的鸭子能给飞了。发动兄弟们找,用原始的方法找。”

“是,普雅小姐。”

“出去吧。”

班汉简单向普雅行了个礼,离开了房间。“没人比我更想找到这个小崽子。”他一边用左手按压着右肩和机械臂的连接处,一边恨恨地念叨着。“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他拿出通讯器,拨通线路。“杨,把她最清晰的近照和ID信息发过来,我们亲自找。”

***

“最新消息,Jennie。袭击你们的那小子放回去了。他死不承认袭击行为是官方的,再加上和局里的协议,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Mini在通讯器的那头说,语气听上去很挫败。

“连恐怖袭击的罪名都不成立?”

“利益相关,本来官方也没通报。”

“看来沃特金斯是打算黑到底了啊。” Jennie用力握着通讯器,指节发白。

“看来是的。嘿,你最近恢复得怎么样了?”

“还能活。基本上行动自如了。”

“走出分手的诀窍,Jennie,就是别见对方,也别想她。你答应我没偷偷跟踪人家?”Mini尝试转移话题,打趣地问道。

“我那么闲吗?虽然我不去局里上班,但是我也有在查案好吧。”Jennie在通讯器这头翻了个白眼。

“这个我本来不应该说,” Mini沉吟了片刻,“但是我觉得你现在需要一个事儿分心。泰国那伙人最近有买卖,在边境运来了一批人,都不到16岁。可能是要卖给塔的。”

“把资料传给我吧。谢了,Min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