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lisa】白色巨塔(十四)

Chapter 14

“做得好,Jennie。” 国安局局长沃特金斯女士的情绪高涨,托Jennie的福,她拿到了能起诉塔的关键性证据。她今天穿了一身十分高级的职业套装,小麦色的皮肤充满光泽,看上去像是昨天刚刚做了个皮肤护理。她还难得地化了妆。

沃特金斯点燃一根烟。“这次工作完成得太出色了。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对,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而我需要两星期才能从分裂的痛苦中走出来。”

“局里会给你补偿。下一次的行动你来负责,升职、加薪,你还会有独立办公室……”

“我本来就有独立办公室。”

“新的办公室更大。”

“你知道这不是我同意卧底任务的目的。”Jennie没有听沃特金斯说官话的心情,“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和检方合作得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提起诉讼?”

“我知道你为兄复仇心切,Jennie。但是诉讼需要时间。我们一直在努力。252号一直没开口。”

“他体内植入了塔的定位芯片。”

“那还不够。相信我,我比你更着急。”

“你答应过我不起诉她。”

“我会说话算话的。”沃特金斯的眼神在Jennie脸上扫视着,“你不会真的动情了吧。这可不方便展开工作。等她醒过来,转到塔的内部医院,你们就要打破结合了。到时候,你是国安局探员,而她还是塔的士兵。你要永远记住这一点。别感情用事。”

Jennie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再想Lisa。“我知道。”

凌晨两点,Jennie来到Lisa疗伤的静音室。医院的夜班护士安柏是Jennie的老邻居,不过没人知道这一点。Jennie不想被局里问东问西,所以趁安柏值夜班的时候来看Lisa。

她还躺在疗养舱里,经过了一星期的治疗,此时的Lisa脸上逐渐有了血色。她的身上穿着为哨兵特制的轻薄保温的病号服,可以清晰看见腹部的绷带的轮廓。

一滴眼泪掉在疗养舱的盖子上。“对不起,Lisa,”Jennie轻轻摩挲着透明的舱盖,假装自己可以摸到Lisa的脸,“但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女孩,答应我,你可以挺过来,好吗?”

“滴滴。”Jennie的手表闹钟响起来,在没有一丝噪音的静音室显得十分刺耳。她赶紧关掉闹钟,匆匆离开了医院。

***

“小姐,鱼河镇的恐怖袭击内情。” 班汉用双手将平板电脑递给中年女人。

“这么说,现在她在国安局?”

“是的,受了重伤,在国安局的医院。”

“这可是复仇的好机会。只不过国安局戒备森严,没有本国身份的人难以接近。”

“看来只能等她出院回塔报道再说了。”

“你秉承了咱们泰国人最典型的处事原则,班汉。万事不急。我们可不是来度假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等。”

“对不起,小姐。”

“实验进行得怎样了?”

“配方已经全部证实有效,可惜……”

“什么?”

“恐怖袭击,小姐,就是塔的实验对象造成的,是他们制造的黑暗哨兵。”

中年女人“腾”地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竟然这么快吗……”

班汉的那只好眼睛转了转。“小姐,我在想,有时候立场也不必那么坚定。”

“什么意思?” 女人停止了踱步,看着班汉。

“我的意思是,塔已经不像十年前和军政府是一体的了,委员会一直有外心,内部四分五裂。我们这次的目的就是拿到配方,和走私人口,还有找到那女孩给老爷报仇。为什么不选择合作共赢呢?”

女人点头示意班汉接着说。

“给他们配方。他们既然已经造出黑暗哨兵,说明实验进度不比我们滞后。作为交换,让塔把人给我们处置。以后万一两国开战,我们在这起码还有个人情。”

“让我想想。”

***

“你的愚蠢真令我叹为观止,杨。” 奎恩说着,让护工把壁炉里的火调大。他今天的状况不大好,连正装都没穿。护工调好了火,给奎恩打了一针针剂。奎恩摆摆手,示意护工出去。

杨站在奎恩的对面,不敢说话。

“252号第一次出任务,你竟然让他自己战斗?”

“事发突然,奎恩先生……当时塔还有些内部事务需要我处理……因为您说让252号伪装成邻国恐怖分子,所以我在场是不是不太方便……而且我们之前没有发现Jennie Kim是一个黑暗向导,这在档案上没有记载。我们轻敌了。”

“我们是要灭口,杨先生,灭口。为什么不多派一些哨兵去?23号呢?”

“关于这个,奎恩先生……23号失踪了。”

奎恩剧烈咳嗽了几下,他尝试喝了一口威士忌平复一下,可这加重了他的咳嗽。

“最后一个任务,泰国人联系我了。”奎恩终于喘匀了气。

“泰国人?她们有什么企图?”

“放轻松,杨。就是个谈判。我们手里有她们想要的,她们手里也有我们想要的。所以可以共赢。”

“我需要做什么,奎恩先生?”

“把Manoban交给她们,作为交换,她们会给我们X化合物的所有配方。现在Manoban不在塔的管辖范围内,而在国安局的综合医院里,要接近她很难。别把这事儿办砸了。”

“我会亲自去办。”

***

安柏查完了最后一次病房,准备回前台小憩。她受了Jennie的嘱托,在回去前,特意查看了一下Lisa病房的静音装置,为了保险,又为她打开了舒缓的白噪音。

她回到前台的工作台,戴上耳机,打开自己的歌单。她感觉到一阵微风。

安柏警觉地摘掉耳机,因为只有在外科大门开关的时候,前台才会感觉到有风,而这时间不应该有人到访。她起身往静音室方向走去,还揣了只电击枪在裤兜里。

有一个黑影在众多静音室的门前徘徊,好像在找谁。

“对不起先生。” 安柏用电击枪指着黑影。

黑影转过头。“哦,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很抱歉。”严肃的亚裔男人彬彬有礼地说了这么一句,他举起双手,没有拿任何武器。

安柏半信半疑地将枪口放下了一点。“不管您是哪位,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如果想要探访的话,请白天再来。”

亚裔男人的表情变得充满歉意:“是这样啊,那好吧。今天白天我实在是没抽出时间来……”他一边说着,一边越过安柏往门外走,“那只好明天……”

他从背后拧断了安柏的脖子。安柏瘫倒在地上,被杨像是踢一个玩偶一样踢到一边。

他集中视觉,在几十间静音室中搜寻着Lisa的房间。“看啊。” 杨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他轻松踹开了静音室的门,关掉白噪音和静音屏障,打开疗养舱的盖子。Lisa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平静地睡着。

“说对你没感情是假的,Lisa呀。”杨轻轻抚摸了一下Lisa的头发,“但自从你来到圣所,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奎恩已经交代我把你交给泰国人了,你知道的,她们帮派向来以牙还牙,有仇必报。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只是为了生存。”

“我能说我有点感动吗?” Lisa闭着眼睛,说了一句话。

杨像见了鬼一样,往后退了几步。

Lisa醒了。她从疗养舱里翻跳出来,踉跄了几步,但还是进入了战斗状态。

杨丝毫没有懈怠,经过了多年的训练,Lisa的实战能力已经超过自己太多。

“成为奎恩的走狗多久了?”Lisa破解了杨的所有攻击,把杨逼到墙角。

“从我的向导去世开始。” 杨没有撒谎。

“为什么?”

“我说了,为了生存。”杨趁机重击Lisa腹部的伤口,绷带上渗出血来,Lisa痛苦地跪在地上。杨又用从安柏身上搜到的电击枪给了Lisa一枪,站在一边看着她因为电流抽搐。“这一招,”杨喘着粗气,“我没教你,卑鄙了点,但是总是好用。”

杨突然感觉到门口有一束强光。他被什么人的屏障攻击了,整个人被弹到墙上,他因为剧痛大喊着,有几根肋骨断了。他站起来,集中力量试图回击。

“Lisa呀!你还好吗?彩英,快把杨控制住。” 智秀奔向Lisa,把她抱起来,试图让Lisa恢复意识。彩英拼尽全力抵抗住杨的攻击,试图闯进杨的精神图景,但是只能勉强和杨抗衡。“我快撑不住了,你们快走……”智秀把Lisa背在身上,在跑出房间前向房间内扔了一枚催泪弹。彩英在杨忙着掩住口鼻的当口,快步跟上了智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