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2]

1

你被一个并不太记得具体内容的噩梦过早地惊醒了。天还没完全亮,入冬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早上你没有觉得特别冷。你起床披上衣服,把窗帘完全拉开,下雪了。

       是那种柳絮似的大雪,被一阵阵的风吹乱了方向,又不慌不忙地从天空落下来。你看了看表,才六点钟。

       虽然是在这个纬度长大的人,但是每年你都很期待下雪。初雪之后的首尔会变得比以往干净,特别是在整个城市都还没醒的时候。雪地上没有脚印,也没有变成被车碾压后又被铲到道路一旁半化不化的灰黑色冰碴,雪也吸收了周围的噪音,显得这个清晨更加静谧。你走到厨房给自己煮上了咖啡。简单洗漱过后,你换上了一件红色的毛衣,虽然圣诞节还早着呢,但是你总觉得红色和下雪天更配。

       突然,公寓的大门被打开了。是Lisa。她穿着那件长款黑色羽绒服,手里还端着两杯咖啡、提着纸袋。

“Lisa呀,这么早去哪了?”

       “unnie没看到吗?下雪啦!”怕吵醒智秀和彩英,你们两个都小声说着话。她看上去非常兴奋,像是喝了四过份意式浓缩过后一样。

       “所以呢?”

“所以我出去给你们买早点了啊!”她把纸袋递给你,你看见里面是你喜欢的一家店的牛角包。你抬头看看她,她一脸期待地看着你,好像是小狗做了什么聪明的事儿之后在等待着主人表扬。你搂过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Read my mind.”

2

       今天的拍摄工作不多,因为下大雪,外景的工作暂时取消了。你使眼色给Lisa,她找了个理由让智秀和彩英先回宿舍了。你和Lisa在她家楼下的雪堆里玩了会雪。你用一小点雪做了一个巴掌那么大的小雪人,用指甲在雪人的肚子上划上了“Lili”。你把雪人递给她,她咯咯地笑了:“捏得还挺像。”她也做了一个更小一点的雪人,在雪人的肚子上写上了“Nini”。然后你们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让两个雪人安全地待着,免受打扰。你们又在小区里散了一会步,因为你很喜欢雪后的空气。

       到了Lisa的公寓,你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圣诞树买回来了(是那种仿真的圣诞树,你的善良的Lili当然不会买从山上砍来的树了)。

       “unnie要帮我布置圣诞树吗?我挂饰都拿出来了。”她从衣帽间拿出一个大纸袋。这些挂饰大多数是去年的,电线和挂件都缠到了一起,typical Lisa。你心里想。你帮她把挂件、灯泡和电线整理好,和她一起一点点挂在圣诞树上。

       “我还买了几样新的。”她从地上站起来,差点被电线绊倒了。

       不一会儿,她又拿来几个小包装,递给你。你打开,发现是一些字母形状的挂饰。你挑出了L和N,踮起脚挂在树的最上端,她趁势站起来把你抱住,正在你低下头来的时候吻了你。

3

       “来自南方的孩子真是怎么看雪也看不够啊。” 你听到客厅里的智秀这么说道。你知道Lisa又围着毯子在窗户前看雪了。“Lisa呀,明天通告挺多的,早点休息吧,知道了吗?”智秀进房间前不忘嘱咐Lisa。“啊知道了知道了unnie。晚安。”Lisa正拿着相机拍着雪景,心不在焉地回答智秀。

你也有些不想睡,便穿着睡衣来到窗户前。她看到你来了,就分一半毯子给你,和你一起窝在窗前看着落雪。你们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她打了个喷嚏。“还行吗,年轻人?”你逗她,在毯子下揽着她,上下搓着她的胳膊,试图让她暖和一点。

“啊,真的很美啊。”她丝毫没在意凉意袭来。

“我知道。”

“但也好冷啊。”

你好像听出了点什么暗示。“倒是有个取暖的好方法。”你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她的睡裤,在她的内裤外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脸有些红了。“可是明天还挺忙的呢。”她有点犹豫。

“Just one round and we go to sleep.”你挑眉。

“Hard to say no to that.”

你们蹑手蹑脚地回了你的房间。

4

       她有单独的活动安排,这一周都不在首尔。而你这一周恰好就没什么事,你趁这个工夫回家陪妈妈和两只狗狗。她发line给你,让你别忘了每两天就去照顾一下四只猫。这一天上午你去了,你先检查了猫咪们的自动喂食器,又铲了猫屎。给她拍了照片,让她放心;你又帮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她临走前扔在沙发上的一些衣服,准备放到卧室衣帽间里去。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她发Line过来了。

“unnie!帮我亲亲Leo,Luca,Lily,Louis![啾啾]”

       “都不想我吗?[气]”

       “当然想欧尼了,最想亲亲欧尼[啾啾]”

       “什么啊,场面话而已,这是场面话啊Lalisa。[嫌弃]”

       “才不是!欧尼想我的话打开冰箱冷冻层看看。我晚上忙完了找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啾啾][心]”

你对着手机屏幕笑了一下,不知道她又搞什么名堂。

于是去厨房打开了冰箱。

上次雪后你和她做的两个小雪人,就静静地在冷冻层里,由于又上了一层霜,肚子上的字母已经看不太清了。

Leo走过来蹭你的腿,喵喵跟你叫着。

“啊,啊,知道啦。我也好想她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