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物

我有一种超能力。

我的超能力觉醒在16岁那年。有一天早上醒来,我摸到爸爸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大衣,突然脑中像过电影一样,闪过了一幕幕场景。在那些场景里,他和一个陌生女人有说有笑、时而又搂在一起,还一起进了一家酒店。

然后楼上就传出了争吵的声音。原来是爸爸出轨了。

后来我知道,我的超能力是,只要摸到一个人的旧物,那与他们相关的回忆我都可以看到。

我宁可没有这种超能力,因为它只会令我联想到痛苦。

在寻常电影里,有超能力的人要么成了全民英雄,要么被坏人收养,成为更坏的人。但是那只是虚构的而已。

而我呢,只是个娱记。

更准确地说,我是个狗仔。

我在一个八卦小报社工作,我的老板知道我的超能力,她总是想尽各种办法搞到哪个明星的个人物品,拿到我面前,让我触摸,希望我能爆点什么料,或者明星的什么隐私出来。

由于实在也没别的谋生之道,为了混饭吃,我只能照做。事实上,我的能力不光帮我填饱了肚子,还为我赢得了一个又一个晋升的机会。入职第三年的时候,我就已经当上主编了。

我爆过很多明星的料:在大众眼里温文尔雅的男明星,中学时期其实是个校霸;总是饰演好男人的国民老公,其实是个家暴男;清纯萝莉实则是个瘾君子……

由于我的超能力,我们爆料的真实性是业内最强,我们也吸引了大批读者。我们再也不是小报社了,我们在娱乐圈的地位逐年提高,毕竟谁不乐于看到巨星陨落呢。

一天,老板托线人搞到了一部照相机。我从来没搞过摄影,不过据说那玩意挺贵的。她让我摸摸:“这个要是真有点什么名堂,我们可就发了!”

这么神?这部相机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了集中注意力,我让其他人离开办公室,我锁上门,坐在桌前,戴上眼罩,开始使用我的能力。

等等,这是BLACKPINK的Lisa的相机?他们怎么搞到的?

能力逐渐发挥作用,有关她的回忆片段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展现在眼前。

“哇,真漂亮啊,unnie. ”相机的主人对着镜头里的人说道。被拍摄的是Jennie。她们身处一条小巷,光看四周并看不出这是哪里。小巷里静悄悄的,像是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除了她们的对话之外,只能听见小鸟的叫声。“再照一张性感的。”Lisa坏笑着。Jennie 嫌弃地抱怨了一句,但还是配合她照做了。“我看看。”Jennie 凑过去,和Lisa 一起看刚才拍的照片。

“光线真好啊,墙上的植物也很漂亮。”

“明明是姐姐漂亮,在哪拍都漂亮。”Lisa 侧着头,看着Jennie 。“别忘了传给我啊,回头我要把这张传到IG上。”看来Jennie 对Lisa 的摄影技术很满意。“那姐姐可要属上摄影师的名字哦。”“我哪次没有?”Jennie 捏了捏Lisa的脸,往下拽了拽Lisa 的领子,Lisa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我震惊地摘下眼罩。等等,她们果然是情侣吗?我知道男团女团都要炒炒cp,可是,真的情侣毕竟还是不多吧。我有些兴奋,如果能看到她们经常约会的地点,摄影师就有得拍了。我继续使用能力。

场景又切换到了练舞室。

练舞室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不知道智秀和彩英到哪去了。

“姐姐的脚踝还疼吗?疼就歇一会。”

“不不,Lisa呀,再陪我把动作过一遍。”

“呀,不要勉强啊金珍妮。”

Lisa停下来,并让Jennie 也坐下来。她拽过Jennie受过伤的脚,轻轻地揉搓着她的脚踝。

场景再度切换。这次是在某一场演唱会,是在乔治亚吗?她们正在台上唱kiss and make up,在唱到“how about we leave this party, cos all I want is you up on me”的时候,Jennie 与Lisa 贴身热舞。

她们回到后台的更衣室换服装和补妆。“姐姐刚才是在勾引我吗?”她们来到了更衣室的内间,Lisa问道。她们就离彼此几厘米远,由于刚才的舞蹈,两人还喘着粗气。

“是又怎么样?”Jennie 的食指划过Lisa 的领口。“Do you mean what you just sang?” Lisa在Jennie 耳边轻声地问,并且故意在她耳边呼着气。“Try find out. ”她们吻了一会。有人敲门。“该上场了。”

我加快探索,相机主人的记忆在我脑中飞速闪过。我看到她们小的时候,Jennie 主动跟刚来韩国、语言不通的Lisa说着英文;我看到Lisa紧紧抱着哭泣的Jennie, 亲吻着她的头发;我看到Jennie在逗着低落的Lisa,她紧紧抱着她,抚摸她的背,把她手中的手机拿过来关掉。“有我爱你就够了。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美。”

我看到Lisa 大步往前走,Jennie跑上前追她:“Lisa 呀,你听我解释,我和他不是真的!”我看到她们吵了一会,后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哭。

我看到了那么多的片段,四个人的彻夜排练、睡衣派对、外出vlog,但更多的是她和Jennie 的,幸福的、悲伤的、甜蜜的、互相鼓励、偶尔的吃醋和争吵。

我看到她们双手合十,在寺庙中祈祷。

那是在什么综艺上来着?泰国人说他们会和相爱的人一起拜佛,这样她们下辈子还会在一起。

我摘下眼罩。我开始犹豫。这些年来我看过太多阴暗的东西,我把巨星拉下神坛,我在所有人的隐私中游走,我用他人的痛苦积累自己的财富。

去他们的。我累了。

老板敲敲门,探头问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她看上去很兴奋,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

“有什么料?女爱豆嘛,无聊得很,我能看到的,你在网上都能看到。”

“就没有一点,比如跟谁谈恋爱啊什么的?”

“没有。”

“真可惜啊。花了我挺多钱买回来的呢。”

“是啊,真可惜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