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十)

Chapter 10

“这就是你说的‘好戏’?” Jennie半抱怨半调侃地看着Lisa。Lisa此时已经换上了舒适的衣服,白色的礼裙被卷成一团,扔在车的后座上。

“没想到她们整晚都不行动。”Lisa打了个哈欠。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两个人都没有太注意时间。但是车里的温度提醒她们,夜已经很深了。Jennie调高了车里的恒温器。

“也许你也该把衣服换了。即使外表看着多人畜无害,大半夜的别人见到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还是会觉得很奇怪。” Lisa打量着Jennie裸露在外的光滑手臂。

Jennie从后座拿来备用的衣服,开始脱掉礼服。

“你知道,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 Lisa倾斜过去亲Jennie的脖颈。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万一有什么情况,对方就会看到两个裸体的哨兵和向导从街对面的车里冲出来,我可不想上明日头条。”Jennie敷衍地回应Lisa的吻,轻轻把她推开,穿上T恤。车里的温度还有些凉,Lisa可以看到Jennie的乳头在T恤下凸起。

“如果你们两个准备在车里上演色情广播剧的话,麻烦提前告诉我们一声。”智秀突然在耳机的另一边提醒Lisa和Jennie她还在。“不过我看今晚是没什么戏了,我通过跟踪器的蓝牙黑进了他们的手机,刚刚看到那项链还没交货。他们后天才能拿到。”

“那你们两个先休息吧。我们先盯一晚,明天再说。”

“晚安。”“悠着点。”智秀和彩英同时说完便切断了通讯。

“现在干什么?”Jennie发现刚才的几个小时都白费了,有些失望。

“我刚才的提议还做数,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Lisa看着Jennie,把手搭在方向盘上,“或者我们也可以回家。”

Jennie吻了过来:“或者也可以两件事儿同时进行。”

Lisa明白了Jennie的意思,设置好了目的地,打开自动驾驶。

她迫不及待地脱掉了Jennie的衣服,和自己的,现在车里渐渐热起来了,车子在以非常平稳的速度开向住所。

Lisa把驾驶室的两个座位放平,蹲到Jennie的座位下面,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开始舔她的阴唇。Jennie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快感带来的叹息,仿佛她的性欲压抑了很久了。Lisa仔细探索着她的褶皱(她已经很了解了,但还是乐于这么做),让Jennie慢慢积累快感。

“快一点。”Jennie要求。

“不着急,我们还有一整晚呢。”

车子现在穿过了西区和东区之间的红灯区,有一段路上的行人和站街的妓女很多。这让Lisa更加兴奋,她一边吮吸着Jennie的阴蒂,一边用手指进入她。由于过于敏感,Jennie的双腿夹紧了Lisa的头,“Lisa,求你了,快……” Jennie呻吟声变成了呜咽,她哀求着。

“如果你坚持的话。”Lisa感觉Jennie快要达到顶点了。她从座位前起身,和Jennie一起躺在座椅上,右手快速地抽插、卷曲着,按压着Jennie阴道里稍微粗糙的一处。

“Lisa……”Jennie抱紧了Lisa,大声喘息着,她的阴道壁从四面八方挤压着Lisa的手指。

Lisa又在Jennie的体内停留了一会儿,等余韵过去。

现在车已经经过圣所了,Jennie和Lisa穿好衣服,Lisa用她的白色礼裙擦了擦座位上的爱液。

***

“杨先生,我想您应该来实验室看一下。”金斯堡在电话的另一头说,语气很激动,“我想我们终于成功了。”

杨还没来得及换掉训练服,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培训新加入的哨兵,给他们讲解如何快速地集中注意力在某一项感官上。他丢下一群菜鸟让他们自行练习,坐电梯去了实验室。

年轻的金斯堡早早地在电梯口迎接他。她今天看上去状态不错,头发也精心梳理过了。“今天,252号实验对象通过了所有常规检验,并且在模拟战斗中发挥极佳。”金斯堡一边陪杨快速走着,一边引领他到她的办公室。

“人呢?基本的资料给我看看。”

金斯堡把手里的文件夹递给杨。“16岁,白人,从寄养家庭跑出来,自愿加入的。现在在做常规体检。应该很快就出来。”

杨坐在金斯堡的办公椅上,仔细看着写着252号基本资料的那几页纸。“很好。我跟委员会回报一下,等他体检完了,给他在塔里安排一个房间,限制他的行动范围。记住,别让其他部门的人看到他。”

“没问题。”

***

前一晚Lisa和Jennie睡得很好——确切地说,不算一晚,因为等到她们到家、洗过澡,Jennie又把Lisa绑起来操(Lisa很喜欢这种支配与被支配的游戏),她大概来了四次。然后,她们抱在一起一直睡到了下午一点。

Jennie醒来,发现通讯器有很多条加密的信息,和一个加密文件。文件打开后是一个“与大鸡巴美女共度良宵”的色情海报。她默默地阅读完这些信息,拿出闪存盘插到通讯器上,把加密文件传输完,又把信息从手机上删掉。然后打开新的对话框,发了一条信息给一个号码。

Lisa 在被子里咕哝了一声,Jennie转过去抱住她,在她脸上温柔地吻着。“你再躺一会儿,我出去买早饭。”

Jennie到埃德蒙德大桥的时候,Mini还是站在老地方等她。

“你是怎么做到随叫随到的?我还以为我会比你先到呢。”Jennie递给Mini闪存盘。

“事业心呗。有什么新进展?”

“在查那个项链是什么名堂。还有,他们成功了。内部消息。线索都在里面了。”

Mini接过闪存盘。“拍下项链的人我帮你查了一下,但你的哨兵可能不会喜欢。”

“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应该跟你讲了当初在泰国的军火商的事儿?”

“说了一部分。”

“买方是他的女儿。他被塔干掉了,但帮派没有彻底垮掉。当时她在A国留学。”

“留学就为了回家之后继续倒卖军火?”

“子承父业嘛。现在她们的势力不比当年小了,只不过低调多了。毕竟大半个军方高层都在她们口袋里。”

“她们拿那项链做什么?”

“那就不清楚了,你们不是查呢嘛。不过我要是你,我会让她回避。创伤发作的哨兵可不是闹着玩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