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五)

Chapter 15

“你们怎么来了……”Lisa在车的后座虚弱地问,彩英在后座使用热融枪帮Lisa止血。

“那个印度人,穆罕默德,” 智秀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们假装放走了他,但在他身上放了追踪器。”

“你猜他自由之后第一个见的是谁?”彩英终于勉强帮Lisa止住了血,用毯子将Lisa围起来,“是杨。根本没什么阿拉伯人,悬赏是他们发的,小女孩哨兵也是杨派来的。”

“我们俩就连夜收拾了一下,来救你了。”车子拐了一个弯,进入了东区最脏乱的街区。

“谢了。”Lisa说话很吃力,由于失血过多,她的面色惨白。“Jennie呢?”

智秀和彩英都没有说话。车速放缓了,停在了东区一条小巷子里。“关于她,Lisa呀,到了史蒂夫那再说。”

智秀和彩英两个人将Lisa搀扶下车,从半地下的后门进入了史蒂夫的“据点”。

这里已经不像半个月之前那么脏乱,看出来被简单收拾过。彩英扶Lisa在床上躺下。“智秀啊,我们真的应该谈一下界限问题……”史蒂夫端着一个装着花生酱三明治得盘子走进来,看见在床上躺着的,腹部渗着血的Lisa,“我的老天啊,发生什么了?”

智秀帮Lisa躺好、盖上被子,打开房间的取暖器。“待会儿再跟你解释,史蒂夫。总之最近得在你这借住一段时间了。”

房间渐渐温暖起来,Lisa昏昏欲睡。

***

“再提高电压。”肥胖的男人仍然坐在地下室正中央的一把椅子上,他的肥肉从椅子的扶手下溢出来。Lisa觉得他如果特别快地站起来,那椅子会连同他的屁股一起离地。不过,还没等她想完,又一轮痛苦的电击开始了。

今天的惩罚是因为她没有将议员的妻子和女儿一起杀掉。她们跪在地上,妈妈抱着女儿,一直说着“求你了,求求你了”,她犹豫了,她们就趁那个时机跑掉了。

而此时她因为她们在遭受着电击,她不可控制地抽搐着,嘴角流出呕吐物。不过她可以忍受,她可以假装自己还在游乐园坐着旋转木马,那已经成为了她的精神图景。

“小畜生,”肥胖的男人大声咒骂着,“你知道你害我们暴露了吗?现在雇佣兵马上就找上门来了!”

“老爷!老爷!待会再处置她,我们没时间了!”一个中年男子跑进来,他的一只眼睛是义眼,右手上文满了花色的文身,“塔的雇佣兵已经到大楼入口了,已经开始交火。他们还在一楼埋了炸药点。”

肥胖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中年男子的护送下往门外走:“走,班汉。去密室。”

“她怎么办?” 中年男子指指笼子里的Lisa。

“让她自生自灭。大楼塌了,任她也活不了。”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地下室开始剧烈地抖动。应该是雇佣兵引爆了炸药。天花板开始有水泥渣和泥土掉下来,Lisa努力想让自己恢复力气。她用力扽了一下拴着自己的铁链,一次,两次……钉在墙上的铁链松动了,再一次;天花板裂开了,整座大楼在崩塌,大块的混凝土掉落下来,有些掉落在关着Lisa的笼子上,把笼子砸得有些变形。墙有些裂开了,她终于拽断了铁链。

一大块混凝土掉下来,压扁了笼子。

Lisa觉得很疼。但那疼痛很快就消失了,她的灵魂好像已经漂浮到了身体外面,俯身看着深埋着自己的那片废墟。

“Lisa。”

“妈妈。”Lisa回应那个温柔的声音。她知道是妈妈,她听过一次妈妈的声音,就永远不会忘记。

“宝贝,坚强一些,你可以活下去。”

“可是妈妈,我太疼了。”之前的一幕幕在她的脑中如走马灯一样闪过,她不想回去。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她的意义。你还没找到你的,你不能跟我走。”

“我怕。”

“我的孩子,别怕,我会给你力量。”

Lisa好像被一种温柔又强大的力量推回了身体里。疼痛感又瞬间袭来。她的四肢被砸出了血,但力气好像恢复了很多。笼子被彻底砸垮前,还帮她分担了一些天花板的重量,她用力推开一些混凝土块,走出了废墟。

她想着妈妈说的“存在的意义”,她还小,不是很明白。但是她明白,伤害她的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她飞快地朝他们藏身的“密室”跑去,她有一次曾经被人带到那里,受尽屈辱,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地方。她要在今天结束这一切。

“密室”是一座银行的地下室保险库,保险库的门有大概六七英尺厚。Lisa集中力量挥拳,门很快就碎了。

肥胖男人临死前,脸上还是一副诧异的表情。她拧断了他的脖子,拽着他脑后的辫子,把头扔到了一边。

刺着花臂的中年男人向Lisa射了几枪。他太慢了,Lisa很轻松就躲过了子弹。

“你就这点本事了?” Lisa绕着圈,对男人说,此时他的子弹已经用尽了,身边已经没有能与年轻哨兵抗衡的武器。

“Lisa,叔叔错了,饶叔叔一命好不好?我曾经给你糖吃……啊啊啊!”愤怒已经使Lisa接近狂化,她把男人踢倒在地,将他的右臂硬生生从身体上扯了下来。她不希望他马上死掉,她要他死前的几分钟尝遍所有的痛苦。

那只曾经拿着电棍电击她、然后进入她身体的,带给她无尽痛苦和屈辱的手,现在已经和男子的身体分离了,鲜血从他的肩膀涌出来。

“把手举起来!” 一群哨兵和人类士兵拿着武器进入了密室。

哨兵们释放的强大信息素令Lisa回过神,她照做了,把男人的手臂扔在地上,举起了手。

“要命啊,这小女孩是谁啊?” 一个哨兵说道,她看着密室里的一死一伤,难以置信地看着Lisa。

“这下怎么办?塔交代了要活口。”一个年轻的亚裔向导问身后的人,他继续用枪指着Lisa,精神屏障向Lisa一点点逼近。被扯掉了右臂的中年男人也已经奄奄一息。

“先把活的带走,他应该也知道点什么。”另一个亚裔男人从问话的向导身后走出来,示意向导把枪放下。他向Lisa走了两步,蹲了下来:“想跟我们走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