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六)

Chapter 6

Notes: 本章涉及到主角童年阴影,人口贩卖、雏妓产业提及,血腥暴力画面描述

供Lisa疗伤所用的静音室处于住所后院的一个单独小房子,大概三百多尺的面积,外观看着像个铁皮集装箱,外部布满了用于隔音和吸收热量的水管。

Jennie扶着Lisa进入静音室,躺在全白的静音室中央的疗养舱里,疗养舱开始自动注入液体。

Jennie感觉Lisa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角。“需要我留下来陪你吗?”Jennie问道。

“嗯。”Lisa的意识逐渐飘走了。

“好的,睡吧,我不走。”Jennie帮Lisa盖上疗养舱的盖子。

***

Lisa发现自己在一条特别破败的小巷里。巷子里堆着一些垃圾,有很多苍蝇在飞。一个中年男人牵着她的手,她很矮,需要仰头才能看清他的脸。他已经完全秃了,脖子上文着经文,牵着Lisa的右手上带着一枚金色的戒指。“这孩子八岁。看样子应该能出落得不错。只要你二十万铢。”男人晃了晃牵着她的手。

“谁知道她是你从哪弄来的?上次从你这买走的小女孩就有问题,我们不得不花一大笔钱来打发警察。死条子盯了我们很久。”站在秃头男人对面的小个子男人说道。

“她爸妈已经死了。也没有任何亲戚,绝对没问题。”

“十五万。最近行情不好。”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Lisa,叹了一口气。“成交。”

“今天保证让您满意。”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打开Lisa房间的门,满脸堆笑地对着和她一起的男人说道。这时候的Lisa大了一点了,大概十二三岁。四肢更加修长,但是非常瘦。她的右手被拷在床头,手铐把手腕勒出血痕。男人点点头表示同意,进入了房间,关上门。他开始脱自己的上衣和裤子,头顶的吊扇慢悠悠地转着,没有带来一丝凉风,但Lisa觉得很冷。现在男人脱去了全身的衣服,他短小的阴茎已经半勃起了,他爬上床。

Lisa觉得很疼。但是她可以忍受,她学会在心里找到一个安全之地,让她的精神可以在肉体被折磨的时候抽离。她幻想自己在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欢快的音乐响起,她可以无忧无虑地坐一圈又一圈。但是在男人掐住她脖子的时候,幻想停止了。全身的空气好像都慢慢从身体飘走了,男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束光,她突然觉得,如果走进去,以后就再也不会痛苦。

“Lisa,我的宝贝Lisa。”有一个温柔的女声唤着她的名字。是妈妈。妈妈走过来摸Lisa的头。“你的时间还没到。你应该回去。”

“可我不想回去,我想和妈妈在一起。”Lisa抱着妈妈,把头埋进她怀里。

“试着唤醒你的力量,宝贝。”妈妈抱紧她。

Lisa感到全身的血管都炸开了。身体热热的,充满着力量。她用力扽了一下束缚着她的链条。链条就像蛛丝一样断了。男人停下来,诧异地看着她。她抻着手里的铁链,勒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挣扎的时候,打碎了床头柜上的灯,他尝试着抓住灯反击,但是太晚了,Lisa再次用力,勒断了他的脖子。她放下铁链,男人倒在地上。他的整个颈椎都断了,脖子和躯干之间只靠薄薄一层皮连接。

***

Jennie趴在疗养舱的盖子上睡着了,直到她听见舱内的响动才醒来。她看见Lisa在挣扎,疗养液险些呛到她。她打开舱门盖,水平面开始一点点下降。

“Lisa。”Jennie轻轻叫她。Lisa闭着眼睛,皱着眉,仿佛在梦里与什么东西缠斗。

“Lisa!” Jennie又大声喊了一声,用力晃动着Lisa。Lisa慢慢睁开了眼。

“做噩梦了吗?”Jennie关切地问,Lisa坐了起来,她帮Lisa整理了一下头发。

“梦到了小时候。”Lisa叹了一口气,抱膝坐在疗养舱里。

Jennie觉得此时的Lisa特别惹人怜爱,像个淋湿了雨的流浪小狗。她牵起她的手,引导着她坐到静音室角落的单人床上。

“如果你想聊聊的话,” Jennie蹲下来,握着Lisa的手,“我一直在这。”

Lisa讲了她梦到的那段回忆,她省略了一些细节,这样不至于那么难堪。

“所以你是在那时候觉醒的?” Jennie心中的疑问得到了解答。一般哨兵的过早觉醒都来自于外部的强烈刺激,当哨兵的肾上腺素水平高到一定程度,觉醒就会提前被触发。

“嗯。我现在还在想,当时帮我觉醒的到底是真的是我妈妈的鬼魂,还是幻觉。我倒宁愿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Jennie起身,坐到床上,让Lisa躺下,枕着自己的腿。“我很抱歉,Lisa。不过,嘿,现在没有人能欺负你了。而且你可以到我的精神图景里来。”

“我知道。”

Jennie低头吻Lisa的额头,和她漂亮的眉毛,她不算挺拔但精致的鼻子,最后是她的嘴唇。她打开精神屏障,将两个人带到精神图景里。

Jennie的精神图景是一片花海,空气中是淡淡的花香,地上开着无数的小雏菊。Jennie牵着Lisa的手,到一棵树下坐着。她感觉到Lisa放松了许多。

“我喜欢这里。”Lisa闭着眼睛闻空气中的花香。Kuma出来了,在花丛和草丛中跳跃和打滚。

“这是我长大的地方,离开家之后,我就把这一小片地方的样子记住了。”Jennie很高兴Lisa能够喜欢。

Kuma在远处打了一个喷嚏。“她真的好像小狗啊。”Jennie被Kuma逗笑了。Lisa好像对Jennie给自己精神体的描述不那么抵触了,郊狼,狗,都是犬科动物,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