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二)

Chapter 2

天才哨兵Lisa终于和向导配对成功了,这在圣所成为了爆炸性新闻。Lisa带着珍妮向上一层汇报,作为她的伴侣兼迎新负责人,她们一整天都在一起。现在只剩下最后的工作,那就是去塔注册。

不同于别的塔,“塔”就是Lisa所在塔的名字。“也许是当初建立塔的长老们太懒了。”Lisa的老师杨这样玩笑地说。事实上,Lisa觉得它叫“塔”最为合适了,因为它是所有塔中最高的,外形上真的就只是一座塔。它颜色全白,高耸入云——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高,据说有小孩子遥控无人机上去想一探究竟,但是最后无人机飞得太高,叶片差点被冻住;也没人知道塔为什么那么高。

她们也没见过塔的最高领袖。有传闻说他或者她已经隐退了,也有人说他/她还在塔里,只不过在最高层。塔的所有运行和决策都靠委员会投票得出,很难说到底谁是最后拍板决定的人。

Lisa此时和珍妮站在塔的大门口。她的精神体——一匹灰色郊狼,此刻在体外悠闲地散步,意外地和珍妮很亲近,珍妮在门口停下,它就贴着珍妮的脚边坐下。“它跟你还挺亲近。”精神体反映了哨兵的潜意识,这也让Lisa更加觉得安心。“我很擅长与狗狗相处。没离开家之前我有两只宠物狗……” “它不是狗。”Lisa感觉有点受到冒犯,“它是郊狼。”

“我知道,但你看它多可爱啊。跟我的Kuma一样可爱。”珍妮俯身挠了挠郊狼的头。它眯着眼睛,看上去十分享受。

“可以进去了吗?” 看见精神体出卖了自己,跟刚认识的陌生人如此亲近,Lisa叹了口气,用指纹刷开了塔的大门。珍妮玩味地看了一眼Lisa,先她一步走进去。

“塔”的运行十分高效。在这里的注册只需要站在设备前采集DNA、录入指纹和虹膜数据,再采集一点信息素就够了。“好了。” Lisa长舒一口气,“今天就算结束任务。我们回去吧。”

虽然上午的结合让Lisa得到了多年未有的释放和轻松,但是她独来独往惯了,不是很喜欢带着新人在圣所和塔来来回回,给别人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她觉得与人相处很累。她对珍妮有非常强烈的好感,她也承认她们之间有着难以控制的性吸引,但是在彼此了解之前,Lisa从内心里对这个突然闯入她生活的向导有些抵触。

特别是老师告诉她,配对成功的哨兵和向导必须要生活在一起。“塔”给她们分配了一套离圣所很近的房子,这座房子处于离塔、圣所和公会等距的中心,方便她们日常汇报和领取任务。由于最近一年和邻国的休战,来自“塔”的任务比较少,顶多是暗杀间谍什么的。于是去公会领取赏金任务是多数哨兵和向导打发时间的方法。

“不打算带我去公会看看?” 经过了珍妮的一番安抚,Lisa的精神体,包括Lisa本人,都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Lisa召回了精神体。“改天吧,我有点累了。”Lisa实在是疲于社交,于是说出了这条不走心的理由。“好吧。”珍妮听上去有些失望。

“不过,嘿,我们可以回去收拾一下新住处。” Lisa提议。她觉得自己没来由的冷淡有些没礼貌。特别是在整天都处于珍妮的精神屏障下,得到了特别大舒缓的情况下。“你知道公会那些人的,一定会吵着让我们讲我们是怎么匹配上之类的,大惊小怪的。”“我了解。”珍妮温柔地表示同意。

新住处是一栋具有亚洲建筑风格的房子。只有一层,占地面积也不算大。事实上,这里已经不需要谁再收拾任何东西,塔已经把一切都打理好了。Lisa看了一眼哨兵专用的静音室,表示满意。

她们分开洗澡,然后在客厅一起坐着看最新的世界战况。Lisa习惯性地打开白噪音。“你知道我可以帮你的,我的意思是,可以不用一只听着白噪音。” 珍妮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对着Lisa。“不用麻烦了。今天已经辛苦你一天了,我已经习惯了。” Lisa看着珍妮。“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比一般哨兵的感官还要敏感。其实白噪音对你没什么用是不是?还有即使环境降噪到最大程度,但你还是觉得吵。” Lisa已经习惯了隐忍,这些她从来都没跟任何人说过。包括智秀和彩英。所以她有些纳闷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精神体告诉我的。”

“但还是不必了,突然没噪音我还不习惯呢。”珍妮关掉了白噪音,打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电视在响。Lisa甚至听到了被屏障过滤后院子草丛里蟋蟀的声音。

“谢谢你。”Lisa露出放松的神情。

“不客气。我做这些其实不怎么费力气。”珍妮起身拉起Lisa,带她回到卧室。

她们并排平躺在床上。没有噪音的世界简直太安静了,Lisa有些昏昏欲睡。珍妮侧过身抚摸Lisa的脸。“你让我感觉离开家不是那么难过。我以为我会很想家。”“你怎么23岁才被送到圣所来?”Lisa说出了心中不解。

“在我父母去世之前,他们试图用抑制剂把我藏起来。他们很有钱。后来他们被仇人杀死了,我们逐渐就没那么有钱,也就买不起抑制剂了。所以我就在这了。”

原来珍妮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孤儿。Lisa突然感觉好像也没必要那么戒备,和她共情起来。“对不起,让你说这么伤心的事儿。”Lisa握住珍妮的手,慢慢摩挲着。她的皮肤很软,像婴儿的一样。

“你呢?我听说你很小就来了圣所……”珍妮侧过头看Lisa,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