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jenlisa】白色巨塔(三)

Chapter 3

“既然不听话,那就让她尝尝苦头。” Lisa被困在铁笼里,身上一丝不挂,手和脚上都被栓上沉重的镣铐。铁链跟她的胳膊一样粗。笼子外的男人拿着长柄的电棍,Lisa每动一下,就会受到电击。发号施令的肥胖男人坐在铁笼前,满意地看着笼中的小孩蜷缩在地上抽搐着。

负责执行惩罚的人或许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十分享受, 自作主张地加大了电压。一下,又一下……

Lisa从噩梦中醒来。直到今天,她还是会梦到关于童年的噩梦。刚刚惊醒的她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拿起床头的水喝了一口。

“你还好吗?”Lisa刚刚醒来,还不习惯枕边有人,定定神,才想起来问话的人是她的新伴侣珍妮。

“呃,嗯。做了个噩梦。”Lisa扶着额头,并没想进一步分享她的噩梦。而珍妮也没多问,只是挨着她侧身躺着,右手撑着头,用左手抚摸着Lisa的脸颊。

向导的精神力使Lisa的心跳逐渐恢复平稳。“经常这样吗?”珍妮用气音在Lisa耳边温柔地问。

“还好,我从十几岁开始就是这样。”Lisa也侧过身子,面对着珍妮,“圣所帮我找了很多心理医生,试过催眠之类的。但是都没用。他们进入不了我的精神世界。”

“所以你是想解决问题喽?”珍妮笑了,左手停在了哨兵的太阳穴上。

“说不想解决是假的。”Lisa欲言又止,“不过我们先睡吧,明天去公会看看有没有赏金任务领。还有你想进行的社交活动呢。” Lisa还不想这么早敞开心扉。回忆以前的伤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如今的她十分强大,已经不是觉醒之前的弱小的、任人宰割的小Lisa了,而谈起那段回忆令她感到羞愧和无力。她不想让人知道“塔”的顶尖人才曾经被羞辱、强暴,被当成动物一样训练。

珍妮没有再坚持。但是她仍然轻抚着Lisa的脸颊。Lisa吻向珍妮,试图用性爱把噩梦中的画面从脑海里挤出去。她感受到Lisa的情绪波动,并加厚了精神屏障。她们快速脱掉对方身上的睡衣。

Lisa激烈地亲吻着珍妮的脖颈、乳房,她含着珍妮的乳头,直到她疼到叫出声;她用手指进入她。她们都出了很多汗,直到珍妮在Lisa怀里第三次剧烈地颤抖和痉挛着,Lisa才抽出手来。珍妮淡淡的向导素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她们在床上歇了一会儿,珍妮从背后抱着Lisa,同时用手抚摸着Lisa的乳房。Lisa的身上有很多疤痕,有的新,有的旧;形状也各异,有些是烫伤或者别的什么,更多的是枪伤。她轻轻吻她背上的一处疤痕,椭圆形,已经淡到几乎看不清了。“那是我十四岁那年留的疤。”Lisa还是决定分享。背对着对方,她突然觉得这样比较容易说出口。

她讲了她是怎么在八岁那年被卖给曼谷最大的军火商的,十二岁那年,她就觉醒了,她被训练成为战争机器,那时她什么都不懂,就已经学会了如何把刺杀对象的头拧下来。她还要承受来自训练者的羞辱和强暴,她拒绝时,就会被电击到昏厥,因为普通人类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控制住觉醒的哨兵。直到十四岁那年,军火商被“塔”击败,她被顺便解救出来。

珍妮听Lisa讲着,精神和肉体结合过后的向导往往可以更加深刻地体会对方的情绪,她仿佛可以感受到Lisa所经历的那些痛苦。她打开将精神屏障严严实实地包裹着Lisa,亲吻她身上的每一个伤疤。Lisa抹去珍妮脸上的眼泪。“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但你让我感到安全。”珍妮继续用吻来感谢哨兵的信任。她吻Lisa的腹肌,在她的肚脐附近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向下。

哨兵敏锐的感官通常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但是珍妮尝试用精神力量将Lisa的感官降到最低,然后吻上了她两腿间柔软的那处。Lisa的阴蒂已经肿胀充血了,但她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被口交的感觉。她带有轻微鼻音的呻吟声引导着珍妮如何舔舐她才最舒服,珍妮小心翼翼地交替舔着Lisa的阴蒂、小阴唇,在她的阴道口试探,尽量不让自己的牙齿碰到她。“你可以轻轻咬我。”Lisa发出请求。

在来过了高潮之后,珍妮爬上来,哨兵因为人生中第一次口交带来的快感流出了眼泪。她抱紧Lisa。天亮了。

“我们就这么躺一天怎么样?”珍妮提议。

“太好了。”Lisa窝在珍妮的颈窝里闷声回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