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七)

Chapter 7

由于Lisa仍然处于疗伤阶段,领取赏金的相关事宜就由智秀和彩英代劳。晚饭的时候,彩英和智秀来到Lisa和Jennie的住处。Jennie正和Lisa在客厅看电视。

“看新闻了吗?今天他们报道了当铺枪击案。”智秀的步子轻盈,看来伤好得差不多了。彩英慢悠悠地跟在智秀后面进来。

“没有诶,我们才刚刚打开电视,应该是错过了。”Jennie又换了几个频道确认。“新闻怎么说的?”

“当然没说实话,大意就是撒玛利亚人的几个小混混去下城区的当铺抢劫,老板中枪身亡。”

“没说有哨兵参与?”Lisa问。

“没说。当然不能说了,现在普通民众对撒玛利亚人的认知就是一群普通人类强盗。应该是怕引起恐慌。”

“没有不透风的墙啊。现在坊间已经有传闻了。再任凭撒玛利亚人发展下去,他们都能变成军阀割据一方了。” 彩英道。

“不过也好,正好塔需要我们低调。上个月因为暗杀任务被我处理得太高调,杨已经跟我念叨好久了。”Lisa想起师父的啰嗦劲儿皱了皱眉。

“我们是来办正事儿的。”智秀一脸兴奋地掏出一张透明的卡片,放在茶几上。“你那部分赏金。剩下那堆珠宝等明天让我的线人找个靠谱的珠宝商估个价,再商量留下还是当掉。”

“好,就交给你们处理吧。”Lisa拿过卡片,跟自己的手环碰了一下。手环屏幕上显示了一串数字。

“改天再聚,我和我们彩英要去吃大餐了,庆祝一下。”

“好不容易才预约上的啊,我们可不能迟到了,智秀欧尼。”彩英一提到吃大餐,眼睛都亮了。

“回见。”

Jennie代替Lisa把智秀、彩英送出大门。

“你不觉得有点怪吗?”Jennie回到客厅,贴着Lisa坐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除了最重要的那串项链,别的都是真的?”

“而且商队拿到了也没说什么,还是照付了赏金。”

“这事儿肯定有蹊跷。花一百万卢比雇人找一个几百卢比的东西。”

“我明天让智秀再跟进一下,她在街头的线人比较多。”

***

“赏金已经付了?”

塔的最顶层,玻璃上结着厚厚一层冰,屋子里的壁炉烧得很旺。说话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背对着杨,椅子的靠背很高,将他挡得严严实实。

“付过了。不过是不是损失太大了?就为了试验一下23号的战斗力。”

“那你有别的办法验收实验成果吗?”

“呃……这不好说……也许让试验品内部较量一下是不是比较好?”

“我说,杨先生,你的工作不是做决策,而是执行。这中间你也捞了不少好处了吧?我要是你的话,我会少说话,多做事。”

“是。”杨低下头,不再多言。

“下去的时候顺便把项链送到实验室去。”

“是。”

***

Jennie躺在床上,双腿间还因为刚才的高潮非常潮湿。她看向躺在身边的Lisa,她已经睡着了。她享受和Lisa间的性爱,她们都懂得如何控制或配合对方,有的时候,她们还有些小情趣,会抛硬币决定谁服务谁,谁躺下享受。Lisa对性爱的一切都很新鲜,非常热衷于探索Jennie的身体,以及自己的;而Jennie擅长引导,就像在战斗时一样。她告诉Lisa如何使用她的手和嘴让自己更快地达到高潮,而Lisa则很乐于听从Jennie的指令。

刚刚Jennie坐在Lisa的脸上,由Jennie掌握速度。“我的下巴都酸了。”Jennie高潮之后,从Lisa的身上下来,Lisa假装抱怨地说道。Jennie亲吻Lisa,她的嘴上和下巴上还留有自己的味道。然后她又戴上假阴茎,等Lisa足够湿润,用假阴茎进入她。最后她又用嘴和手让Lisa高潮,直到她浑身战栗,语无伦次地求Jennie停下。

 “也许下一次我该把她绑起来。”Jennie想象着那个画面,小腹中又有一种温暖的东西在缓缓搅动。

摆在床头的通讯器突然亮了一下。Jennie打开通讯器,是一条加密的信息。她在脑中检索着破译的方法,把信息转码出来:“明天下午两点三十分在埃德蒙德大桥下与mini汇报进程。”发件人没有署名。Jennie叹了口气,把信息删掉。

***

今天Lisa养伤养得差不多,和智秀、彩英约好去把剩下的那些珠宝回收掉。Jennie找借口没有跟Lisa一起去。

她乔装一番,在外衣上喷了伪装用的信息素,来到埃德蒙德大桥。Mini已经在那等她了。Mini是个身材非常高大的非裔,留着寸头,但他说话的速度和表情让他看上去没什么攻击性。

“你迟到了。”

“才找到机会脱身。”Jennie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闪存盘,递给Mini:“这是这几天我调查到的情况,大概有了点头绪。他现在应该还在塔里。”

“见不到他本人吗?”

“现在都是委员会在负责管理。甚至委员会的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他。不过我从Lisa的师父身上找到了点线索,我在他的手环上安装了跟踪器,定位显示他昨天去过塔的最高层,停留了大概十五分钟。”

Mini把闪存盘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揣进上衣口袋。“和新伴侣磨合得怎么样?”

“这跟案子没关系。”

“你总有一天会离开,等我们调查完塔的时候。只是可惜了一个优秀的哨兵了。我是说,很少有向导和哨兵像你一样可以和伴侣分离还不受影响。”

“没有案子重要。”

Jennie身后有个拾荒的老人走过去了。Mini警惕地看了那人一眼,低声说:“总之,小心为上。记得随时报平安。走了。”

“只是可惜了一个优秀的哨兵了”,Mini的话在Jennie的脑中反复重复着。拾荒的老人小心翼翼地靠近Jennie,Jennie才发现他其实是想要自己手中的塑料瓶。她把瓶子递给老人,快步离开大桥,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象分别时的场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