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八)

Chapter 8

“你觉醒了之后,还是没能跑出去,是吗?”

Jennie和Lisa喜欢在做爱之后聊天。现在她们斜靠在床头,扬声器播放着雨声。

“妓院是曼谷的一个军火商开的。他涉足曼谷的很多产业,有军方背景。他得知我是哨兵之后把我召到身边,用两年的时间训练我成为杀手。

“我尝试着跑了,但是当时我还不够强大。他有一些秘密武器,”Lisa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尽量平静地叙述这一切,“可以控制还没有成熟的哨兵。我帮他杀了很多跟军方政见不同的政客和社会活动家。”

Jennie轻轻摩挲着Lisa腹部的一块伤疤,伤疤成放射状,表面十分不平整。

“他在我身上植入小型炸药,如果我不听指挥,他会用这个惩罚我。比如这个。”Lisa指着Jennie抚过的那个伤疤。

“我很抱歉,宝贝。”Jennie的眼睛湿润。有那么一刻她就快忍不住说了,说她是骗她的,她被送来塔的目的不是为了与她结合。但是她忍住了。

她们又温存了一会儿,Lisa在Jennie的安抚下睡着了。Lisa的过去让Jennie十分心疼,她想要治愈她,希望她不再被噩梦惊醒,她希望自己能和Lisa一起把伤害过她的人都杀掉:老鸨、恋童癖、所有参与过Lisa杀手训练的人,虽然Lisa说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已经死了。

Lisa对于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为了完成调查掩人耳目不得不走的一步棋;她开始关心她,觉得她可爱又可怜,这超越了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生理依赖。

***

“对象的生命迹象稳定。要加大剂量吗?”一个年轻的医生看着心电监护仪,在表格上记录下几个数字。

“再推100毫升。”杨在实验室的玻璃窗外发出指令。

“要不要先小剂量注入?这样会稳定一些?”她不是很确定,脸上有些担忧的神情。

“要么推100毫升,要么你从明天开始去化验室值班。”杨很不耐烦,他的右手焦虑地搓着左手腕上的腕带。

“注入100毫升X化合物,继续观察。”医生照做了。

过了一会,被绑在病床上的男孩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他发出痛苦的喊叫。心电监护仪上的数字一路飙升,不过很快,仪器就发出了“哔——”的长音。医生徒劳地在他身上使用心脏除颤仪,男孩没有任何反应。医生检查男孩的瞳孔。

“对象失去生命迹象。第238号实验对象第三次注射X化合物失败。” 医生同时对着摄像头和杨说。

“换下一批实验对象。找年龄小一点的。”杨疲惫地捏了一下鼻梁。

“所以你跟我说,目前为止只有23号成功了?”塔的最高层,杨十分局促地捏紧食指和拇指,搓得指节发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面的问话。

椅子转了过来,说话的男人站了起来。

他个子不高,脸上满是皱纹,头发灰白。蓝色的瞳孔因为白内障已经很浑浊了,但目光仍然咄咄逼人,令被注视的人不寒而栗;考究的定制羊毛西装在他身上非常服帖。他一步步走近杨,整理了一下他的蓝宝石袖扣。“你是说,塔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引进科学人才、买回那么多实验对象,到现在为止我们一直在浪费钱?是吗?杨先生?”

“也不完全是,”杨紧张地有些结巴,“今天的238号实验对象是在最后一次注射才……”

“那不也是失败了?还是说一会他会从万人坑里爬出来重生成超级哨兵?”

“明天我们会重启实验,这批是没到十四岁的孩子,成功的机率很大。医生已经掌握了注射的最佳方法……”

“今晚开始。哦,你最好看紧你的爱徒,她最近有点好打听。如果影响计划的话,她也得死。”

“是。”

***

“东区老地方见,有点线索,不方便在圣所说。”智秀用她创建的私人线路给Lisa打了这么个电话。“智秀说找到了关于那个项链的线索。跟我一起去吗?”Lisa挂了电话,问Jennie。

经过了近一个世纪的进化,2054年的哨兵和向导已经不似以前那样是共生关系了,所以不必形影不离。这给了伴侣们一定的私人空间。

“去啊,正好我都没去过东区呢。”Jennie起身去换上制服。

“换个平民的衣服吧,穿这身在东区不是很方便。”Lisa看着走出衣帽间的Jennie说道。

“什么风格的?”

“休闲一点的,这样万一有情况比较方便活动。”

Lisa和Jennie换上宽松的休闲装,由于哨兵的感官异常敏锐,Lisa的便衣都是特制的,但外观看上去和平民的常服没什么区别。

“帅啊。”看见Lisa穿上连帽衫和牛仔裤,Jennie调侃到。

“好啦,走啦。”Lisa有些羞涩,揽着Jennie上了车。

东区是一个“老鼠窝一样的地方”,Lisa的老师杨曾经这么评价这里。但事实上,Lisa很喜欢东区,因为这里有烟火气。

鳞次栉比的商店、冒着热气的路边小摊卖着热狗或者关东煮和炒年糕,如果你在街头有人脉,你还会找到黑市的入口,在那里可以买到各种你想要的东西,包括抑制剂(从上世纪开始就是管制药品)。你如果是个复古迷,还可以买到很多上世纪的物品,老照片、黑胶唱片、旧的DVD机,如果你想要,甚至能买到21世纪初的情趣用品(“那玩意谁会买二手的?”彩英曾经对着一个老旧的震动棒一脸嫌弃地问,从那以后那家店的老板就拒绝卖给她们任何东西了)。

智秀说的“老地方”,是一家半地下的漫画店,卖一些上世纪和本世纪初的二手漫画(托战争的福,现在世界文化产业停滞不前了)和周边。Lisa带着Jennie进了店,跟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店老板是一个瘦高的白人男性,大概二十出头,满脸青春痘,穿着闪电侠的T恤。“呀!Lisa!这就是你的向导?我叫史蒂夫,幸会。”他向Jennie伸出手。

“你好。我叫Jennie。”Jennie笑着和史蒂夫握手,她在外人看来就是个甜心。

“智秀她们到了吗?”Lisa没什么心情寒暄。

“早就到了。还抢走了我新淘来的2017版Nintendo switch。这会正在后面玩呢。”

史蒂夫按了一下柜台下方的按钮(那本应该是个警报器的,Jennie猜),狭小的漫画店尽头的自动贩卖机弹开了。是个暗门。

Lisa带Jennie走过长长的黑暗的走廊,在一处有灯光的地方左拐。

那是个不大的房间(或者说地牢更合适),但是布置得像是个生活起居的地方。智秀和彩英坐着,在玩史蒂夫说的那部游戏机。

“等你们半天了。”智秀见Lisa和Jennie进来,放下游戏机,从口袋里掏出一管透明的油状物,放在桌子上。

“什么东西?”Lisa和Jennie匆匆和彩英点了点头,坐下问道。

“X化合物。制造超级哨兵用的。你记得那天的小女孩吗?在神志不清地一直喊‘项链’?”智秀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罐子,里面装满了相似的油状物。

“什么名堂?”Lisa不知道智秀到底什么意思。

“这是雪松油。一般在祖母绿这种宝石开采出来之后,为了保护它,矿工都会把祖母绿晶体泡在油里,这样切割的时候祖母绿才不容易碎。”

“OK……”Jennie耐心地听下去,试图找这其中的联系。

彩英拿起那一小管化合物:“这是A国最先研制出来的,用于制造战争机器。你还记得半年前A国和G国最大的那场战役吗?A国的哨兵势不可挡,在没有任何向导的情况下就大获全胜?都是拜它所赐。能使普通人类突变成哨兵,全能的、不需要向导的哨兵。”

“慢慢各国的军方就找水客开始走私这种化合物,这次走私的任务由东方的商人承接。他们把化合物和雪松油混在一起方便过海关,但是在出发前有不知情的人搞错了,把一些化合物当作雪松油用来保养祖母绿。”

“你们从哪打听来的?”

“你自己看就知道喽。” 彩英挑挑眉,起身去了另一个看上去像浴室的房间。过了大概半分钟,她推出了一个印度男人。他的手和腿都被固定在轮椅上,嘴上贴着胶带。“大声喊的话就再给你来一轮电击,懂了吗?” 印度男人连忙点头。彩英快速地扯下男人嘴上的胶带,男人痛得叫了一声。

“好了,穆罕默德,把你知道的跟这两位小姐说一说。”

“我知道的很少,女士。这次我们准备来Y市拍卖那串祖母绿项链,你们应该看了新闻了,世界上大概已经快十年没出现那么大克拉的祖母绿了,我们准备交易成功之后拿那串假的偷梁换柱……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对安拉发誓。”

“为什么发布巨额赏金找假项链?”

“我们根本没有委托公会找项链,因为知道是假的。我向安拉发誓,我们本来准备再做一串的,不过几百卢比而已。”

“然后呢?”

“然后我就被这两位小姐抓来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别的。”彩英掏出了电击枪。她打开了开关,电击枪冒着蓝色的电光“滋滋”作响。

“等等等等!之前找我们走私化合物X的是你们国的,这点我确定。他要我们保证拍卖会后买家拿到的是假的项链,而且会给我百分之十的佣金。”

“真的项链呢?”

“已经送到拍卖中心了。”

“我觉得差不多了。”彩英用胶带再次贴上男人的嘴。“怎么处理他?”

“让史蒂夫看他几天,等风声过了再放他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