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十六)

“试着找到愤怒与平静间的那个点,” 哥哥引导Jennie,”然后发力。”

Jennie尝试着找到那种感觉。他们站在天台上,北方的秋天已经很凉了,秋风吹得Jennie的脸通红。她调动着全身的力量,利用屏障向哥哥创造出的野兽发出攻击。在尝试了大概第二十次的时候,Jennie成功了。

“看看,是不是不算太难?”

“但是攻击力不强,照哥哥还差得远呢。”Jennie谦虚地说。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会勉强用精神屏障保护自己呢。”哥哥捏捏Jennie的脸,鼓励她。”天色不早啦,我们回去吧。今天妈妈做了大酱汤,沃特金斯也来,你们好久没见了吧?”

***

Jennie从回忆中回到现实。她此刻坐在自己的新的办公室里,沃特金斯说的没错,这间办公室的确大了很多。它位于国安局大楼的45层(这一层多是中高层领导的办公室),有着并不符合安保措施的漂亮落地窗。”官僚主义 。”Jennie合上所有的百叶窗,不屑地哼了一声。她的通讯器突然响了。

“沃特金斯交代我先不要通知你,”是Mini,他的语气听上去很焦急,”但我想你还是应该先知道。”

“怎么了?” Jennie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塔派人袭击了国安局的医院。你的哨兵失踪了。”

Jennie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Lisa因为自己,生命受到威胁,她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collateral damage “, 如果换了沃特金斯,她一定会这么安慰Jennie。

“现场流了很多血。” Mini又补充道。

“派的谁?”

“经过血液检测,应该是杨。”

Jennie切断了线路。是杨。Jennie怒极反笑,这个人夺走了她的至亲之后,还要再伤害她最爱的人吗?这一次她不会让他逍遥法外,她要他付出代价,连同她哥哥的那份。

她又回拨给Mini。”跟我去塔。把人抓回来。”

“这不符合程序……”

“求你了,以朋友的身份。只有你能尽快搞到逮捕令。”

“好吧。我想我可以联系一下Simon法官。”

***

“所以探员小姐,您这么半天除了我去过医院之外查出别的什么来了吗?” 杨被拷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看上去安然自得。他已经在秘密审讯中扛了20个小时,他的言语防守非常严密,几乎滴水不漏。

“我们都知道你不无辜。离释放你还有四小时,我会好好利用这个宝贵时间的。” Jennie决定使用规定外的方法。她试图闯进杨的精神图景,调取他的记忆。这对于黑暗向导来说如同探囊取物。她突破了第一层防线,她看到杨进入了Lisa的静音室,他们的交战,Lisa受了重伤,然后智秀和彩英把Lisa救走了……她松了一口气。

“Jennie Kim,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沃特金斯几乎算是踹开了审讯室的门,打断了Jennie的精神攻击。她双手抱胸,愤怒地看着Jennie:”我需要一个解释。”

“没什么解释,他袭击了国安局医院,抓来问问话。”Jennie被动地应对。

“这个局里会处理。”沃特金斯示意手下把杨带走,”但不是由你。这严重违反程序,如果因为这件事耽误了案子……”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原来还有个案子没办呐?”Jennie讽刺道。”我还以为你们会等证据链冷了再办呢。”

“关于这个,Jennie,”沃特金斯的态度一下软下来,”塔的委员会跟我们提出条件。他们给我们这次跨国人口贩卖的资料,作为交换,我们决定不起诉塔。希望你能理解。”

“哇哦。你可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Jennie想不出合适的词来表达她现在的心情。”这话你应该跟死去的我哥说。”

“在大局面前我们应该懂得取舍,Jennie。按照程序,你这次私自审讯、侵入审讯对象的精神图景已经够你停职半年的了,不过我们就让它过去,你说呢?”

出离的愤怒反倒令Jennie很平静。她摘下探员徽章和配枪,把它们轻轻放在审讯室的桌子上,”去你的。我不干了。”

***

Jennie在车中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不管怎样,她应该把最重要的事完成。既然官方决定不起诉塔,那么短时间内把相关人员捉拿归案应该没什么希望了,但至少审讯有一个收获,她知道她的Lisa现在很安全,起码不会在塔中遭受折磨。

天已经黑了,她乔装了一番,把车停在东区黑市的街角,决定去漫画店碰碰运气。彩英和智秀因为救了Lisa,一定不会回到圣所了,这里是她唯一知道的她们可能藏身的地方。

漫画店的铁栏门已经拉上了,但店里的灯还亮着。她走近铁门,敲了敲。

“我们已经打烊了,请明天再来吧。”史蒂夫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史蒂夫,是我,Jennie。”

一个瘦高的身影走近Jennie。”哦,是你啊,Jennie。不好意思,今天我有点事儿需要早点关门儿。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史蒂夫态度冷淡,转身准备关上大门。

“我知道她们在这。让我见见她。”Jennie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听着,Jennie。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也许说这话有些冒犯,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是她全世界最不想见到的人。你那点事儿我都听说了。为了她的健康,请你等她恢复了体力再来打破结合成吗?” 史蒂夫愤愤地说。

“我来不是为别的,我只想看看她好不好。”

“探员小姐,你听着,她好不好的都跟你没什么关……”

“开门,史蒂夫,让她进来。” 彩英从贩卖机后的暗道出现了,表情严肃地对史蒂夫说。

“你说开就开喽。”史蒂夫翻了个白眼,非常顺从地把铁门拉开了一个缝隙。

Jennie马上钻了进来。”彩英,我……”

“进去再说。”彩英看上去不怎么友好。她示意史蒂夫打开贩卖机暗门,让Jennie先进去。

隧道加了灯,还做了几道门,作为隔音防护。看样子她们最近一直生活在这。彩英停在了门口,没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思。

“带我去见她,我可以解释。”

“她刚刚做完治疗,才睡下。我可以帮你转达。”

“我可以等她醒来。” Jennie又累又困,鼓足精神耐心地进行着这个对话。女朋友的朋友当然站在女朋友那边,她理解彩英。

“我们已经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了,Jennie。总之你利用了她,还为她引来了杀身之祸。她本来可以只做一个士兵,不会招来这么档子事儿。”

“你知道这不是真的。杨和奎恩的勾当迟早会败露。”

“那就是你操控她再背叛她的理由?利用她的身份在塔中当卧底,再离开她?你知道打破结合对于普通哨兵来说多痛苦吗?”彩英的双手在胸前交叉,咄咄逼人。

“我不是来打破结合的,我辞职了。”

“那也请你等Lisa恢复了再说吧。”

“彩英啊,找个游戏怎么用这么长时间……”智秀打开了她们眼前的门,看见彩英和Jennie四目相对。

“Jennie?彩英啊,怎么回事儿?在这多久了?”智秀听上去没那么有敌意。

“请带我去见她,我需要确认她还好。我有些事想和她解释。” Jennie几乎是一字不差地和智秀重复了刚才的那些话。

“Unnie?” 彩英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智秀。

“我觉得应该让Lisa自己决定。” 智秀说道。

Jennie进到内间的时候,看到Lisa在”客厅”的桌子旁吃着燕麦粥。Lisa抬头看见了她。智秀和彩英识趣地离开了。她穿着宽松的特制棉质睡衣,看上去比之前瘦了两圈,脸上的婴儿肥都不见了。她的头发被剪短了一些(应该是方便疗伤)。从那晚在医院看过她之后,Jennie每晚都梦到她。她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幕一直在梦中重复着,她一次又一次在尖叫中醒来。

现在她就在自己面前了。谢天谢地她没事。

Jennie快步走过去,抱住了Lisa。”幸亏你没事。我天天梦见你受伤了。”

Lisa没有回抱她。她只是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等Jennie结束这个拥抱。

“你来干嘛?工作都汇报完了?” Lisa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连愤怒都没有。

“Lisa呀,你听我解释……”

“我知道真相了,你有工作在身,在国安局身居要职。和我结合只是个幌子。我可真他妈傻。”Lisa轻轻冷笑了一声。

“我不是来跟你说’我也有苦衷’这种话的,Lisa。我知道我骗了你。但不是全部。我是黑暗向导,我是国安局的探员,这都没错,我也是来调查塔的非法人体试验的。但是其他都是真的。”

“所以我应该感谢你跟我说了一部分真相喽?” Lisa努力挣脱了Jennie的怀抱,站了起来,她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晃了晃,她撑住桌子。

“我的目的是为了查案,还有为我哥哥报仇。杨杀死了我哥哥。但是都不重要了,我辞职了。我们可以一起……”

“对,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结束了,你和我。我不关心你有没有辞职,这以后都跟我没关系了,Jennie。你闯入我的生活,让我对你敞开心扉,我的过去,即使很不堪,但我都和你毫无保留。但是我换来了你的谎言。你让我爱上你,再把我的心撕碎。不过谁知道呢,可能我对你的感觉也都是假的,毕竟黑暗向导操控起哨兵来再轻松不过了。”

Lisa展开了精神图景。Jennie的精神图景和她的相连,她阴暗潮湿的图景里已经有了一缕阳光了,石砖的缝隙里还长出了一些绿草。Jennie站在花海的一面,Lisa的半张脸被阴影遮盖着。但是她看见她在流泪。

Jennie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Lisa,我尊重你的决定。”

Lisa发动精神力量,二人的图景开始剧烈抖动,连接处裂开了缝隙。Lisa跪了下去,她看上去非常痛苦,但是Jennie无能为力,随着图景的裂开,Jennie感觉仿佛有一万只手在撕扯着她的灵魂,亿万只蚂蚁在啃食着着她的骨髓。虽然生来是黑暗向导,但结合打破的滋味也并不比普通的哨兵和向导好受多少。她知道有伤在身Lisa会更难受。但是Lisa用精神屏障将Jennie牢牢地挡在她的图景之外,她只能看着Lisa痛苦地蜷缩在她阴暗的图景中。

直到她们的图景完全断开了连接。

她们回到了现实,Lisa跪在地上,双手扶着墙。现在的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智秀和彩英听到噪音跑进来,将Lisa扶到床上,替她注射了一针向导素。

Jennie非常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对不起。但是有一件事我一定要你明白,我没有操控你爱上我。”

Jennie不知道Lisa有没有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她也不记得她是怎么穿过那么多道门,回到车上的了。她从口袋中翻出了一些抑制剂小白片,没有就水就吞了下去,以便自己可以平稳地开车回家。这种抑制剂可以平衡向导的激素水平,调动大脑中快乐的记忆。但是等药效发挥,脑海中出现的却是和Lisa相处的一幕幕:她们的一次次缠绵、彻夜长谈、Lisa吃自己做的韩式哨兵料理时的样子……Jennie此刻再也抑制不住,扶在方向盘上哭出了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